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诡异石屋
    走到近前之时,几人才发现这石屋简直粗糙到了极点,石头并不整齐,七拧八挣的堆砌在一起。若不是当中有一门洞,还以为就是一堆杂乱的石头。

    云崖暖左手端着手枪,右手持刀,先用刀柄敲了三下门洞,听听里面的动静。这地方万千年没人进来过,鬼知道里面有没有住进什么兽类。

    敲完急忙后退三步,注视着门洞,然而寂静无声。

    云崖暖打开手电,沿着洞口照进去,里面黑漆漆一团,看不真切,转头看了看周围的荒草,计上心来。

    反正都要生火,他就叫三个女生收集枯草和树枝,背包里不少肉食,不过为了节省,他还是去河边弄了几尾鱼来。

    回来时,篝火已经燃起,三个女人弄了好大一堆干枝枯木,这里天气寒冷,站在高处已经可以看到很远处的雪线。土地不再是黄色和红色,而是颜色渐深,树木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开始出现松柏这些易燃的木头,让他们夜晚引火方便了许多。

    云崖暖把活鱼递给玛雅,让小丫头去鳞和内脏,然后用军刀挑起一截燃烧正旺的松木杆,到了洞口轻轻一甩,扔到了石屋当中,里面情景这才明朗许多。

    一座巨大的石台放置于墙角处,想来是做床使用,其外里面则空无一物,但是云崖暖依旧有些犹豫,这座石屋出现在这里太过突兀,而且这样粗糙的建筑,怎么能够这么多年还没有塌方,其中难明之处太多。

    正犹豫间,天色突然阴沉下来,厚厚的云层遮蔽了最后一抹晚霞,雷声隐隐,大风起,吹得荒草咧咧直响。

    “要下大雨了,快把篝火和柴火移到石屋里面吧!”可心看了一眼天空说道。

    云崖暖见此光景,也不在疑惑,这石屋不大,一眼望穿,倒也不怕有什么猫腻。万一真有巨兽居住在这里,自己在外面安营反而更危险。

    这洞口不大,自己一会弄些木棍绑个巨鹿马放在门口,有刀有枪,反而更容易抵御侵害。

    思量至此,云崖暖招呼她们开始忙碌起来,燃烧的柴炭也不浪费,用树枝一点一点的移动到石屋里,柴火分量足够,但是云崖暖还是趁着大雨之前,去外面寻了不少干木回来,以备不时之需。

    万一这大雨下个两三天,他们也不至于挨冻。

    云崖暖一走进石屋,不由得失笑道:“这么大点的石屋,竟然还弄个后门!”

    这小石屋里面黑洞洞的,走近一看,才发现入口的斜对角还有个窟窿,所以云崖暖有此一说,玛雅眼尖,疑惑道:“那个洞口怎么是黑漆漆的?”

    这句话引起了所有人的警觉。

    不过转头看向入口,发现也是黑漆漆一片,料想是外面云层太后,天色大黑了。不过云崖暖依旧不放心,来到斜对角的洞口,拿着刀枪,仔细的向着外面看过去。

    让他惊讶的是,斜对角的洞外漆黑一片,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外面云层再厚,现在也不可能黑到这般境地。

    于是他打着手电朝着里面一看,不由得招呼几个女生过来,说道:“你们看,这洞口不是通往外面,而是连着另外一间石屋,刚才怎么没注意,这是两栋石屋相连的?”

    几个人在石屋前寻找木柴干草,确实没怎么注意这石屋后面是什么样的,此刻倒没觉得有何不妥,看第二间石屋里面空荡荡,与他们所在的石屋几乎一模一样,他们也放下心来,回到篝火边,吃喝起来。

    云崖暖制作了简单的巨鹿马,放在了两个洞口处,但是依旧排班守夜,不敢疏忽。

    有了石屋,不需要帐篷,铺上狼皮斗篷,下面铺着烛九阴和其他兽类熟好的毛皮,舒适安逸的很,不多时,除了第一班守夜的玛雅,全都沉沉睡去。

    在另一处,一个同样的石屋之内,熊胖子抽着烟,正在烤全羊,羊是羚羊。

    这家伙一边流着口水咽着唾沫,一边小心翼翼的熏烤,旁边的古月鸣和罗明媚也不时的舔舔嘴唇,显然是馋的够呛。

    “不对,不能滚动这么快,看我来!”罗明媚的声音和戴安娜有点像,略带沙哑,听起来暖洋洋的,她所在的民族,最喜欢烤肉,看到熊胖子转动湿木杆的速度太快,急忙指正,并且接手烤肉工作。

    有了同伴,这女人似乎彻底活了过来,不再是开始相遇时的木然,这一活波起来,古月鸣和熊胖子才发现吃货的最佳定义,那就是罗明媚。

    这女人不仅仅爱吃,而且会吃。最让熊胖子惊艳的一次,是他与一只野猪狭路相逢,没舍得用枪,就用熊王神朔硬把野猪腰打折了。

    军刀放血之时,这罗明媚精神抖擞,用铝盆和一张熟好的兽皮,把那些野猪血都收集起来,然后喜滋滋的拿着猪大肠去河边洗了一个干净。

    回来后,用捡来的鸟蛋蛋清混合猪血,做了一个东北特色的血肠,把个熊胖子吃的,都快横竖一般粗了,一个劲的夸赞罗明媚简直是标准的东北媳妇。

    其实这也不奇怪,在大俄做生意的,以东北黑省人最多,而罗明媚的父亲正是那里人,她小时候也去过几次,吃过不少次原汁原味的杀猪菜,这吃货就爱研究吃,自然学会了这道菜。整整一只野猪,就没有浪费的地方。

    不过据这大洋妞说,她最擅长的是酿酒,米酒果酒都会,因为他父亲就是做酒类生意的,这方面门清,只可惜没有合适的容器,否则几天时间,就能弄出野果酒过瘾。

    这个无酒不欢的民族,女人也一样能喝爱喝,每当说到此处,就和色男见到美女似的,两眼放光。同样的,每当如此,熊胖子都有此生得一知己足矣之感。

    然而,每当如此,古月鸣都脑袋疼,这俩人在一起除了研究吃,还是研究吃,至于冰山雪地,俩人提都不提,完全一副游山玩水的态度,一向自诩孔明在世,参透天机的古老怪,对这俩不听话的大头兵也只能默默无语两眼泪,此恨绵绵无绝期。主要是自己孤单啊,不由想念那最水嫩的七姨太......

    第三间石屋内,艾达和濑亚美一人一个墙角,听着外面的闷雷声,侍弄着身前的火堆。两个火堆,一人身前一个,彼此间毫无交流,就好像对方只是空气......

    然而,除了若有若无的闷雷声,雨却一滴也没有降下来,一夜无话,云崖暖守最后一班,然而他看着手表,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是天明时分,可是入口处石洞,依旧是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一丝光照射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