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章 三间石屋
    古月鸣坐在兔子皮上,身上披着獐子皮,在篝火边一边烤火,一边呼吸吐纳。别看他身体似乎羸弱,熊胖子都直抽鼻涕,可是古月鸣似乎没什么事,养气功夫可见一斑。

    “不知道老云他们怎么样了?哎!”熊胖子叹了口气,在防水包里抽出一根烟点着了,使劲抽了一口说道。

    古月鸣长吐一口气,足足吐了三十几秒,才搓了搓双手,干擦两颊,睁开眼睛慢慢说道:“一切自有造化,想也没用,还是想想我们以后怎么办吧!”

    熊胖子抽了一口烟,吐了一口唾沫说道:“能怎么办?往前冲呗,反正劳资宁可死,也不会在这破岛上困一辈子。”

    古月鸣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去海岛中心是一定要去的,不过你要节省使用子弹啦,咱们也需要储备一些物资,否则冰山一段很难熬过去。”

    熊胖子看着眼前的火堆,点了点头说道:“子弹咱们以后尽量不用了,大不了吃鱼,不过必须在弄些皮毛,否则你们俩得冻死。”

    正说着,狼皮里面的女人打了一个喷嚏,醒转过来,张嘴就是一串碎碎念,熊胖子知道这是什么语言,但是自己不会,打着手语,加汉语问对方要干嘛。

    听到汉语,那个女人竟然眼睛一亮,用比较生硬汉语说道:“有水吗?我要喝水!”

    熊胖子一拍大腿,笑道:“会说汉语就好,吓死我了!”说着,把已经烧开,在铝盆里放温的水递了过去,那女人支撑着坐了起来,狼皮滑落露出一片雪白。

    古月鸣小脑袋瓜急忙一转,却看到了熊胖子的后背,不由得暗暗骂着死小子护0使者,一点漏也不给。

    看到熊胖子的眼神上下漂移不定,这女人才醒觉,往下一看,不由得脸上一热,不过倒是没有拘谨的意思,因为一只手拿着铝盆,另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她没办法把狼皮拉起来,只好尽量的缩了缩后背,让那看起来没有那么突兀。

    喝过了水,她把狼皮拉了上来,身体有了些力气,坐直了,拿着熊胖子递过来的烤鱼慢慢吃了起来。

    三个人聊了一会,才知道这个女人叫安娜,父亲是华夏人,在大俄做生意,娶了她的母亲。父亲姓罗,所以她有个中文名字叫罗明媚。

    不过她本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混血,金黄色的头发,白的耀眼的肌肤,标准的欧洲人长相。熊胖子心里嘀咕罗父被戴绿帽子可能性。

    她看到自己的内外衣都在火边的木棍上熏烤着,对着胖子说了一声谢谢,熊胖子大手一挥,来了句:“这都小事,有啥可谢谢的,下次我还给你脱......”

    一下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但是旁边俩人却全当成了他开的玩笑,笑的不可开交。

    衣服干的差不多了,熊胖子把衣服递给罗明媚,这女人躲在狼皮斗篷里换好了衣服,肚子里有了食物,又遇见了活人,她现在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当她离开狼皮斗篷,站起身来,看着熊胖子,一路上的悲欢离合,尤其是自己孤苦的这两天,所有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抱着熊胖子的熊腰,大声哭了起来。

    第一次有女人投怀送抱,而且是个绝色,熊胖子飘飘欲仙之余,自己两只手好像婴儿一般,不知道该往哪放,咋呼了半天,才往下一落,放在了一团弹性的边缘。

    如果没有遇到熊胖子,罗明媚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变成草原里的一只活死人,她没有引火的能力,吃生鱼,喝生水,根本无法坚持很久,更不用说到处是危险的生物,随时可能要了她的命。

    原本她已经放弃了,所谓的行走就像是一个仪式,对自己告别的仪式,但是老天让他遇到了熊胖子,那么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草原上,他们不敢不留守夜之人,古月鸣年岁在那,熊胖子嘴上欺负他,但是还真不忍心让他守后半夜,于是让他守第一班,罗明媚第二班,自己则守第三班到天亮。

    只有一个狼皮斗篷,这么冷的天,他们就算穿了衣服,也不可能在篝火边露天睡,好在罗明媚似乎看到了熊胖子支支吾吾尴尬什么,很主动的召唤他也钻到狼皮斗篷里,一起沉沉睡去。

    熊胖子迷迷糊糊睡着之前,感觉到沉睡之中的罗明媚,使劲的贴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暗自得意胖子冬暖夏凉的好处,转而想到了可心,琢磨着自己这算不算出轨,不过貌似可心对自己没有啥意思,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中一个大翻身,美女入了怀了。

    古月鸣借着月光火光看了看俩人的面相,捋了捋胡子,笑着来了一句:“男圆女方天作良,熊腰磨臀子孙昌,这小子运道不错......”

    ......

    四天后,清脆的草地已经变得有些灰黄,随着海拔越来越高,草却变得越来越矮,不过树木倒是开始多了起来,气温越来越低,有的时候晚上,竟然已经开始下白霜,早晨起来的时候,装着汤水的铝盆上,都会凝固起薄薄的一层冰碴。

    在高原上行走着三只队伍。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向着一片银装素裹的山峦走去。

    艾达和濑亚美彼此间离得远远的,但是又保持能看到对方的身影,没有任何交流,但是却都不时的看看对方是否还在,他们之间并不友好,但是却都知道,离不开对方。

    俩人身上披着绑着各种颜色的兽皮,有大有小,就像一个盔甲,想来是一路上猎杀的动物。

    熊胖子带着古月鸣和罗明媚走在荒原上,他们的行头就好看多了,都是大张的兽皮,最好看的是一张雪豹皮,穿在罗明媚的身上,白对白,耀眼如雪。

    熊胖子披着狼皮斗篷,腰上缠着一张棕熊的皮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野人,老远看上去比熊都大。

    古月鸣则穿的花里胡哨,不过全身也护得严严实实的,漏脚趾的鞋子也用皮毛补好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卡通童鞋,很有爱。

    云崖暖他们的衣服就很整齐,有三个巧手的女人,不管什么皮毛,都能弄成很漂亮很舒适的模样,尤其是云崖暖脖子上围着一个雪白的毛领。

    是用整张银狐皮做成的,两个眼眶就是扣眼,用绳子绑在脖子上,配上一把军刀,真有点雪山飞狐的意思。

    茫茫雪山就在眼前不远,估计不需要一天的路程就能到达,他们都准备了很多的食物,至于淡水是根本不用担心的,雪山上最不缺少的就是淡水。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他们正准备安营扎寨,却发现不远处有一所黑石砌成的石屋,看样子并不大,样子很粗糙,不知道已经伫立在这里多少年月。

    “嘿,这下不用帐篷了,咱们去哪屋子里瞧瞧!”云崖暖说着,拔出了军刀和手枪,当先走向那黑色的石屋。

    与此同时,另外两只队伍也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石屋,没有意外,他们都选择打开门,走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