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长虫
    云崖暖听熊胖子说的实在不成样子,急忙矫正道:“熊胖子,是蟾蜍,三足金乌,九尾狐,玉兔,这多吉祥神幻的异兽,怎么到你丫嘴里,西王母听起来好像养殖专业户。”

    古月鸣疑神疑鬼,这也与他常年研究的东西有关,所以不免有些担惊害怕。但是熊胖子可不在乎这点传说,嚷嚷着,要是让他见到三腿鸟,九尾狐,照样一枪下去,给大火熬汤烤肉祭奠五脏庙。

    生火烤肉,古月鸣吃的满嘴流油,由此可见,这家伙信归信,但是绝对把神灵说作为利己靠山,与其说害怕神灵,不如说他是害怕得罪神仙,捞不到好处。

    这玉兔的肉质特别香嫩,超乎想象。竟有越吃越饿的感觉,古月鸣和熊胖子拿着两只腿骨,上面连脆骨筋膜都磕光了,还在那唆了骨头解馋呢。

    按理说,一般兔子肉属于很没个性的肉食,和什么炖在一起,就随什么味,但是这只真不一样。

    云崖暖有些担心的说道:“这玩意的肉,香味太浓了些,怕不是要传出老远,咱们赶紧灭火,撤吧,万一引来大家伙,该倒霉了。”

    熊胖子看着傻憨,但是心里机关多得很,急忙点头称是,几个人站起身来,把火扑灭了,顶着晌午的日头开始赶路。

    肉香四溢,徐徐飘至河边。

    一道足有几十米长的暗影在水中弯曲游动,不时探出卡车大小的脑袋,就见那青黑的脑袋上,竟然鼓起了一个肉包,好像个犄角似的。

    它被肉香吸引,一个转身游向岸边,压着草丛,就像一列火车一般,快速来到六人留下的篝火边上,深处细长两半的舌头,在那些碎骨头上舔了舔,然后是短暂的静止,似乎在沉思。

    很快,它重新动了起来,向着六人前进的方向滑行而去。

    自从进入海岛之后,所有人的体力似乎都在增加,感受最深的莫过于云崖暖,他几乎每晚都会做内功静坐,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活力越来越强,此时此刻,不由得将这种活力归功于可能存在的不死药挥发的药气。

    几个人顺风而行,看着一片片青草向前倒去,不由得感觉自己好像在倒退走路一般。

    “什么味道这么腥?”云崖暖鼻翼颤了两颤,不由得回头望去。

    风从身后来,腥味自然也应该是在后方。

    这一看,让云崖暖的头皮都麻酥酥的,只见遥远处,一条黑色的长线,好像游戏机里贪吃蛇似的,画着S形路线,正在朝着几人的方向赶过来。

    看这速度和大小,简直就是一列火车。

    “靠,快跑!”云崖暖来不及解释,此时此刻,分秒必争,用不了多久,这个大家伙就能追过来,凭这六个人,估计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这些人现在已经养成了良好的逃跑习惯,那就是有人喊快跑,比百米竞赛的枪声都管用,撒脚丫子就开始撂,所有问题都是边跑边问。

    “老云,咋了?”熊胖子边跑边问道。

    “老大一条,老大一条,不知道是蛇还是蟒,老大一条长虫,反正太大了。”云崖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

    让他惊讶的是,那条大家伙消失了,就连腥味都闻不到了,让他不由得诧异,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其他几个人回头,也没看到云崖暖口中的怪物,不由得一起停住了脚步,不过他们不会相信云崖暖看花了眼,这家伙从开始到现在,很少掉链子,几个人对他的判断已经达到盲从。

    熊胖子往前一指,喊道:“哪有一座小山,咱们爬上去瞧瞧。”

    果不其然,在靠近水边,有一座凸出地面的山包。高度大概有几十米,一侧慢坡,角度不大,应该比较容易攀援。

    只不过,在这一片平坦的地方,伶仃冒出这么一座山包来,怎么看都显得突兀,特别不协调,但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从来都是出人预料,别说在这弄一个山包出来,就是弄个美女雕像来,也只能欣赏。

    六个人奔跑着来到山包前面,这山包远看黄了吧唧的,近处一瞧,湿捞捞。

    上面疙瘩琉球,用手抓着这那些凸起的包,很容易攀爬。熊胖子一边爬还一边说:“这山包子咋这么潮,太阳暴晒都不干燥。”

    云崖暖也一个劲的称奇,说:“按理说这么湿润的地方,应该长草长树,这家伙就是一秃包,估摸着这湿土特殊。”

    这山包的表面很硬,但是又渗水,熊胖子用手扣了两下,拽下来一块土皮,薄薄的一层,特别坚硬,倒是可心指着水面说:

    “你们看,这山尾直接甩进河里,估计是渗水就是因为与河水相连。不过为什么不长植物,我也说不清,估计这原本是石头山,被水润的久了,才有些酥软,不过依旧不适合植物生长。”

    几个人姑且听之,反正这丫头的猜测,不过这老树皮似的硬土壳,七裂八瓣的,倒是方便他们爬坡。

    这土包或者是石头包,也不过就是几十米高,斜坡角度不大,爬了十几分钟,几个人来到顶端。草原平坦开阔,这一登到高处,视野极其宽广。

    那些藏在草丛里的野兽,在风吹草低之时,再也无所遁形,看的熊胖子直舔嘴唇,那成群的羚羊,在河边悠闲漫步的丹顶鹤,奔腾的野马,都呈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几个人此时此刻才知道,原来看似孤孤单单的旅行,其实只是假象,这草原隐藏之内,到处都有生命在生活繁衍。

    只不过,那火车也似的大长虫却依旧没有踪影,让云崖暖有些纳闷。那不仅仅是眼睛看到的,他的鼻子才是第一发现者,那股子腥味,难道也是幻觉?

    熊胖子在这石头包上面,左右瞄了一圈,没看到云崖暖口中的大长虫,倒是发现了别的好东西,他喊道:“老云,你看那是啥玩意?”说着,指向石头包最高处,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喊道。

    云崖暖眯着眼睛仔细一瞧,那东西浑圆锃亮,有着晶体琥珀之光,就好像一颗巨大的宝石,镶嵌在石头之中,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天成地养的宝贝,只不过个头实在太大,直径比熊胖子都长,根本没法带走,除非砸碎了。

    熊胖子就是这么想的,熊王神朔已经拎出来,在手心吐了一口唾沫,就要抡榔头砸碎了带走几块,云崖暖急忙拦住他,说道:“这玩意砸碎了也就不值钱了,不济就是个碎玉之类的矿石,沉甸甸的,值不了几个钱,咱们带着得不偿失。”

    熊胖子略微一沉吟,似乎是这么一回事,不过眼看着宝贝拿不走,心痒难耐,总觉着自己带不走,那还不如砸碎了实惠。

    就在他犹豫沉思的光景,玛雅突然指着不远处,九转十八弯的河水中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