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雪线(沙漠卷末章)
    一枪打过去,溅起一朵血花,那洁白的小狐狸扑愣在地上,乱动挣命。

    熊胖子几个跨步冲过去,拎着尾巴拿起来,嘴巴一撇,骂道:“妈的,不是说好九尾狐吗?咋就俩尾巴?这小的,都不够做顶帽子!”

    古月鸣正念咒呢,一股臭气熏天,紧接着黑屋子消失了,然后听到一声枪响,看到熊胖子拎着的东西,吓得一脑门子大汗,这混小子,快把西王母的宠物得罪遍了。

    “哎哟,我说熊胖子,这玩意杀不得啊!”古月鸣都带着哭腔了。

    “啊?这样啊,还准备用这个给你做顶帽子,你害怕那就算了!”熊胖子闷声闷气说道。

    古月鸣噶喽一声,把后面的话生生憋住,来了句:“哟,你看这大小,我带应该正合适......”

    濑亚美的速度很快,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她懒得知道原因,因为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到她想杀人,但是可惜,身边只有艾达,她还需要这个女人解闷。

    一个两条尾巴的白色小狐狸丧身在那很短的刀下,濑亚美捡起来,在那汩汩冒出鲜血的伤口上允吸着,就好像一个哺乳的婴儿,一脸的满足。

    ...................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切都突然消失了?”可心向着云崖暖问道。

    云崖暖自己也晕着呢,哪里知道真相,摇了摇头,一脸的迷惑。

    玛雅却说道:“我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很漂亮,我去捉它,但是它跑了,然后屋子就消失了!”

    “狐狸?”云崖暖一愣神,心想这和狐狸有什么关系。

    但是转而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说道:“我知道了,是狐仙!”

    可心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这个你也信?”

    戴安娜和玛雅则一个劲的问狐仙是什么东西。

    云崖暖自幼在东北,而东北早期萨满很盛行,也就是所谓的跳大神。

    跳大神请的神,都是蛇仙,鹰仙,狐仙这些,所以云崖暖倒是懂一点。自古巫医不分家,他本是医学世家出身,这自然使得他了解的更多一些。于是就给你个女孩子讲了他身边人经历过的一件事。

    小时候在他所住的村子里面,有这样一个病例。

    一家男主人天天昏沉沉不可终日,有的时候走路,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得哪躺哪。而且特别好房事,几十岁的人了,成天要,天天梦里也要出一次两次。

    求医问药多家医院,根本治不好,检查根本就没有任何毛病,也没法下药。

    后来还是云崖暖的奶奶,让他找个大神看看,农村以前就是这样,医院看不好的病,那就找神仙,所谓的宗教利己主义者。

    大神来了,猛灌两瓶白酒,用大母脚趾头在老炕沿上蹦跶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了神,声音凄凄问道:“你为何堵我房门,用水溺我,我梦中求饶,你亦不理不睬,反而变本加厉,今日不迷得你元阳溃散,决不罢休!”

    这一家人才知道了原委。

    原来这家男人在自家后山开荒,推草砍树,做良田。

    挖着地,就挖到了一个狐狸洞,这人也是讨厌,用了一块大青石头给堵住了,在院子里的抽水泵接了水管,伸进去一通灌水。

    当时是想要把狐狸灌出来,杀了卖皮,那玩意在当时还是稀罕物,尤其是碰到白色或者红色的好皮毛,价值不菲。

    狐狸没灌出来,当晚这家男人就做了一个梦,一个白胡子老头在梦里求他别在毁它的房子,邻居住着,自当以礼相待。

    这男人不知好赖,浑没把梦当回事,又去灌了几次狐狸窝,甚至还沿着山脉寻找是否有其它出口,无果之后,也就把这事忘了。

    没多久之后,就得了这个羞人笑人的病,身体一天天的衰败。原来能抗二百斤麻袋的汉子,虚弱的走路都打晃,这才开始求医。

    得知真相后,他家里人把青石移开,烧香献酒,又把洞口重新植了草,这才算完事。

    不过那男人的身体也没有恢复之前,只是病情不再加重而已,想来是肾精耗损太过,补回来是不可能了。

    人物异类,狐则在人物之间;幽明异类,狐则在幽明之间;仙妖异类,狐则在仙妖之间。

    在东北有些地方,人们对狐狸是很小心对待的,轻易不敢招惹。惹之易犯邪病。

    这种狐仙崇拜,在古时候更甚,多为闺中少女和一些贵妇,都信奉祭拜狐仙,求好郎君,求拴住郎君。甚至有无狐不成村的说法,可见这种崇拜之盛。

    戴安娜看得出云崖暖不是瞎掰吓唬几个人玩,于是很认真的说道:

    “若真是如此,人这万物之灵的称号,真的有些是笑话了。一只狐狸竟能制造幻想,使人生病,让人困顿不出,这不是比人更厉害的能力吗?”

    可心则摇头说道:

    “它们终究还是怕人,能躲则躲。我想狐狸制造的幻象,可能就像是现实中的吹眠术一个定义,虽然神奇,但是终究不是无解。就像狼比人耳朵聪敏二十几倍,熊比人的力量大十数倍,但是终究还是无法与人相比。

    我想,这可能和存在进化的时间有关,在山林里随便找个动物昆虫出来,可能都比人类在地球的历史要长很多,在这么漫长的进化下,大自然肯定会赋予它们生存的特殊技能。”

    “那我们人类的技能是什么呢?大自然赋予了我们什么?”玛雅疑惑的问道。

    这句话还真把可心问住了,好一会,才说了句:“估计人类在这里的时间还短,没到进化的年限,所以显现不出来,估计以后会有的,嗯!一定会有的!”

    说完,可心急忙招呼云崖暖弄吃的,生怕鬼子六再问下去。

    那些已经烤熟脱水的各种兽肉,他们都尽量先不吃,留着在雪线以后,寻觅食物困难的时候接济使用,避免挨饿。

    雪线就在不远处,最多一天的路程,所以云崖暖在这里捕捉了很多鱼,烤成鱼干,作为最后一次物资储备。

    他们的背包很沉重,有食物,有帐篷,有干燥的草药,还有并不多的果干,但是这种沉重却给予他们安全感。

    傍晚时分,来到雪线边缘,这里应该还不是所谓的主峰,因为坡度并不大,但是丘陵起伏,有很多山沟,想来会对他们的前进带来很多不便。

    云崖暖看着越往上越厚的积雪,吧唧吧唧嘴,随即有了好主意,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咱们今晚就在这雪线扎营,看我弄个好的运载工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