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二百二十二章 成也萧何
    冲锋枪子弹的速度,要高于音速,所以基本上听到枪响的时候,其实云崖暖的子弹已经打中了那只作为掩护的沙漠狼。

    熊胖子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打向落点,不需要看,因为看见的时候已经晚了。

    掩护的沙漠狼中枪倒地的时候,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比如倒地时影响了狼王的速度,再比如狼王会趁机改变速度躲闪,甚至是被掩护的狼绊到腿脚,都有可能让熊胖子的一枪落空。

    所以最好的射击时间就是,掩护狼中枪的同时,还没倒地之前的这很短很短的一瞬间,所以会让人感觉到,两声枪响几乎是完全链接在一起的长音。

    而在视觉上,也似乎是同步的,两只狼的脑袋几乎不分先后的爆出血花,一起扑跌在地上,大脑击穿,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一动不动的变成两具狼尸。

    转眼间,狼群就陷入了混乱,一个个把尾巴夹在两腿间,开始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

    没有了头狼的控制,这沙漠生物链的塔尖立刻变成了一盘散沙,当枪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就好像被惊扰了的羊群,四散逃了开去,转眼间竟不知去向。

    “停车!停车!”熊胖子对着戴安娜喊着,待到车速一慢下来,这家伙雄赳赳气哄哄的冲了下去,追着跑了几步,放了几枪,又打死了几只逃窜的沙漠狼,这才咬牙切齿,骂骂咧咧的往边上走去。

    “二货,你去干嘛?”云崖暖高声问道。毕竟狼群刚刚散去,附近有没有危险,还无法确定,但是这熊胖子迈着大步,也不回话,走到右后方远处,用大脚丫子踢了两脚狼尸,将压在下面的东西提了起来。

    正是那只壮硕的狼王,一身狮子式的造型,浑身毛发锃亮。

    一般普通的沙漠狼也就二十多公斤,但是这海岛里的狼却似乎比外面大了两圈,尤其是这只狼王,熊胖子用手估摸了一下重量,差不多一百四五十斤。

    拽着后脖子的皮肉,在沙地上拽了过来,熊胖子抽出的工兵铲旁边的尖刀,从狼脖子处刺了进去,刺啦一下划到尾巴根,然后就在众人面前开始剥皮剃肉。

    一边弄着,嘴里还骂骂咧咧的:“md,让你丫的追我们这么远,老子今天非得吃了你不可!”

    云崖暖被这家伙的样子气的哭笑不得,没柰何道:“熊爷,咱们没柴火!”

    “啊?”熊胖子一拍脑门骂道:“我靠,忘了这茬!还以为能改善一下伙食,那破罐头是真吃赖了!”

    其实大家看到这红坨坨的新鲜狼肉,也都馋了够呛,这要是有一堆火,烤点新鲜狼肉,配点啤酒,人生不要太幸福。

    这个时候,女人吃货的本质和智慧就很明显的高出男生好几筹,濑亚美咽着唾沫,指着右侧的空油桶说道:“里面的油基本没了,虹吸也吸不出来,铁桶放这里也碍事,早晚要扔掉,所以我建议...”

    话还没说完,可心一下子蹦起来,喊道:“哇塞,铁板烧!”

    “哈哈,还是我们可心小美女聪明!”熊胖子赞道,明明是濑亚美提出来的好方法,被这家伙冠名为可心牌了。

    云崖暖也馋肉了,尤其见大家这么热情,哪能泼冷水,只好安排工作。

    他把油桶卸了下来,圆滚滚的放在沙地上,使劲的往下压了压,稳定住之后,用刀背将向上的弧形面刮掉油漆,拿着沙子蹭了又蹭,再用厚背翘尖刀将一侧的圆面切掉,打开在大井号上捡来的火机咔嚓一点。

    火苗就在油桶里开始往外钻。圆盖不切开,这东西就像瓦斯罐似的往外喷火,但是铁皮面不会热,一切开就不一样了,空气充足,直接在里面燃烧,铁皮瞬间就热。

    里面燃油没剩下多少,就一个底,但是估计也能烧一会,熊胖子切肉,女人们快速的把狼肉铺在铁桶上,刺啦刺啦的榨油声不绝于耳,肉香四溢。

    很少有人能够抵制烧烤加啤酒的诱惑,后半夜原本是大部分人深睡的时间,但是这一群人却开上了篝火晚会。

    几天下来,他们的罐头和啤酒已经消耗过半,倒是车顶的淡水还一口没动,但是这远远超过他们预料的路程,还是给每个人的心底压上了重重的石头。

    只不过,这些沉重,此刻却暂时被遗忘了。他们为了能够多烤一会肉,甚至不惜浪费了一些右侧油桶里面的燃油。

    熊胖子造了一口狼肉,晕晕乎乎的来到车窗边,向里面望去,似乎在沉思,好一会才来到云崖暖身变,趴在他耳边问道:

    “我..我说老云,你告诉熊爷,车里面空间那么小,四个人你们用的啥姿势,熊爷我想了半天,也研究不明白啊!”

    云崖暖差点没被嘴里的狼肉噎死,咳嗽了两声,看着熊胖子恶狠狠的说了句:“再敢提这事,绝交!”

    熊胖子看云崖暖是真怒了,念念叨叨的说了句:“那劳资自己研究去!”说完,又回到汽车窗户边行注目礼。

    云崖暖看着在不远处拿着一罐啤酒慢慢喝着的戴安娜,想到今天车里的一幕,觉得自己必须去解释一下,然后谗着脸,迈着小碎步来到戴安娜身边,笑着说道:

    “那啥,啤酒好喝不...”

    对于这毫无营养价值的开场白,戴安娜只是鼻子冷冷的哼一声,然后看都不看云崖暖,自顾自的喝酒。云崖暖对自己被当成空气丝毫不介意,挨着坐了下来,嬉皮笑脸道:

    “那啥,其实......”

    戴安娜转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句:“那啥,啤酒很好喝,但是你很不合我胃口,不是好的下酒菜!”

    云崖暖以看丫的还能开玩笑,那就是没事,胳膊悄悄的揽住戴安娜的蜂腰,还没等再有动作,戴安娜的脑袋已经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于是任何解释都不需要了......

    詹娜看到这一幕,轻轻的喝着酒,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是不一会,嘴角慢慢上扬,一个带着无奈又似乎有所明悟的微笑。

    卡芙耳后的腮骨,因为咬着牙而露出了棱角,一股无明业火在心里燃烧,不久之前自己准备好的百依百顺,立马变了卦,一股恨意冲向大脑,但是似乎更加恨戴安娜。

    濑亚美使劲的吃着狼肉,每当看到云崖暖和戴安娜的亲密,她都忍不住想到戴安娜后背的肌肉,口水就会忍不住的流出来,肠胃大开。

    皮特默不作声的坐在圆筒旁边,手里拿着一块肉,但是直到烤狼肉都凉了,上面凝结了白色的荤油,也没有扔进嘴里,他从未如此矛盾过,理智和一股邪念正在看似静止的身体里激烈交战。

    玛雅撅着小嘴,走了过去,挨着云崖暖坐了下去,也学着自己的小姨,把脑袋靠在云崖暖的肩膀上,还小小的哼了一声,似乎在提醒自己的小姨,宣布自己的产权。

    短暂的时光,只留下一个还冒着黑烟的圆铁桶,在明亮的月光下默默的散发着最后的余热,一堆还挂着残血的骨头四散扔了一地。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若不是绵延在地的那些狼尸,谁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了多么惊险刺激,又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一群狼,在沙漠几乎战无不胜的狼群,只是因为狼王的惨死,立刻就变成了一盘散沙。真让人不仅想到成也萧何败萧何这句成语。

    狼群之所以战无不胜,正是因为狼王的存在,统一的号令,凝聚所有狼的力量,攻击一点上,没有什么生物能够承受得住。

    然而,这些跟随狼王的沙漠狼,从此变成了只懂得听命令的家伙,在没有了狼王之后,就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只会夺命奔逃,若是这一群狼不是整体的狼群,而是游侠,那么云崖暖他們绝不会这么轻松的脱困,没准还要持续多久,甚至生死都很难预料。

    人类,群居的人类,不也正是如此吗?

    当没有了统一的号令,身处在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当中,恐怕比这些失去了狼王的沙漠狼更加不堪可怜吧?

    人,需要随时随地的强壮自己,从脑子到身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