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旦夕祸福
    白天的戈壁非常壮观广阔,四周到处都是风蚀岩石,一个个拔地而起,有的高大如小山,有的怪异似珊瑚。只可惜一成不变的颜色让这壮丽的景色显得有些悲凉,若是有哪位艺术家,把这些各种奇异形态的岩石涂抹上颜色,那么这里一定是最具个性的花园。

    他们清晰的记得,在那黑色战舰顶盖揭掉的时候,看到了远处的青绿草原,此刻略微修正了一下方向,朝着那美丽的原野走去。

    或许有死亡之海这种折射幻想的可能,但是这草原的方向,与他们原本前进的方向并不违背。唯一让他们郁闷的是,因为贪财,竟然没有提前在背包夹层里面装满水,而当他们砸掉碧玉骷髅之后,那些人头滚着圈的掉下去,不知道有多少落入了水池,打死他们也不敢再喝那里的水,故此导致他们现在有些口渴。

    他们沿着一个方向径直走去,按照当时在高处看的的距离估算,他们距离那草原应该也就几十公里远,最迟明天这个时候就差不多到了。

    风蚀岩的独特形状,让人极容易在这里迷路,那些岩石姿态各异,你稍微换个角度看过去,就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所以他们不得不随时盯着指南针,生怕又被什么磁场影响引进迷途。

    大雨后的戈壁,难的有一股清新,而且老天爷很给面子的没有露出太阳,朦朦胧胧的云彩遮着天空,让这些人有勇气在白天赶路。

    起初的几个小时,几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晃晃悠悠的,还真有点观光客的意思。三个女生看着奇形怪状的岩石,偶尔还会拿出熊胖子的欧炮自拍一下,这破玩意自从离开汽车以后,一直用太阳能手电的蓄电池充电,总也充不满,但是勉强能用。

    但是不久之后,口渴开始折磨这三男三女,别看他们在黑色战舰里喝了一肚子的水,但是在这干燥的戈壁里,那点水只能保证几个人活着,却不能保证他们一天不口渴,毕竟人类没有驼峰。

    云崖暖和熊胖子没有特定目标的刻着记号,只要遇到眼前的岩石,就得刻画点什么,还真不是特殊癖好,完全是害怕真走回头路的时候,能够及时发现。

    所谓望山跑死马,站在高处望山,估计能跑死几匹马。

    一开始,他们乐观的估计,也就几十公里,但是谁也没想到,才走了没多久,就已经这么痛苦。

    他们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开始在心里怀疑指南针是否在某个时刻出现了偏差,只是他们没有发觉,这种想法一出来,阴影面积就在心里越来越大,那种疲惫和干渴就愈发澎湃起来。

    古月鸣开始提议向着下坡方向寻找一下水源再继续赶路,被熊胖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沿着上坡走了这么久,丫的现在喊着去下坡找水源,脑子被驴踢了还是养鱼了。

    好在半路上偶然遇到的仙人掌,成了几个人救命的甘泉,虽然这东西没什么热量,但是能补充水份就是好的。

    幸运或者不幸,一路上,没有碰到他们刻画的标记,几个人绕圈的可能性并不大,这多少让他们心里有些安慰,毕竟一开始预料的就是二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这个戈壁一路上竟然如此贫瘠。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星月之光,到了晚上,这里讲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必须提前寻找好晚上宿营的地点,否则到了晚上,天气冷下来,真的会要人命的。

    好在戈壁里永远不会缺少石头,大的小的都不缺。

    他们搬动整齐一些的石头,挨着一个探出头的巨大岩石,垒了一圈小围墙,别看没有棚顶,但是挡风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戈壁晚上很冷,如果再有过堂风,他们将很难保存体内的热量,但是有了这一圈围墙就完全不同了,即便是没有火,靠着狼皮斗篷,也能挨过这一夜。

    地面上铺着烛九阴的皮和狼皮斗篷,然后几个人围成圈,脚对脚的蜷缩着躺下,把狼皮盖在几人的身上,尽量节约狼皮的使用面积。

    云崖暖挨着戴安娜,熊胖子挨着可心,古月鸣被俩老爷们夹在了中间。可心一开始还对熊胖子冷哼白眼,但是晚上才知道,自己捡了宝,这胖子绝对是冬暖夏凉的好装备。尤其躺那一堵墙似的,根本透不过风来。

    但是要说惬意,还是云崖暖和戴安娜,人家是俩人变一人,挨得紧紧的,就差没彼此揉成团吞进去了。

    玛雅这丫头到底还是道行浅,想挤进去俩人中间,但是被装睡的俩人忽略,无奈之下,只好抓着云崖暖的一只手,气鼓鼓的入睡。

    夜晚起风,这是戈壁经常的事情,不起风才是怪事。

    风吹过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发出长短高地不同的声音,如泣如诉,又如闹市,好像梦魇。最吓人的是,这些声音好像会走路,忽远忽近,有的时候好像就在耳边经过一般。

    天刚蒙蒙亮,他们就爬起来,休息了一晚,状态都还可以,就是古月鸣还没习惯熊胖子的呼噜声,有点失眠,眼眶子发青。

    他们不能等待,要趁着清晨凉快的时候多走一些路,万一是晴天,他们可能在上午九十点钟,就必须停下来休息,否则百分百中暑。

    云崖暖已经做好了遇不到水源的准备,一路上开始拾罗那些偶然遇见的绿色植物,到时候再不济,也能弄个蒸馏器,混点救命的淡水。

    然而事与愿违,天色依旧阴沉,没有阳光,就没办法弄蒸馏器过滤淡水,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口渴,饥饿感也开始席卷全身,他们还有一些风干的狼肉,但是云崖暖不让他们吃,因为消化食物,需要大量的水份,他们现在的身体,负担不起。

    原本计划也就一天一夜的路程,但是他们整整走了三天三夜,没吃东西,没有喝水,连仙人掌都没有遇到一棵,最狠的是,竟然一直是阴天,连弄一些救命的蒸馏水都不可能。

    可心和古月鸣已经有些不太清醒,必须有人拽着走路,否则就会直接倒下去,就连云崖暖这体格,都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熊胖子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六个人,好像行尸走肉,低着头,不言不语,所有的力气都给了双腿和呼吸。

    可心最先倒下去了,即便熊胖子拉扯着她,但是她已经完全失去自主意识,昏过去了。熊胖子还拖着沉重的双腿,要回来把可心扛起来。

    但是可心的倒下,就好像多米诺骨牌,将其他几个人的坚持打垮了,古月鸣紧随其后倒了下去,戴安娜也跪坐在地上,努力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她走不动了。

    一看这情况,熊胖子苦笑一下,没有发出声来,好像默片,然后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管那些石头砬子搁得生疼,然后看着地面发呆。

    依旧坚持站着的,还有云崖暖和玛雅。

    玛雅的脸色也很不好,但是她的眼神看不到丝毫的疲惫,依旧那么明亮幽深,云崖暖对着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使了半天劲,挤出一句:“照看他们,我去找水。”

    小丫头点了点头,目送云崖暖步履瞒珊的向着侧面走去,那面有几颗绿色的骆驼刺,云崖暖期望能够沿着植物找到哪怕一个小水洼,那么这些人救的救了。

    可是,他还没走到骆驼刺跟前,眼前一黑,腿一软,虽然他咬牙挺着腰,不让自己倒下去,但是肌肉四肢好像不属于自己的一般,根本不听使唤,所以,他倒下了,与此同时,一道闪电划过长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