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明知可为不可为
    可惜古月鸣没办法看到熊胖子和罗明媚与自己镜像的对话,否则他一定会更加确认自己的相术无敌,多般配的俩人啊!

    古老怪现在很忙,一边向后跳着脚,一边手掐剑指,口中念念有词,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能请的都请了,但是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根本不怕。

    而且嘴里始终,满是侮辱的言语,都是古老怪内心中的龌龊,只不过这他的言语对于一个老油条来说,真的没有什么杀伤力。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跳脚念咒,一个碎碎念,彼此喷唾沫星子玩!

    濑亚美前面的幻影已经消失,几乎在那幻影出现的一瞬间,她的刀就刺了出去,根本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她是个完全利己主义者,对面的人和自己一样又如何?自己总是要出刀的,何必等。

    另一个石屋里,艾达跪在地上,手里拿着圣经念咏着,她以为,这幻影是神的责备,同样或许也是赎罪的机会,她在祈求原谅。

    濑亚美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自从吃掉皮特和卡芙之后,她发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灵敏,一刀下去,并没有见血,那么这个身影便是虚幻的,自己还在黑色的石屋之中,她必须找到那个关键。

    云崖暖前面的镜像身影也消失了,一道完美的银色刀光,结束了那身影的内心剖析,云崖暖收刀之后,突然笑着说了一句:“SB,这旁边可没有外人,所以我真的会出刀!”

    到了此时此刻,他怎么还能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可能根本与所谓的空间扭曲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就是一个幻境,与当初被碧玉骷髅吸进梦中差不多,只不过他找不到这个幻境的破绽。心神定,那个与自己一样的幻想便会消失,与刀无关。

    他去推动那些黑色的墙壁,因为他考虑,如果是幻象,那么这些石墙应该一钻就透才是,然而并不如他所想,墙壁结实的很,根本无法走出去。

    用刀背猛然砍向石墙,没有火星四射,这让云崖暖更加确认这是虚幻的幻影,但是自己依旧没办法走出去,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鬼砌墙。

    多名诺贝尔量子物理学家曾经验证,物质世界完全是由能量波组成的,无论金属还是木头,乃至于人类,求到最根源的时候,只是能量波。

    这个世界并不是如既有知识所了解的结构。

    人类所认识的物理实体世界,其实一点也不物理、一点也不实体,事实上,跟物理、实体根本差很远。这个理论一再地被多位诺贝尔得奖的物理学家证明过,其中尼尔斯·玻尔就曾说过:如果量子力学没有吓到你,那表示你还没搞懂它。每一个我们称为真实的东西,都是由不真实的东西组成的。

    这个学说,几乎与佛道两派的教义完全符合,色相世界,皆为虚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物理与天文教授说:不要再反抗,接受这个不容争辩的结论。宇宙不是物质的而是心智与心灵的。

    这个最原始,最根源的能量波就是万物始动的根源,连时间都不能逃脱这种结构。思量奇门遁甲之中追寻的永动的一,那在有和无之间,看不见却一直存在的一阳动,是否指的就是这种能量呢?

    真的窥得这种最原始的构造,是否可以像神话传说中一般,穿墙透视,犹如神仙?

    答案是否定的,就像云崖暖现在一般,明知可能是虚幻,但是竟然走不脱,其原因或许不再物质本身,而在于大脑中亦或是基因之中,早就打上了枷锁。

    云崖暖不懂这些量子物理,但是却明白,或许无法通过,只是因为自己告诉自己,那是不行的。但是他就是说服不了自己,告诉自己那可以,他办不到。

    与他不同的是可心,这小丫头终于被惹火了,但是以她的心智,还不至于被简单几句话气疯,完全失去理智,她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状态,第一次对着一个人形出刀。

    幻影消失的同时,她已经猜到,这一切就是幻想,她尝试穿墙而过,但是没成功,她很清楚意识在基础能量波结构量子物理理论之中的重要性,但是她更加明白,自己做不到,能做到的都是疯子。

    所以,明知是虚妄,她的身体也告诉自己,那里走不过去,就如在梦中,我们在梦中的墙围里,一样逃不出去,有着不可抗拒的阻力,甚至我们自己都想不通,这阻力来自于何处。

    若是问佛,则会告知:身未空,心未空,法眼不明,万丈红尘缠身,如何得过?

    若是问道,则只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所以佛要问禅,净身净性,回光自照,以图窥见真相,真相既空空。

    所以道也打坐,物我两忘,天人合一,以求融入道中,道既天机。

    红尘凡人,即便是最权威的量子物理学家告诉你,那堵墙只是能量波,只是与你的波段不一样,你感受下共振,就能穿过去。

    但是,人们依旧没办法做到。除非有一天,有一个人做到了,并且有人看见,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成功,人的内心,想要去相信,真信,是非常难的一件事。不信则无!

    云崖暖,熊胖子他们都是凡人,在万丈红尘打滚,贪财好色,修身不修命,如何做到这一点,他们困在明知是幻象的幻境之中,却无法自拔。

    或许有一个人除外。

    玛雅睡醒了,伸了一个懒腰,发育越来越好的身体,美得让人心动。

    她突然瞥见了旁边等候了不知多久的另一个自己,甚至没等对方说话,她就先说了一句:“我是我,你是你,你模仿不了我,你还不明白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本就深邃如北冥的眼睛,愈加神秘莫测,那种眼神散射出来的光芒,是云崖暖他们从未见过的,或许,这才是玛雅的真容。

    幻影一句话也没说,凭空消失了,玛雅看都没看那幻影,她什么时候消失的都没理会,而是转头四面看了看,竟然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走向黑色的墙壁,没入其中。

    穿墙而过,外面碧空旷野,清风习习。

    玛雅回头对着黑色的墙壁说了一句:“你再不走,我可生气咯,我有手枪的!”

    言罢,黑色的石屋消失,只留一片空地,上面篝火冒着青烟,依旧未熄。

    云崖暖,可心,戴安娜愣愣的看着消失的一切,好半天无法言语,然后三个女人扑身而过,四个人紧紧的抱在一处,生怕对方又消失了去。

    熊胖子吃着冷肉,喝着凉水,他肠胃好,也不怕坏肚子,不过这冷食入胃,尤其是冷肉配冷水,简直就是胀气的标准配方。

    小黑屋里面就听到“咕噜噜噜”一通内气攒动乱响,然后由女高音渐变男低音的一长窜臭气喷射而出,熊胖子“哦买噶”的叫了一声,顺便翻了一下白眼,好像来了那啥一般,一个爽利。

    臭气弥漫,熊胖子首当其冲,差点没被自己的屁臭的噎死,使劲咳嗽了两声,满屋子乱窜,找空气略微新鲜点的地方。就这味,屎壳郎都受不了。

    正跑着,黑墙消失了,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如同闪电一般,向着远处跑去,熊胖子枪法好的基础就在眼睛上,一打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只银色的狐狸,但是尾巴很特殊,好像孔雀开屏似的,一大嘟噜,心里不由惊道:“我靠,西王母的宠物九尾狐?看枪!”

    “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