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西王母的宠物
    云崖暖一看,心下惊奇,这脚气怎么长到屁股蛋子上了,也算这家伙命好,队伍里有个稍微懂中医的,云崖暖把已经烤干的艾草叶,拧巴拧巴,也不砸碎了,弄实诚了,好像烟卷似的。

    然后用篝火点着了,对这古月鸣说道:“有点疼,你忍着点,这玩意得去根,要不出汗见水就犯病,我用艾灸把这些白泡帮你烤瘪了,然后再用中草药外敷。”

    说着,开始工作,不一会戴安娜就闻到了好像烧焦雀的味道,还有古月鸣一边疼的直叫唤,还咬牙切齿的咒骂熊胖子。

    云崖暖不知所以,这玩意和熊胖子有啥关系?难不成熊胖子还用脚丫子非礼你这老家伙了?

    待到问清楚了,他忍不住大笑道:“这事可怪不得人家胖子,是你主动坐上去的,还把人家脚丫子当椅子坐,你也不先看看,或者闻闻,就熊胖子那脚丫子,屎壳郎都能熏晕了。”

    古月鸣“哎呦”之声不绝,表示以后一定离胖子的脚丫子最少保持三米远,否则怕是那细菌密度,都悬沿着空气传播。

    没有医用棉,云崖暖只好用旁边的马齿笕擦拭,这玩意本身就是行气治疗浮肿的药材,对脚气一类的病症有疗效。

    但是中医在治疗这种菌群失衡病症时,见效是非常慢的,最快的方法也就是云崖暖现在的艾灸,把那些小水泡烤干脱落,然后在涂抹其它抗菌药物。

    看看似乎没有漏网的水泡,云崖暖让古月鸣就这么撅着通风,自己则用古月鸣的饭盆,在里面放了一层食盐,在炭火上加热。

    抄烫了以后,直接把滚烫的盐末洒在古月鸣的伤口上,又引来了一阵哀嚎。

    云崖暖一个劲的宽慰:“没事,就疼这一次就好了,滚热的食盐能加速伤口愈合,吸收含有病菌的体液,保持干燥,明天绷皮之后,咱们就开始用柔和的中药。”

    古月鸣疼的一身汗,嘴里不住的道谢,直夸赞云崖暖是好后生。他不知道的是,云崖暖是真舍不得用食盐给他治病,这玩意现在属于不可再生资源。

    好不容易把古老怪的脚气搞定,这家伙才倒地就睡,云崖暖还要守最后一班夜,也就卷了卷狼皮斗篷,尽量远离胖子的脚和古老怪的屁股,然后睡了过去。

    天明时分,几个人吃了昨晚的剩肉,煮了些开水喝饱了肚子,古月鸣抽空用山蒜杂碎,涂抹了一下屁股上的脚气,六个人才再次出发。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接天连地的碧绿,看久了就和看海一个道理,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甚至绿盲症,头晕恶心的难受。

    一路上倒是见过不少动物,风吹得见,但是这些家伙大多是食草动物,跑得快,机警性高,往往几个人还在老远的地方,看见草丛里好像刮了一阵风,画出一道线,那就是有动物正在草丛里飞奔,躲避六人的靠近。

    胖子枪不离手,但是奈何这破玩意也就五十米的准确射程,远了就是神枪手,也是没辙。所以这一路上哀叹最多的就是他,这货无肉不欢,看不见动物也就罢了,这一看见,胃酸就分泌过多。

    这家伙骂骂咧咧的,咒骂四条腿跑得快了不起,用木头棍子抽打前面的野草,发发火气,云崖暖倒是不担心,这不远处的河,就跟当年的北大荒似的,用瓢舀鱼就成,根本不怕饿死,最多吃的不过瘾罢了。

    时近正午,日头正盛,这地方一两里地能碰一颗两颗树,那都是多说,根本没地方躲避阳光,几个人看不远处有一丛灌木,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坐在背阴面休息,还是能凉快一些。

    云崖暖带头,朝着灌木丛走过去,中午到下午两点钟的太阳,是一定要躲过去的,否则晒中暑了就是大麻烦。

    正走间,一个白色身影在草丛里一蹦老高,窜出老远。

    熊胖子定睛一看,大喜过望,一抬手臂,计算落点,就要开枪。旁边的古月鸣急忙往前一扑,想要制止熊胖子,嘴里还喊着:“这个打不得...”

    “砰”

    一声枪响震彻狂野,古月鸣一句话没说完,胖子的枪已经响了,那蹦起来的东西跌落在地,云崖暖也早就看清楚那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是一只白的发亮的兔子,个头是真不小,估摸着有半人来高,不过在这一点上,大家并不觉得奇怪,似乎在这生命力旺盛的海岛上,一般的动植物,都会比外面见过的大上一些。

    有的甚至大上十几倍也不足为奇,云崖暖见过百十多米的大蜈蚣,应该算是其中翘楚了。

    看熊胖子拎罗着白兔子的耳朵,拖到几人面前,那古月鸣直拍大腿,一个劲的骂胖子手太快,怎么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开枪。

    熊胖子一翻小白眼,骂了句:“等你那便秘的话说完,这兔子的孙子都成年了,我上哪打去?”

    云崖暖很不理解,为什么古月鸣对兔子这么情有独钟,突然想到昨晚他要求自己给他疗伤,不由得浑身一震恶寒,心讨这货莫非是兔子?

    倒是可心,这小丫头脑子灵光得很,之前杀鱼杀麝,他都没阻止,还吃得乐呵呵,但是这白兔子,他却当了宝,要阻止熊胖子开枪,其中必有原因。

    她只是稍微一琢磨,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想到其中原委,竟也有些觉得胖子鲁莽了,这海岛透着诡异,越是靠近中心,越应该加倍小心才是,哪怕是迷信说法,在这里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古月鸣在那里碎碎念,胖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回骂,全是脏字。

    云崖暖看着胖子手里的白兔,全身一码色,没有一根杂毛,标准的玉兔。个头甚至比昨天打的香獐大上一倍有余,不由得暗暗咋舌,长这么大个头,这得活多少年。

    忍不得古月鸣在那埋怨唠叨,熊胖子脏字骂完了,也有点赖了,求饶道:“古老怪,不就是个兔子吗?又不是你亲戚,你在哪哀伤个鸟啊?你就说你一会吃不吃。”

    古月鸣斩钉截铁回答道:“吃!”

    “那你丫就闭嘴,这个墨迹!”熊胖子喷道。

    可心这时候也说话了,对着熊胖子说道:“你这事做的是有点鲁莽了,不过也不怪你,你事先也不知道这忌讳。”

    “啥忌讳啊?”熊胖子见可心说话,急忙转变态度,异常暖男。

    可心看着前方,渺渺茫茫极远处,那似乎可见的青烟缭绕说道:“古老猜测前面冰峰为玉山,是西王母的居所,不死药之所在。那你们也不想想,西王母画像下面都有那些动物?”

    熊胖子苦思冥想,西王母的画像,在早时候,过年常见,现在则不多见了。熊胖子还有些印象,扒了狗啃的想起来一些,说道:

    “有蛤蟆,金色的鸟,狐狸,对了好像还有兔子...我去,我莫非打了西王母的宠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