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打草惊兽
    云崖暖和熊胖子都因为各自的原因,进入过真正的大草原,所以眼前的景色还不至于让他们震撼,但是这里的确与外界的草原有很大不同,那就是这些青草,几乎嫩绿的过份,似乎连草尖头那个黄点,在这里都是绿的发亮。

    这座海岛旺盛的生命力,不仅影响着里面的动物,同时也让所有的植物都勃发这旺盛的颜色。

    熊胖子一上来,也不管鞋子里还往外挤水,敞着衣襟,迈着弓步,一手叉腰,一手当扩音筒,唱起了苍凉的蒙古长调。

    还别说,这家伙唱流行歌曲那叫一个难听,但是唱起长调来,还真别有一番味道。

    几个人难得齐声喝彩,纷纷鼓掌。

    草原上的河流,大多九转十八弯,而且别期望草原的河边会有沙滩给你走路,甚至有的时候,你明明看着是一片绿草,踩下去直接掉水里,浅水里都长着水草,更别说岸边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必须与河流不即不离,于是古月鸣拿着罗盘,调整了一下方向,尽量取直一条线,保证他们既不会掉进水里,又可以与河流拱弯处不远。这古老怪在这方面是专家,不一会就制定了路线,一脸的得意模样,那意思好像再说:“劳资可不是白吃饭的累赘。”

    熊胖子破天荒的夸了嘴里的小古两句,一副长辈口吻,气的古月鸣吹胡子瞪眼,便就没有办法,心里不由得怀念那梦里的超能力。

    没有了厚背翘尖刀,云崖暖这段时间一直浑身不自在,主要是没有安全感,若是有那把大刀,真就是来个黑瞎子,他也敢照亮照亮。

    草原看着平整,而且草在近处也很稀疏,下脚不难。但是这里面的难处多得很,沼泽泥潭就藏在青草里面,一脚踩下去,比流沙还厉害,直接没影见阎王。

    更别说,草原里也是野生动物的王国,看这气温环境,真跑出个狮子来,你还真没处叫冤去。

    云崖暖四处瞄了一圈,在几棵聚集在一起的树木里,弄了几根比较直的木杆,弄回来给大家探路用,虽然草原里的蛇一般是没有毒的,但是万一咬上一口,疼不说,感染了也麻烦。而且这些木棍也可以当盲棍用,探路避免掉进沼泽泥潭。

    别以为草原里就全是草,其实里面的树木也有一些,只不过长得稀疏,而且树种很少,彼此间距离远,单个或者一小片的生长着,而这些地方,正适合几个人夜晚休息。

    手里拿着长棍,六个人终于迈入了草原之中,天高云淡,徐徐清风,远处能看到狂草毛笔字似的河流,倒影着湛蓝的天,洁白的云。

    一切美的就像是梦境,很不真实,让云崖暖禁不住掐了自己大腿根两下,疼的直咧嘴,才暗讨这是真的。

    熊胖子总是伶不仃的大吼大叫一声,在这旷野里传出老远,每当如此,古月鸣就求爷爷告奶奶,让他小声点,别把狮子引了过来。

    “哈哈,瞧你那点小胆,咋还敢来探险队?放心吧您嘞,真有狮子来了,你就有皮袄了,哈哈!”熊胖子枪不离手,显然也是加着一百二十分的小心。

    他这样大吵大叫,其实也是有所预谋,草原旷过平坦,可见度极高,这些青草矮的不过脚踝,高的不到臀腰,人想发现动物很难,但是动物却可以凭借灵敏的嗅觉和听觉一大早的发现人类的行踪。

    熊胖子这一喊,等于是占据主动,这会让一些动物以为自己被发现,或逃或进攻,总比被突袭安全性高上很多。但是这些也是建立在他很牛的枪法上,否则还是多观察附近环境,分析粪便和气味小心赶路。

    这和雨林高山之中不同,在山里人的视线受到限制很大,即便是怪物被惊扰了,你也看不见,但是草原不同,只要你敢动,这些荒草就会将你出卖。

    天将傍晚时,几个人在四棵乔木聚生的地方安营扎寨。

    树下无草,也省的他们除草的工作,两顶帐篷搭起来,根本不够几个人睡,云崖暖看了看树形,心中有了主意,爬上最细的那根乔木,把离地最近的树枝使劲拉下来,与旁边的树木绑在一起。

    又如法炮制,绑了一圈,他们头顶一米多高的地方,就好像用树枝搭成了一个木头架子,割来青草铺在上面,弄了一个斜坡,这样万一下雨,也不至于被淋。

    地面上直接铺上厚厚的一层青草,把狼皮斗篷往上一铺,躺在上面软软乎乎,别提多舒服。

    这里距离河湾不到一百米,弄好睡床之后,云崖暖和熊胖子出去找晚上篝火的柴,同时寻找能吃的食物。

    一路上,他们已经采集了不少能吃的野菜,也亏了云崖暖认识这些东西,一个一个的教着他们认识,蒲公英,山蒜,带刺的哈勒海,扫帚苗,桔梗,刺儿菜,灰菜简直数不胜数。

    最后戴安娜甚至得出了结论,除了这些长得高的,其他几乎都能吃,但是当云崖暖给他们介绍一种毒药之后,她就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云崖暖最开心的是,见到了许多艾蒿,这东西在中医里有不可取代的地位,所以他禁不住弄了一捆,准备回去做成简单的艾条。

    艾条是艾草五月嫩叶阴干,杂碎成绒,制作而成。一般要放陈一年才是好药。但是云崖暖先做先用,倒是也不难为。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季节变化,艾草岁月杂陈,有老有嫩,他就选择那些与五月艾草差不多的艾叶收割,回去烤干了碾碎,以备不时之需。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这时候肯定是不敢下水抓鱼,天气开始冷下来,熊胖子拿着铝盆在河边水草里搅和一下,往上一捞,丫的咧着大嘴笑道:“哎呦我勒个去,瓢舀鱼啊!”

    云崖暖急忙奔过去一看,可不是吗,一盆里舀上来四条大拇指粗细的小鱼,背部黑褐色,体侧豆黄,学名云崖暖叫不出,但是在东北,这玩意被称为嘎牙子。

    熊胖子急忙弄了一根青草,把三条小鱼攒成窜,放在一边,然后继续往上瓢舀鱼,不一会功夫,被这家伙弄了十几条上来。

    眼看天也也要黑了,云崖暖又弄了一大捧的野菜,加上熊胖子的鱼,几个人的晚餐算是丰盛了,就转回头,往营地走过去。

    为了安全起见,这熊胖子又是大喝一声,来个打草惊兽。

    本来一路都这么过来的,他们也没寻思能吼出什么东西来,但是没想到,一个黑影噌的一下在斜前方草丛里窜了出去,就要向着远处逃遁。

    熊胖子的枪就是要命的阎王,速度快的吓人,他连胳膊都没往上抬,直接旋腕就是一枪,那窜出去的东西应声倒地,在草丛里扑腾抽搐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