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戈壁喜讯
    人有绳索牵着却还无恙,但是那还剩下,用冈本装着的水袋,却都被这一股风沙打成了筛子,淡水哗啦啦一会功夫流了个干净,草帘子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就剩下他们手中的绳子。

    好在风沙刚起的时候,几个人就都把登山包背在了身上,用来增加自身的体重抵抗风力,否则怕是这些背包也要顺着风沙狂奔狂飞不知去向了。

    他们不辨方向,就是这么顶着风往前走,不敢停下来,也不敢顺着风。停下来就会被风沙埋死,顺着风那就根本不是走,而是滚。

    最后还得是熊胖子有能耐,丫的靠着大嗓门和怒吼的狂风争艳,愣是把几个人排成了一排,他身高体沉,在最前面,可心紧跟着他,然后依次是戴安娜,玛雅和断后的云崖暖。

    几个人都紧紧抓住绳子,这样的队形,即便是不小心触碰了流沙坑,也有转圜的余地。熊胖子现在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他用身体当成了半面墙,为后面的人节省了许多体力。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风似乎突然小了许多,让前面一直用脑袋顶风的熊胖子差点摔了一个大前趴子,幸好有古老怪当拐棍,这才稳住身形,但是可怜古老怪,一路都挺过来了,被这熊胖子二百多斤使劲压了一下肩膀子,直接趴地上起不来了。

    风势陡然减弱,虽然依旧在飞沙,但是最起码不走石了,这些沙子打在狼皮上,只有稀稀拉拉很轻微的声响,没几个力气。

    云崖暖向着身后望去,见到远处依旧狂风大作,知道并不是风力减了,定是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他不敢抬头,这些沙子虽然现在打不疼人,但是却可以迷眼睛。

    熊胖子戴上蛤蟆镜,往前面瞅了一会,大笑道:“tmd,咱们运气,前面一堆石砬子,快跟我过去,那里肯定能背风。”

    说着,正要迈步,却看到在地上大喘气的古老怪,熊胖子一撇嘴,一把将他捞起来,往肩膀上一扛,大步往前就走。

    看起来很近的大石砬子,但是跑起来却应了那句望山跑死马,熊胖子和云崖暖都喘得厉害,更别提几个女人了,可心几乎就剩下拽着绳子的力气了,双腿在沙子上滑着走。

    熊胖子感觉肩膀一沉,往后一看,浑然没有多了一个累赘的觉悟,倒是心血澎湃,小眼睛在蛤蟆镜后面都亮了一下,正要弯腰探臂,把可心抗在肩膀上。

    却见一个人影一闪,把可心直接抗在了肩膀上,熊胖子望着来人,喝了一声:“老云!”声音凄厉,似有万千委屈无人知。

    云崖暖扛着可心,喊着戴安娜照顾好玛雅,回了句道:“别客气,可心也是我的队友,你扛两个人,怕你吃不消!”说完,闷着头朝着越来越清晰的石砬子走过去。

    熊胖子心理阴影如泼墨,一万匹***狂奔而过。看着云崖暖肩膀上玉人也似的可心,再看看自己肩膀上的古老怪,委屈的热泪盈眶。

    一咬牙,向着前面的云崖暖冲过去,在后面大声喊着:“你慢点,嘿,你摸哪呢?手老实点......”

    来到目的地,他们才看清楚,这是一片青黑色的岩石,被千万年的大风修饰成各种奇形怪状。这些林立的岩石,就像一片由高大树木组成的森林,很是密集。

    钻到石林里面去,风沙立马就好似停了,只有阵阵微风拂过,在这由岩石组成的各种孔道之中,发出奇异的声音,时而鬼哭狼嚎,时而又似古琴洞箫。

    他们在一块蘑菇型的岩石下停住脚步,刚才拼命才有的力气,一下子消失殆尽,俱都瘫倒在地面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装在冈本里面的水是没了,连草帘子都不知去向,但是背包还在,那防水的充气夹层里还有储备的水源。

    他们打开吹气管,直接当吸管用,喝了几口水之后,才缓过来点劲,熊胖子看着古月鸣叼着自己背包的吸管,瘪着腮帮子喝个没完,就在旁边肉疼的碎碎念:“行了小古,差不多就成了,古老,可以了,古爷,下顿tm不活了......”

    这古月鸣喝了一通水,打了个饱嗝,对着熊胖子笑骂道:“区区一点水,看你吝啬如斯!”

    “一点点水?你tm直接把一半都灌了,咱剩下日子不过了?”熊胖子是真心疼了,自己也才喝了两小口。

    “没见识了不是?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咱们身下的地儿,可是硬了不少咯!”古月鸣笑的很开心,打心底的高兴。

    倒是可心,经这古月鸣一说,急忙用手在地面上把地上的沙子捧了起来,用眼仔细一看,也高兴的笑道:“古老,咱们这是到了戈壁了?”

    古月鸣抖着肩膀笑了三笑,正要甩袖子,结果肩膀刺痛,是被熊胖子当拐棍那一下子压伤,“哎呦”了一声,好不尴尬,呲牙咧嘴的说道:“你看这些风蚀岩还有地面的粗砂砾石,这不是戈壁还能是什么?嘿嘿!”

    听到这个消息,除了玛雅以外,其他五个人都是喜上眉梢,至于玛雅没有笑,是因为她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看小玛雅一脸懵逼的样子,云崖暖在她的头上摸了两下笑道:“戈壁大多在沙漠的外围,咱们这是到了沙漠的边缘了,咱们要走出去了。”

    古月鸣看着玛雅,笑着说道:“小姑娘,多喝点水,全喝没了都没关系,等休息够了,老夫带你们去找水喝。”

    可心爱学习,好学生,急忙问道:“您老怎么知道这附近肯定有水?”

    古月鸣装大蒜,闭着眼睛,哼着京剧威虎山,那叫一个悠哉。

    可心撅着小嘴,正有些不满,但是又不好意思再问,云崖暖一拍她的肩膀,指了指这些岩石侧面和高处的一些很深的圆坑,然后说道:

    “那是雨水浇的,这地方不怎么缺雨,一会沿着雨水冲刷的沟壑,就能找到水道主杆,到时候即便没有明水,也能在地上挖出水来。”

    古月鸣说的话,这些人心里没谱,但是云崖暖的话,总是能让他们安心,好像他说是这样,那么就一定是这样的,哪还有什么好担心呢?

    天色渐暗,夜幕降临,风吹岩石,发出美妙和阴森两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天气正在快速的变冷,空气也似乎越来越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