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只是个梦吗
    螺旋台阶旁边的弧形墙壁上,有着密集的方形凹陷,就好像一个佛龛大小,只不过里面放置的不是佛像,而是一个个早已干瘪的人头。

    几个女的一看这东西,吓得直接尖叫,古月鸣眼珠子向上翻了翻,差点没晕过去,就是熊胖子和云崖暖这俩傻大胆,也是汗毛倒竖,脊背发麻。

    这玩意看到一个两个的没什么感觉,成堆放着也能忍,但是你规规矩矩的整齐摆放,密密麻麻满墙都是,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你们看,这人脑袋下面还连着东西。”熊胖子指着一个干瘪的脑袋说道。

    就见那齐根而段的脖子下面,有一个好像莲花的装置,人头落在花心处,那些尖锐的叶片上面,有着一根根细线顺着鼻孔钻了进去。

    再看其他的人头,个个如此,古月鸣缓过来一口气,颤声问道:“这...这是古老的献祭?”

    可心都快哭了,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更因为这种残忍。

    她摇着头说:“应该不是祭祀,没有神纹也没有神像,我倒是觉得,如果这里和地下城市有关联,那么这些人头,应该是能量供应的一部分。”

    他的话提醒了除了古月鸣以外的几个人,在地下城市里,可心就猜测那些太岁和水晶兰,是生物能科技的动力之源,而后来在那巨大的地下风口处,又看到了很多人头图案,所以可心当时猜测,那些地下的古老种族,可能不仅拥有了植物能源利用,而且已经可以使用生命能量。

    而今天看到的一切,让可心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猜测,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生命能源的利用,竟然是如此残忍的方式。

    那些干瘪人头下面的莲花装置,应该可以保证这些人头没有那么快彻底死亡,同时抽取人类无法理解的生命能源。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这个庞然大物,根本不是什么地面建筑,而应该是一个船,可以载人的船。

    可心看着几个人,慢慢说道:

    “还记得我们离开巨石阵看到的刻画吗?那些地下种族发动了一场战争,但是在高山下被击败,有没有觉得,这东西和刻画上的战船很像?”

    几个人使劲回忆当初看到的画面,不一会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说道:“这就是当时被击落的战船?”

    那幅巨大的刻画很精细,几乎描述了整个战争的过程,战船被击落,里面的士兵不敌败退,结果被人布阵堵了门,全都死在了巨石阵中,变成了散落细碎的白骨。

    这些密密麻麻的人头一直向上汇聚,最中心点,就是几人心中认为的宝贝,那反射绿色光晕的东西。

    熊胖子是见宝胆吞天,他见几个女人害怕,就让她们下去等着,分红不变,但是古月鸣要是不上去,那就肯定不分。

    古月鸣翻着白眼骂熊胖子不念旧不仗义,不管怎么说,祖辈上是有些交情的,怎么这么不讲江湖义气。熊胖子“呸”了一口痰,差点吐古月鸣露着脚趾头的鞋上,然后骂道:

    “我熊家可和你们这些往国外捣动国宝的人没交情,丢不起那人!”

    云崖暖这才知道,为啥胖子一直对这古月鸣看不上眼,原因竟是在这里。当下倒是觉得这胖子人品还是不错的,没想到这家伙后面小声补了一句:“看你们卖那个价格,亏死了......”

    云崖暖立刻把人品前面的好字拿掉踩碎。

    几个女生现在哪敢下去等着,那还不如跟在男人身边有安全感,三个人一起摇头,表示自己可以坚持,不能坚持也要坚持。

    几个人沿着一成不变的旋梯向上,他们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些人头,但是越是这样,越忍不住用眼睛去瞟一下,结果越来越害怕。

    最顶端是一个圆台,在这上面往下看,可以看到那些装着人头的方形凹陷组成一道道放射线形,汇聚到圆心处。

    熊胖子先用一只脚试了试圆台够不够结实,试了几下,发现这东西在自己大力踹动下,纹丝不动,这才放心走上圆台,几个人抬着手电往上一照。

    那反射绿光的东西近在眼前,是一个表面光滑,但是里面有着很多脉络的晶体,那些脉络的正中心,是一个绿油油的骷髅,他们所看到的绿光,就是这骷髅反射出来的。

    其看着大小和正常人骷髅差不多大,唯一区别是,这骷髅的眉心处有一个眼型的窟窿。

    视线一扫而过,那眼型的窟窿里面黑咕隆咚的,也没什么奇怪,但是偏偏几个人却忍不住向着那眉心处注目进去,越看越深。

    这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被那窟窿吸了进去,身体轻飘浮动的感觉,云崖暖经常坐禅练内功,对抽象的魂有着一定的定力,他知道这是碰到邪门歪道的东西了,想要抽回自己的目光,然而那眼型窟窿就像一个黑洞,任你如何努力,也难以移动分毫。

    熊胖子个头最高,脑袋离那绿色骷髅也不过三四十厘米,他使劲的抻着脖子,看那样,就好像要把自己的脑袋塞进那窟窿竖眼里一般。

    其他人也是个个如此,脸上没有表情,后水顺着嘴角留下来,划过下巴,流进脖子里,却浑然不觉,一副痴呆像。

    云崖暖心里暗叫:“完了,全都着了道了,这下怕是要团灭。”

    这东西似乎对人有类似催眠术的效果,几个人如果不能在这种状态下把自己解救出来,那么恐怕就要生生被这东西彻底毁了脑神经,不成痴呆也要变成疯子。

    云崖暖的所有思维,到这里彻底模糊下去,天地在一猛然旋转,紧接着是无边的黑暗。

    “滴答,滴答......”

    好像落雨的声音,又好像是老钟表的悬锤在摆动。云崖暖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身下很软,而自己怀里抱着的东西更软。

    他猛然心惊,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上,暖黄色的被褥,干爽轻柔,而自己怀里滑腻的玉人,带着淡淡的体香......

    “这是谁,怎么背影这么熟悉,手感......也很熟悉!”他禁不住伸长脖子往前探了探,看到了这美人的脸蛋。

    “戴安娜!”他惊呼道。

    这一生惊呼,让睡得慵懒的戴安娜睁开了眼睛,似乎有短暂的迷茫,但是紧接着又是释然,戴安娜伸了一个懒腰,那蓬勃的胸肌在被子里面露出来一半,然后略有沙哑,带着诱惑的娇斥道:

    “昨晚没命似的折腾,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人家还腰痛的很,想再睡一会!”

    “FK!”云崖暖骂了一句。

    戴安娜做了一个鬼脸,扑到云崖暖怀里,好像一条鱼似的扭了扭,呢喃的说道:“乖,我的小男人,你不累吗还想要,我会被你弄死的!”

    云崖暖使劲的摇着头,几乎是吼着喊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怎么在这?不是在沙漠里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