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阳光蒸馏器
    熊胖子说着,就要把烂鱼扔出去,云崖暖急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使劲摇头道:“别扔,留着吃啊!”

    说着,把装满死鱼的冈本套抢了过来,开始拆扎口处的绳结,一股恶臭好像茅坑,几乎睡着的三个女生都被这刺激的味道呛醒了,还没明白咋回事,就开始骂熊胖子放屁不知道跑远点。

    熊胖子躺刀,不爽道:“劳资没放屁,是你们云政委在弄烂鱼!还说要吃!”

    几个女人一看那冈本里面带蛆的烂鱼,直接捂着嘴,使劲摇头,让云崖暖拿远点,可心更是很严肃的警告云崖暖道:

    “烂鱼吃了会中毒的,让人恶心,呕吐,腹痛加腹泻,我们的体力,扛不住这么折腾的。”

    云崖暖自己也觉得恶心,但是他知道,这些蛋白质,十几个人活下去的能量,绝对不能抛弃,于是苦着脸说道:“没事,消毒以后就能吃了!”

    “没有火,怎么消毒,这里连烧火的东西都没有!”戴安娜指着远处颓丧说道。

    云崖暖指了指高空的太阳,可心这才点了点头,俩人一起说了句:“紫外线消毒!”

    这些鱼肯定不能直接吃,否则几个人不被渴死,也得被拉肚拉死,但是在阳光下脱水,靠着紫外线消毒之后,这上面有害的细菌就会减少到人体可以承受的范围,就像鲜木耳吃了容易中毒,但是晒干的就肯定没事,蘑菇也是如此。

    相对于烂鱼,这些白色的蛆虫,才是营养最丰富的东西,奈何没有水,否则云崖暖怕是要洗干净直接扔嘴里吃掉了。

    熊胖子比较倒霉,因为他的外套是纯黑色的,最利于吸收阳光,所以在众人的胁迫下,脱掉外套,铺在沙丘的阳面,把烂鱼白蛆平铺在上面,在沙漠的日照下,快速脱水。

    沙面上铺着烛九阴,几个人躺在上面隔热用,很是舒服,云崖暖看了看时间,说道:“都睡吧,醒了有水喝!”一边说着,在背包里拿出很久没用的烛九阴第三只眼。

    说来也奇怪,本来炎热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些,几个人竟然感觉到了那种属于地底阴处的寒意。

    现在是大白天,这玩意一点光也没有,看起来灰突突的,毫不起眼,但是熊胖子却是两眼放光,问道:“这是什么宝贝?竟然让熊爷感觉有点害怕!”

    云崖暖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确定是什么东西,猜测是烛九阴没发育完全的第三眼,鬼知道是不是,不过确实好像有降温的作用,好了,赶紧休息吧!”

    说完,挨着戴安娜躺下,侧身一窝,把烛九阴的第三只眼握的紧紧的,生怕被熊财迷看眼睛里去拿不出来。

    也不知是烛九阴真的让周围变得凉爽了一些,还是仅仅是一种精神感受,反正几个人觉得舒服了许多,很快进入了梦乡。

    忙碌了一天的太阳只剩下半个露在天边,在这最后的几分钟,将整个沙漠染成了一片深浅不一的暗红色。

    沙漠里的温差大的出奇,因为沙子的比热容远远比不上水,在白天的时候,沙子在太阳的暴晒下,可以达到五六十度的高温,扔个鸡蛋进去,一会就熟了。

    人白天行走在沙漠上,等于在一个上下加热的烤箱里,但是这一切会在下午两点以后开始变化,几乎一个阶段,一个温度。

    到了夕阳西下,沙子里储存的热量早就消失殆尽,温度骤然开始下降,云崖暖猛然睁开眼睛,感觉到了这种微微的寒意,赶紧将烛九阴的第三只眼收了起来,周围似乎温暖了一些。

    他叫醒周围依旧睡着的几个人,也不管他们睡眼朦胧,应把他们拉到了自己挖的那五个坑的位置,几个人看着那五个冈本套做成的硅胶圆盖,有些疑惑的看着云崖暖。

    云崖暖笑了笑,在自己脚下的冈本盖上用手指轻轻的弹了几下,然后把盖子小心翼翼的挪开,避免沙子落尽坑里的铝盆上。

    当铝盆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他们欢呼起来,因为他们看到铝盆里竟然有小半盆的清水,微微荡漾着最后的夕阳余光。

    “玛雅,快喝!”

    云崖暖把铝盆递给玛雅,这个孩子太可怜,跟着一群大人受了这么多苦,但是却从没听到她抱怨过一句累。

    玛雅接过铝盆,轻轻的呡了一口,湿润了一下嘴唇,就要还给云崖暖,后者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说:“喝吧,每个人都有!”

    不用他说,另外三个,都奔着一个圆盖过去,小心翼翼的取出里面的铝盆,看着里面的清水傻笑,一时间竟有些舍不得喝。

    其实每个人也不过只有三百毫升左右的水,根本不足以满足身体的需要,但是却可以救命。

    可心竖着大拇指赞道:“竟然被你想出阳光蒸馏器的办法!”

    其实这个阳光蒸馏器的原理非常简单,利用冈本套制作一个封闭空间,然后将那些锁住水分的植物揉碎了扔进这个空间里,在阳光的照射下,将里面的水分蒸发出来,凝聚在上面的刚本套上。

    土壤越湿润越好,最低的限度,也要保证这些沙土不吸收蒸馏出来的水份才行,而且湿润的土地本身也可以产生蒸馏水。

    所以,云崖暖在挖到有些潮湿的沙粒时,已经知道,他们可以喝到救命的水,虽然不能让他们喝的很饱。

    至于上面那一搓沙子,则是为了让圆盖有一个向下的尖端,蒸馏水会顺着冈本套上的斜坡滑落,汇聚到铝盆里。

    云崖暖拿着铝盆润了润嗓子,笑道:“别喝没了,咱们去看看鱼晒干了没有先!”

    黑色的衣服上,那几条生了蛆的死鱼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干尸,轻飘飘的贴在黑色的衣服上,云崖暖把铝盆小心的放在地上,拿起一条鱼干,用手轻轻一撕,就变成两半,竟然已经完全脱水了。

    他笑了笑,把鱼尾放进嘴里,使劲的咀嚼着,这东西晒干了之后,由于本身有鱼油的原因,并不会脆,而是变得很韧道。

    原本的恶臭味在阳光的暴晒下,已经变得很轻微,但是腥味依然很重,他一边吃着,一边点头说道:“吃吧,这个吃不坏人,垫一下肚皮,再把水喝了,咱们晚上出发!”

    经过这么久的磨难,这里面的几个人,还真没有什么下不去嘴的,别说是臭鱼干,就连晒干的那些蛆虫,轻的像一张纸似的,也没有被他们放过,全都扔进嘴里,祭奠了五脏庙。

    饮尽了铝盆里面的水,夕阳已经完全消失,黑夜来的太快,寒冷也随之而来。

    他们必须尽快出发,在运动中,来抵抗夜间的寒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