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六十章 完美的宿营
    风声依旧呼啸着,但是天空中的黄沙却似乎越来越少。云崖暖拔出鲛鱼皮鞘里面的军刀,刀侧面明亮如镜。

    几个人不知道他要干嘛,就见他把刀慢慢的伸直,向着高空,不一会拿下来,用自己干干的嘴唇触碰了一下刀刃。

    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用手在地面上拨弄了一下坚硬的地面,摇着头说道:“估计要下雨了,空气很湿,这里的砂石坚硬得很,吸水性肯定不成,地势又低洼,估计用不到多少雨水,咱们就得被泡湿了。”

    说着,他站起来,回刀入鞘,招了招手,道:“再坚持一下,咱们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露营,晚上这么冷,万一在被雨淋到,怕是要死人的。”

    随着越来越靠近沙漠边缘,气温也越来越低,尤其是晚上,他们不裹着狼皮斗篷,根本没法睡觉。

    几个人一想到那抽筋拔骨的寒冷,再也顾不得身体疲累,急忙咬咬牙,爬起身来,跟着云崖暖朝着怪石林里面走去。

    这一走不要紧,云崖暖却越来越紧张,整个石林好像在一个山坡的斜面上,他一直朝着上坡前进,但是却没有止境。

    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高地作为宿营地,那么他就只能选择一个形状能够遮风挡雨的石头,利用顺水沟防水浸湿了。

    上天垂怜,在一片相对开阔的地方,他们找到了最满意的临时居所,那是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中间是空的,也不知是水还是风的造化,硬生生将这岩石修饰成了O型。

    “哈哈,这简直是现成的度假屋!”云崖暖高兴的喊道。

    几个人看到这块石头的样子,也不由的露出笑容。这就好像一个狭长的水泥桥洞,直径足有一米半多,长有六七米。

    里面光滑如人工打磨,但是看地下以及岩石的根部,可以判断,这是在很久之前,被这里经常出现的水流冲击出来的石洞。

    随着时间推移,水流越来越浅,最终消失,所以才有了这离地面几十厘米高的石窟窿。

    “老云,看,那边有颗胡杨!”熊胖子指着不远处歪倒在地上的一颗枯死树木说道。

    他一边说着,拿起了腰畔的石榔头熊王神朔,吹着口哨溜达过去,咚咚两下,木屑乱飞,把那已经干得彻底,足有人腰粗的胡杨砸断,扛了回来。

    这胡杨树也不知死去多少年了,根本无法猜测,戈壁的环境让所有生物的腐烂速度都降到了最缓慢,这棵胡杨木质纹理还算清晰,可以作为晚上取暖的燃料。

    云崖暖试了一下风向,这石头洞斜对着风向,不算最糟糕,他在背风的一侧山洞口燃起了一堆篝火,用那些胡杨的木屑作为引柴。

    有了火,人们心里莫名的就有一种安全感,说不清道不明。

    熊胖子用狼皮斗篷堵住上风口,用他们帐篷的骨架作为支撑,山洞里的热气被圈住,身体的寒冷渐渐驱散。

    奢侈的用所有剩余的水,在每个人的小铝盆里煮了一块风干的狼肉,加上一些精盐,吃饱喝足之后,蜷缩在铺着狼皮的石洞里,沉沉睡去。

    天色彻底黑下来的同时,那呼啸的风声里,开始夹杂了打击乐,先是滴答滴答,最后变的连绵不绝,哔哔哗哗响个不停。

    响脆的炸雷声将他们在梦中惊醒,云崖暖在火堆的这一面出口,把脑袋探出洞外,看着下面如同河流的雨水,不由得暗自庆幸,能够先知先觉的寻找这样一处好地方,否则几个人今天晚上,怕是有得遭罪了。

    熊胖子在狼皮堵住的洞口边上,两人就是俩门神,把所有人护在中间,熊胖子轻轻把狼皮掀了一个缝,看到外面瓢泼的大雨,不由得咋舌,但是紧接着被几个女孩子的叫声吓得赶紧把狼皮堵好。

    这风有点大,芝麻大的窟窿碗大的风,熊胖子开那么大一个缝,直接让睡着的人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熊胖子对着云崖暖竖了竖大拇指,他很清楚,若是没有提前预测到可能下大雨,他们估计就直接在那蘑菇型的岩石下露营了,那么晚上的灾难几乎可以预见,不等雨停,就全得冻发高烧。

    云崖暖却不由得苦笑,心讨:“自己这些人也是足够倒霉了,戈壁一年也下不了几次雨,倒是被几个人赶上了。”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等到雨停,他们可以很容易找到水道,那时候日子就好过了,有水有火,那就一切安泰。

    玛雅睡在最中间,旁边是可心和戴安娜,熊胖子现在一肚子恼火,越来越觉得带着古月鸣是自己最大的失误,浑然忘了,要不是这古老怪,他们没准多久能走出沙漠呢。

    古老怪就睡在可心和胖子的中间,随着呼吸,胡子一扇呼一扇呼,在胖子看来,这就是故意气他,气鼓鼓的仰面靠在狼皮上,仿佛透过岩石看到了银河两岸的牛郎和织女。

    云崖暖这里就安逸的很了,他们的斗篷都很大,三张就铺满了洞底,一张堵住了风口,剩下最大那张胖子的斗篷,作为可心玛雅和戴安娜的被子,云崖暖看着熟睡的戴安娜,把手在狼皮被子的缝隙伸了进去......

    温玉满怀,凝脂在手,满足的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外面风停雨住,戈壁迎来了最常见的天气,晴天。

    云崖暖第一个醒了过来,依依不舍的把手在温玉上抽回来,看着还在冒着青烟的篝火,在旁边绕着跳出石洞。

    没有哪怕一点积水,这坚硬的地面根本不渗水,人那些雨水流淌而去,不知去向。他伸了个懒腰,呼吸着戈壁里难得的新鲜空气,缓缓打了一阵钻拳来还精补脑。

    几个人依次醒来,睡觉的时候衣不解带,这时候自然就节省了许多时间,纷纷走出石洞,他们已经没有存水,此刻的第一要务,就是寻找最近的水道。

    水往低处流,几个人沿着被雨水冲出的水沟向下寻找积水地。清晨寂静空旷,他们的脚步声说话声,被这些林立的石头共振反弹得乱七八糟,本来轻声说话,但是一出口,却和深渊里的怪兽吼叫,吓得说话人自己一跳。

    等反应过来之后,又忍不住笑出声来,那笑声更是诡异骇人,偏偏大家没觉得害怕,都跟着开始吃吃笑着,这些笑声在石林里练成一片,声音如梦魇。

    走出石林许久,积水地没看见,倒是被眼前突兀出现的景色惊了双眼。

    “那...那是海市蜃楼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