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重合的步伐
    这里已经是绿洲的边缘,一些开着红花的沙拐枣和开着粉花的怪柳,在几棵距离较远的相思树之间之间绽放着芬芳。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似乎能听到不远处泉水在地下冒出来的汩汩声。

    狼群与这个未知野兽之间的厮杀是在绿洲边缘展开的,因为他们走进绿洲之后,并没有闻到动物尸体的腐臭味,这就说明,他们周围没有狼尸,否则在绿洲里,狼尸是一定会腐烂的。

    三个女生跟在后面,云崖暖和熊胖子呈犄角,在前面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但有风吹草动,手枪几乎比眼睛更快的转过去。

    在一棵大树下,他们停住了脚步,这是一颗很粗的相思树,枝枝丫丫的,估计有不少的年头,好像秃顶了一般,上面树叶并不多,稀稀拉拉的。

    但是这些看着似乎光秃秃的树丫,却像伞骨一样,伸出老长,覆盖着很大的一圈范围。

    “哟,这棵大树,这是多大岁数了,都老秃顶了!”熊胖子摸了摸自己乌黑锃亮的头发,倍儿有优越感。

    可心翻了个白眼,说道:“这是相思树,长大后的小叶都退化成叶状柄,好像皮革一样,为的是避免水分流失,秃顶,亏你想得出!”

    熊胖子被可心怼的分外高兴,管你骂我夸我,和我搭茬,那就早晚没跑。

    云崖暖和熊胖子把树下的矮小植物和杂质收拾了一下,弄出一片空地来,避免有蛇蝎藏觅其中,沙漠里的毒蛇,那才是个保个的毒。

    他们原本有三顶帐篷,但是云崖暖的帐篷骨架全都做成太阳蒸馏器的圆盖了,所以能用的只剩下熊胖子和戴安娜包里的两顶,不过五个人也勉强够用了。

    看着几个女人在搭建帐篷,熊胖子很自觉的去寻找柴火,毕竟晚上有堆火,他们就可以喝到开水,甚至可以把沙漠上那些死去没太久的脱水狼肉弄回来炖着吃掉。

    “我去看看,有没有其它可以吃的东西,你们把火生起来,在这里等着我!”云崖暖说着,正准备离开,戴安娜却一把拉住云崖暖的手臂,说道:“帮我斩断一截树枝下来,要最嫩的部位!”

    “啊?你要这东西干嘛?”云崖暖不解,一边问着,却已经把搭乘员军刀抽了出来,对着一截树枝斩了过去。

    “噌”的一下,在锋利的刀刃下,树枝毫无意外的被斩断,没等落地,就被云崖暖抄在手里,递给了戴安娜。

    戴安娜笑着接过来这截树枝,说道:“这树枝里含有大量的单宁,等会砸烂了,用水调成糊状,做面膜,可以美白除皱,收缩毛孔,哼哼!”

    云崖暖摇着头笑道:“你们女人啊,不管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让自己变的更美!你已经这么倾城了,再美下去,我以后可怎么办!”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是却发自真心。

    这夸奖,戴安娜很受用,美滋滋的全部接纳。

    云崖暖正准备用手抚摸一下戴安娜的脸颊,却看到手上似乎沾染了颜色,急忙停住了手掌,让半闭着眼睛,等待偶尔亲密的戴安娜有些诧异,问道:“怎么了?”

    “我手上有些东西,不像是污泥!”云崖暖回答着,把手放在鼻子下面仔细的闻了一会:

    “淡淡的血腥味!戴安娜,这截树枝不要用了,我重新弄一截下来!”

    “这个怎么了?”

    “应该有人在上面晾晒过生肉,亦或是有生物死在上面过,重新换一根就好!”云崖暖说着,有弄断了一截树枝,用手擦了几下,上面没有什么颜色,这才放心递给戴安娜。

    可心听到云崖暖的话,急忙问道:“有人在上面晾晒生肉,那一定是皮特他们,你说他们会不会还在这里,在池水的另一侧!”可心说着,指向远处,芦苇荡的后面。

    那里的树木密集一些,在这大晚上的,云崖暖不准备过去查看,但是如果他们还在这里,或者准备晚上出发,这样错过,就太遗憾了,于是说道:

    “等下把篝火生大一点,我们喊一声就知道了,这里地广人稀的,有点动静就传的老远!”

    可心急忙点了点头,篝火生的大一点,如果对面有人,应该发现的了,而且篝火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野兽不敢接近他们。

    这里的干草,那才是真的干,稍微用手搓一搓,就变成很蓬松的纤维状,戴安娜用白色的火石点燃了鸟窝状的干草,用熊胖子带回来的干枝生起了一大堆篝火。

    “你嗓门大,你喊一嗓子!”云崖暖笑着对熊胖子说道,手上却拿着手枪和搭乘员军刀,以便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同时提醒后面的三个女人,一旦有危险,立马上树。

    “这你算找对人了,谁不知道熊爷我有三好,牙好肾好嗓子好,你就擎好吧!”熊胖子说着,腿迈弓字,上身往前倾,俩手做喇叭状,张开大嘴,一阵破锣之声响彻天地:

    “我地家在东北诶,松花江上啊哈啊,那里有漫山遍野,狼哭鬼嚎啊......”这家伙一不小心,把另外四人心中对他的形容词自己唱出来了。

    “停!停!StOp!”云崖暖急忙制止其用音波功伤人内脏,说道:“行了,行了,你放心吧,就这两嗓子,只要对面有人还有一口气,肯定骂人,所以皮特他们肯定不在这了!”

    “你们不再听会了?熊爷我刚来了兴致,再唱几宿,我会唱老鼻子歌了!”熊胖子眉飞色舞说道。

    “唉呀妈呀,你还论宿的啊?您老对这方水土开开恩,赶紧别出声啦!”云崖暖笑着骂道。

    三个女人也是一脸的笑意,这两个男人不管在多难的情况下,都能开起来玩笑,让人觉得,似乎永远没有绝境,但是只有云崖暖和熊胖子心里知道,自己的压力有多大。

    “我去盛水,你们在这休息吧!”云崖暖拿着两个铝盆,准备去潭水边弄些水来,给大家解渴,他和熊胖子似乎有了一种不需要语言的默契,肯定会保证有一个男人在这三个女人身边。

    “我和你一起去,你自己拿不了那么多!”戴安娜把砸的半碎不碎的树枝扔在一边,拿起两个铝盆就跟了过去。

    想到之前俩人在河边捉鱼的一幕,云崖暖不禁有些心神荡漾,嘴角不由自主的就翘了起来,戴安娜看他那样子,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不禁也有些小兔乱撞。

    俩人并肩走到潭水边,轻微的波纹反射着银白的月光,回头只能透过芦苇看到闪烁的篝火,俩人很默契的拥抱在一起,寻找着对方的味道。

    深深一吻,俩人黏在一起,好像四足生物,向着水边横行,却突然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戴安娜一低头,吓得轻声惊呼:“这是什么!”

    云崖暖几乎在戴安娜惊呼的同时,就一把把她抱到自己身后,搭乘员军刀不知何时已经横在胸口处,向前下方看了过去。

    这是一堆白骨,上面的肉已经被切干净,而且皮毛应该是被特意切割走了,云崖暖放下心来,说道:“没事的,一定是皮特他们杀死的动物,把皮毛都带走了,看来他们没有准备回大井号,否则不会带走兽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