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谁怀了
    距离熊可艾濑皮湖诞生到现在,三个男人轮班开车,已经十几个小时,中间无间断无休息,但是在他们的眼前,依旧是遥遥无边的沙漠。

    在黑色金字塔的那座城池时,指南针是失灵的,因为那些黑色的石头似乎有着很大的磁场,让指南针根本无法正常作业。

    但是他们在躲避大水,冲出来以后,指南针已经恢复了正常,很稳定的指着一个方向,而他们正是沿着指南针而行。

    从开始到现在,他们恐怕已经开出来上千公里,按理说应该已经到了边界的位置,当然也不排除,后面的区域内全都是沙漠,那么他们只能再继续十几个小时的路程。

    好在燃油应该是够用的,而且食物淡水也有很多,他们暂时并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问题,车或许不需要休息,但是人却挺不住了。

    白天还好些,虽然炎热,但是三个男人学了奸,用防水布做了一个半截坡顶,既能挡住阳光,也能遮蔽风沙,不是自己开车的时候,就往物资上面一趴,呼呼睡大觉。

    但是晚上就不成了,即便是把大井号上的工作服和原本的衣服套在一起,也禁不住那寒冷的温度,一个个冻得牙齿打颤。

    那感觉就像东北的深秋,白天可以光着膀子吃西瓜,但是到了晚上毛衣秋裤都得套身上,干冷干冷的。

    三个男人禁不住这低温,在天黑两个小时左右,宣布安营扎寨,睡到天亮再出发,天空月朗星稀的,估计没什么大风沙暴。

    车上勉强能睡四个人,但是伸不开腿,所以他们宁可搭起帐篷,好好的睡上一大觉,他们用车做墙,放在迎风的一面,然后在背风处搭起了帐篷。

    原来的帐篷都在大井号上以旧换新,清一色的单兵小帐篷,为了不增加负担,所以只好俩人一顶,倒是也不怎么挤。

    屋顶帐篷排成两排,皮特之前把卡芙彻底得罪了,自然没法舔着脸要求一个帐篷里睡觉,而且一直以来,俩人苟且的事情,也都是背着人的,要么树林里,要么后半夜安静的时候偷偷来。

    皮特克制不了自己的欲望,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但是他却不得不想办法背着戴安娜,这样的事情,他绝不希望戴安娜亲眼见到,一直以来,他从没有放弃想要得到这个尤物的身心。

    至于熊胖子,和哪个女人都不熟,而且这家伙似乎属于王八看绿豆型的,眼里只能看到可心一个人儿,但是很明显,他想和可心睡一顶帐篷,估计还要很遥远的路程,这辈子能不能办到不好说。

    所以这俩老爷们很光棍的混到一个帐篷里去了,俩人进去刚一脱鞋,法克cNm等常用词汇陆续传了出来,然后帐篷门的拉链刺啦一下打开,露出四只大脚丫子。

    虽然是放在了室外,但由于比例距离并不远,很快一种闷罐里臭豆腐的味道徐徐徘徊,外面几个人看了一眼汽车,似乎在考虑,把帐篷放在背风处也并不全是好事。

    詹娜看着不远处车顶上吸烟的云崖暖,不知道怎的,她竟然想起来在迷雾骨林的隧道里,她们俩在寒冷的帐篷内,彼此拥紧取暖的情景,此时此刻,这干冷的天气,让她很想重温一次,但是濑亚美已经在帐篷里休息了,她们两个一顶帐篷。

    艾达和卡芙竟然一起在沙漠上做了一会瑜伽,然后一起回到帐篷里休息,卡芙鬼使神差的,在进入帐篷的时候回头看着车上吸烟的东方小子,这个自己一直想着和他作对,一直讨厌到希望他死的男人,现在却似乎成了自己的一种精神食粮,看着他想着他,就好像没有时间害怕和疲累了。

    她这种性格,只能用古怪来形容,恨就恨的死去活来,不分对错,爱就突然爱的牵肠挂肚,不分善恶。这不是敢爱敢恨,戴安娜才是。她这种,似乎更属于不理智不成熟的一种表现,否则也不会赌气似的,将自己给了皮特。

    同样的,她也是自私的,完全以自我为圆心看着这个世界,比如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完全是十五六岁小女孩的思维,想着:“我这样高贵的家世,出嫁自然会有别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嫁妆,他娶了我,一定会很幸福的......”

    是的,她就是这么想的,没去想恋爱的事,直接想的就是结婚,甚至自己就没考虑过,人家云崖暖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她。以至于,在卡芙自己的心里,把自己当初那种无缘无故的作对,也都算成是自己已经对云崖暖付出的爱。

    此刻云崖暖像个哲学家,思考着,坐在车顶上,望着远空的明月,慢慢的吸着烟,很缓慢,很安静,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尊雕像,他的心里也确实在思考着,只不过与现在的形象出入很大: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戴安娜,坚持住,千万别进帐篷,让小玛雅和可心睡去吧!咱俩......阿门!”

    但是,似乎丫的不够虔诚,倒不是戴安娜进帐篷了,这个尤物还在拿着一罐啤酒在轻酌细饮,但是小玛雅却屁颠屁颠的蹬上了车顶,也学云崖暖一手拄着下巴,看着天上的明月。

    玛雅很少有什么喜怒哀乐的表情,似乎只有云崖暖或者戴安娜的事情,才能引起她的注意,但是这时候,可以一眼看出来,这个小丫头心情很好。

    她很喜欢在云崖暖的身边,在身边就好,这就是她最喜欢做的事,同样的,看明月也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事情,当两件喜欢的事情合在一起的时候,自然就高兴了。

    “云,我再过一段时间就15岁了!”玛雅轻声说道。

    “那是虚岁,要按周岁算!”云崖暖注目着天上的明月,但是眼睛余光却观察着戴安娜的一举一动。

    玛雅很高兴云崖暖也喜欢看月亮,这样俩人以后就可以经常一起做这么舒服的事情了,于是继续道:“在部落里,我这个年纪,很多都是妈妈了!”说着,撅着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云崖暖。

    云崖暖保持姿势没变,脑子根本没有思考玛雅的问题,随口说道:“这就是生理卫生课没普及好的坏处!”

    玛雅一愣,问道:“生理卫生是什么?”

    偏巧,这个时候戴安娜把酒罐放在沙子上,钻进了已经睡着可心的帐篷,云崖暖狠狠吸了一口烟,骂了句:“卧槽!”

    玛雅又是一愣,说道:“你说什么?”

    云崖暖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竟然和一个小屁孩说脏话,急忙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说这沙漠里怎么还有草!”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确实有两株枯草。

    “你还没回答我,生理卫生是什么!”玛雅锲而不舍的问道。

    云崖暖挠了挠脑袋,沉吟片刻说道:“这个吗,主要就是讲,女孩子不过十八岁别想着谈恋爱!”

    “十八?”玛雅一听这个数字,身体一弹就要站起来,但是本就在车边沿,不小心向着下面摔下去,云崖暖急忙一摊手臂,搂着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玛雅还没再次坐稳,直接就是一句:“还要四年!你怕是和我小姨都生两个孩子了......”

    这声音喊得比较大,在安静的夜空里传出老远,就听戴安娜的帐篷里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和可心咯咯咯的笑声。

    熊胖子估计睡迷糊了,听到玛雅这么一喊,把脑袋钻了出来,睡眼朦胧的问了一句:“谁怀娃了?熊爷会接生,有手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