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绿色汪洋
    天公也做美,几个人吃上热腾腾的龟肉,喝上热腾腾的龟汤之后,雨也停了。

    营养丰富,壮阳佳品的龟汤,让几个人全身气血蒸腾,浑身是劲。看到天空之中星星也眨眼了,月亮也露脸了,满血复活的熊胖子张罗着连夜出发,尽早到达草原,好能天天吃这么好吃的野味。

    本来在沙漠里,这些人一直都是晚上赶路,白天睡觉,早就习惯了月色之下的光芒。于是几个人拾罗一下装备,任那篝火还燃烧着,反正在这里它怎么折腾,也就那点火星。

    晚上比较冷,其他几个人衣服完整,鞋子也不漏洞,走起路来正好不冷不热,也不出汗。但是古月鸣就不成了,衣衫褴褛,鞋子漏洞,只好借了可心的斗篷披在身上。

    估计是被这冷气吓到了,古月鸣跟在熊胖子身边,一个劲的说好话,目的大伙都听明白了,那就是说啥也得帮他弄个皮袄,否则就他那体格,到了冰山不到一个钟头,内外全都凉透了。

    一路辗转,他们难以避免的绕了许多弯路。越靠近边缘,这些风蚀岩越巨大,有的甚至就跟小山没区别,他们只好绕路而行,毕竟只有傻子才浪费力气爬石砬子山呢。

    直到第二天清晨,太阳将要升起之时,他们终于走到了戈壁的尽头。

    没有一望无际的草原,也没有各种活蹦乱跳的生物,而是一堵高处最低也有二三十米的悬崖峭壁。不时的有沙土粘着草落到悬崖下来。

    草原就在悬崖之上,因为那些沾着泥土掉下来的青草还很翠绿,他们知道,如果是平面距离的话,他们只需迈出一步,就进入草原了。

    但是可惜,这是一个很高的悬崖,而且看这坡度,还真不是一般人敢爬上去的。

    云崖暖有信心爬上去,但是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不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他不了解这悬崖上的岩石,到底有没有那么结实,万一有松动,很容易跌落下来,那就是非死即伤。

    熊胖子摸摸自己堪比天蓬元帅的大肚子,吧唧吧唧嘴,说道:“老云呐,咱们往边上绕一绕,找个有斜坡的地儿往上爬,否则熊爷这体格子,怕这些石头疙瘩撑不住啊!”

    别说他,就是云崖暖不到逼不得已,也绝不会选择爬这么陡的悬崖,这可不是攀援游戏,有安全绳绑着腰,失手了也没事。这个失手,那可是要命的。

    几个人的背包里有了点存水,虽然是雨水,但是也够几个人今天活命的,于是一致赞成沿着悬崖走一走,实在没有低矮或者斜坡的地方,那再找个好攀登的点上去。

    一路走下去,这悬崖的高矮竟然起伏很小,一层泥土下面,就是黑色的整块岩石,云崖暖已经开始边走边弄绳索,准备实在找不到入口的时候,就制作一个简单点的安全绳,最起码保证自己别被摔死。

    大约又走了四五个小时,被阳光晒得头晕眼花的六个人,正准备放弃寻找入口的时候,却听到了“叮咚,叮咚”的流水声。

    几个人本来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好像没有了,可是当这水声出现在他们的耳轮时,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一般,两眼放光的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还没看到水源,就已经可以感受到空气中溅飞的小水滴,冰冰凉凉的迷在脸上,很是舒服。

    “一定是个瀑布!”

    不知道是谁大声的喊着。

    云崖暖最先跑到水边,和猜测的有些出入,这并不是一个瀑布,而是一个坡度很大的激流,像一把银色的弯道,将悬崖分成了两半。

    银色的河水击打着两侧悬崖的石头,溅起了一阵水雾,泼洒出老远,很显然这水流的速度很猛。不过好在有很多黑色的石头冒出水面,云崖暖估算着,逆着水流,靠着这些石头爬上去,似乎比攀援悬崖要安全很多。

    斜坡下面,是一个水流冲击出来的深潭,一条并不宽阔的小河蜿蜒伸向远方,不知道尽头是沙漠的何处。

    看到水里有游鱼的身影,云崖暖放下心来,知道午餐算是有了着落,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并不冰手,想来水源头距离这里肯定有很远的距离,这些水才能在游动中,被阳光晒的这么温暖。

    即便如此,云崖暖也习惯性的用腋窝和鼻粘膜试验了一下水是否有过敏性,这才放心让大家直接喝水。

    这里的气温早晚温差大,尤其是晚上,冷的就像深秋,所以不必担心这样的气候下,水里会有那些可怕的寄生虫。

    看见有肥鱼,熊胖子精神头更旺了,拎着熊王神朔开始在旮旯犄角找能生火的东西,戴安娜要脱衣服下水去捉鱼,她在斐济的时候,早就练就这徒手捉鱼的绝技,此刻自然首当其冲。

    但是云崖暖哪能同意,直接拦住脱外套的戴安娜,看了看正在洗脸的古月鸣,和远处正和一颗干枯小树作斗争的熊胖子,好半天,才拐弯抹角的说明,不能让这俩糟老爷们看到戴安娜如此美妙的身体,否则自己就吃亏了。

    戴安娜虽然不理解这种观点,不过她还是很顺从云崖暖的意见,甚至觉得这个男人有的时候很像个小孩子。

    阻止了戴安娜,云崖暖只好自己亲自下水,用戴安娜的凤凰军刺,弄了两尾鱼上来之后,他连刀都不用了,直接用手抓。

    直到戴安娜在上面一个劲喊足够了,他才顺便洗了个澡爬上来,喜道:“这里面的鱼又傻又多,根本不怕人,一抓一个准!”

    三个女生看云崖暖洗澡,羡慕的肉皮都跟着痒不可耐,于是刚弄柴火回来的熊胖子和云崖暖,古月鸣一起被请到了悬崖的弯角处。

    在这里,只需要拐个弯就能到水边,但是视线被凸出来的巨石遮挡住,既保险又安全。但是云崖暖此时此刻终于觉得,这队伍里多了俩男人之后,真的少了很多享受,比如说现在,要是以往,嘿嘿!

    洗过澡的女生负责起生活造饭的工作,熊胖子也不管大小,只要能燃烧的东西,就往回弄,草头木头棍子,应有尽有,一小堆。

    一人一碗鱼汤,一人一只烤鱼,熊胖子除外,他吃了三条,不够的时候,自己下去现抓。

    吃饱喝足了之后,几个人也没躲避晌午的太阳,直接开始沿着河流的斜坡往上爬。

    这些黑色的石头上很滑,常年的水锈蒙在上面,滑腻腻黏糊糊,一个不小心,就摔一个大跟头,不过他们彼此之间都用绳索连着,就算摔倒了,也不会直接滚落下去,最多皮外伤。

    几十米的斜角,六个人一个多小时才磕磕绊绊的爬上去,一个个衣服都半湿不湿,里面的皮肉估计都是摔得青一块紫一块。

    几个人终于来到草原的边缘,不过身临其中的时候,所看到的景色,与远观真的有很大的差距。在那黑色的古老战舰上,他们看到的是一片绿色的海,而在跟前,看到的是稀稀拉拉的青草,而且这些草还很高。

    但是当你不看眼前,而是举目远望的时候,这稀稀拉拉的绿草,又变成了一汪绿水,无边无际,随着清风泛起涟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