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没有最倒霉2
    熊胖子“哎”的叹了一口气,在座椅上拿下来自己的破背包,在里面拿出了两颗伴着灯光闪烁的小石头,正是和云崖暖惹出熊可艾濑皮湖的宝石。

    一颗闪着昏黄的光芒,一颗则发出淡青色,让人浑身舒畅的青光。

    “老子一辈子走南闯北,该见的都见过了,该玩的也玩过了,自以为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找到点神仙的东西,但是我看这俩玩意估计就是,也算是圆满了!”

    熊胖子说着,拿着两颗珠子看了又看,将青色光芒的石头递到可心面前,说道:“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两份遗产了,给你一半,这玩意颜色好看,和青花瓷儿似的,和你特般配!”

    可心正吓得在那抽涕呢,熊胖子把石头一递过来,丫的直接就变大哭了,嘴里带着鼻音在埋怨道:“都啥时候了,你还想着泡妞!你想着救我啊!”

    哭是哭,石头可是接过来了!

    还别说,这石头称着可心温润如玉的皮肤,还真是相得益彰。

    熊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想出去啊,这不是没想出来吗!”一边说着,一边在包里拿出一盒冈本003,原封未动的,声音凄惨低沉,哀伤之至道:“这玩意儿,买了十年了!没开封!十年啊!”

    云崖暖看他那熊样,虽然身处这样的绝境,仍就忍不住骂道:“你tm临死能有点正形吗?这玩意你现在能用啊?”

    熊胖子扯开外面的所料包装,说道:“老子用不上,也得把包装打开,要不然多冤枉!”

    可心摇了摇头,哭着说道:“别打开了,过保质期了!”

    熊胖子愣住,云崖暖想哭又想笑。

    戴安娜就在云崖暖的身边,和玛雅一起靠在云崖暖的肩膀上,熊胖子看了看可心说道:“熊爷的肩膀厚实,要不你也来靠一会,反正估计一会就没空气了,全得憋死,咱们死前怎么也得有个伴啊!”

    可心嘟囔了一句,但是谁也没听清楚说的啥,不过虽然没靠着熊胖子的肩膀,却把脑袋靠在了熊胖子的座椅上,离熊胖子的后脑勺只有厘米之遥,这已经让熊胖子高兴坏了。

    詹娜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虽然明知道不久之后都要死,但是云崖暖却不忍心让詹娜死前还这么难受。

    “熊胖子,把你那点存货拿出来吧!大家伙沾点光!”云崖暖说道。

    “我擦,我那么行事机密,都被你发现了!”熊胖子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在座位下面翻腾了一会,拿出来几罐啤酒,然后又在副驾驶摸索了一会,又是几罐啤酒,然后笑嘻嘻的说道:“你们那面的椅子下面也有!”

    这是典型的家贼难防,不过也幸好这点存货,最起码让几个人不用又渴又饿的死去。

    几个人喝着啤酒,等待着空气中的氧气消失,然后活活憋死,然而好半天过去,里面空气依旧充沛,而且似乎空气质量还不错。

    车窗边的沙粒已经不再流动,他们现在是在静止的状态。

    可心哭够了,等死半天,现在却冷静了下来,车前面堵得满满的沙粒,说道:“咱们现在应该在沙漠下面很深了,怎么这么久了还有空气?”

    几个人都摇头,表示很难理解。

    可心歪着小脑袋左思右想半天,突然对着熊胖子说道:“熊晓晓,你爬到车最后面去!”

    “嘎哈?”熊胖子问可是问,身体却很听话的开始向后爬,这家伙二百多斤的体格子,又大又壮,在车里爬起来可真是费了不少的劲。

    熊胖子爬上来一步,直接坐在可心旁边,一拍大肩膀说道:“靠着吧!随便靠,靠到死!”

    可心木然的看着熊胖子,青葱玉手往后一指,说道:“我说的是最后面!”

    “老云和戴安娜在那缠绵呢,我哪好意思过去!”熊胖子赖皮说道。

    “鬼子六,让地方,让他过去!”可心对这身后喊道。

    云崖暖虽然不知道这小丫头要干嘛,但是心里却似乎生起了一丝希望:“莫非这丫头想出了什么办法脱困?”

    想着,急忙和玛雅戴安娜向着旁边靠过去,将地方捣腾出来给熊胖子。

    他们的车,还是大头向下,虽然略有坡度,但是云崖暖他们想要稳住身体,必须靠前排座的座椅支撑。

    熊胖子爬到最后面,用手把这椅子背和窗框问道:“我上来了,你要噶哈呀?”

    可心笑着一指车最前面的窗户,说了三个字:“跳下来!”

    ......

    沙漠上,绿洲不远处。

    皮特蹲在流沙坑的边缘,哭的泣不成声。很难想象一个大男人能够哭成这个样子。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哭的是内心唯一的一次爱,就这么被吞没了。

    卡芙跪在皮特的不远处,也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哭得是,自己弄不清楚是爱还是恨的男人这么死了,那个男人长得并不健壮,但是,却莫名的给了所有人安全感,皮特办不到这一点。

    濑亚美也哭了,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哭。自从那次惨痛的经历以后,她只假装哭过,哭给别人看,但是却从未流过真正属于内心的眼泪,但是这一次,她没准备假装,却哭了,她很不适应,一个劲的擦拭,但是眼泪却似乎断了线,刚擦干,又润湿了。

    “是因为没有给他生一个孩子,是因为没有亲口将他埋葬才伤心吗?”她心里想着。

    只有艾达没有哭,她静静的跪在流沙坑的边上,双手交握在胸口,咏念着神的旨意,宽恕死去的人,带他们蹬上天堂。

    良久,他们默默转身离去,没有谁领头,就那么一起转身离开,很颓然,很缓慢,似乎眼前皆是迷茫。

    这片绿洲并不大,一池清水,旁边稀稀疏疏的几株青树,岸边倒是有茂密的芦苇,他们四个人趴在岸边,牛饮冰凉彻骨的泉水。

    水质很清,即便是月光之下,仍能看去很远,泉水轮廓是一个很规则的圆形,处在绿洲的正中心。

    喝饱了水,四个人无力的躺在植物下的沙地上,天气此时很冷,但是他们全然顾不得了,就在这干冷的夜晚,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皮特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手枪已经握在手中,月光下,一匹浑身如白雪的野马正在对岸饮泉水,然后悠闲的吃着青草。

    “肉!”

    这是皮特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件东西,哪怕这匹马美的如天马,但是在现在的他眼中,仍旧只不过是肉,可以充饥的食物。

    野马很机警,皮特与它的距离大概有三十米左右,他必须做到一枪命中头部,否则,自己打伤了这匹马,也不过是便宜了其他的食肉动物。

    “砰!”

    只是一颗子弹,从野马的耳朵里钻进去,直接打进野马的脑子里,子弹的高速旋转,瞬间让这匹美丽的天赐生灵倒在了地上,身体抽搐着。

    枪声惊醒了另外三个女人,当她们看到对岸的白色野马时,眼睛里都是动物掠食的光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