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谧夜水声
    由草原进入雪线,这里的树木比草原上要多了一些,不过依旧很稀疏。

    这些树木大多是耐寒的针叶松,稠李树,还有一些大山丁子,这些树木在零下四十多度依旧可以存活得很好。偶然还能看到一小片白桦林,倒是有了来到东北和内蒙交界的感觉。

    地面上有些荒草,土姜干枯的根茎,还有一些低矮的榛子灌丛,想来这雪山上,也并不是一直冰峰雪盖,应该也有季节的变换,否则这些草科植物根本无法生长。

    再这样的环境下生火其实不比雨林困难,甚至还容易一些。因为再这样的环境下,空气中的水份很低,而干燥的空气,就能让他们获得非常易燃的树枝枯叶。

    尤其是那些干枯的红松枝杆,里面含有丰富的油脂,点着了以后,一般的小雨都浇不灭。松树的木质最适合做烧柴,因为树杆的纹理都是瘦肉一样的顺茬,质地脆硬,放在腾空出,一脚踹下去,七裂八瓣,连劈柴的工序都节省不少体力。

    云崖暖弄来不少胳膊小腿粗细的干枯松木杆,和一些草藤,然后让几个女人和自己一起围成一圈,尽量遮挡明风。

    然后把枯草放在手心,尽量让鸟窝状的枯草周围温度高一些,更容易达到燃点,戴安娜则用火石使劲的不停摩擦,让那一簇簇火星喷射到枯草上,十几分钟后,那团草蓬“轰”的一声轻响,绽放出了蓝底金头的火焰。

    有了这一点明火,一切就都变得容易起来,将枯草放在一排树枝铺好的底座上,然后将那些踹折松木时,崩出来的碎渣放在明火上,不一会篝火就熊熊燃烧起来。

    “给你弄点好吃的去,等着哈!”云崖暖说着,跑到一颗很粗状的松树跟前,几个攀援,来到树冠之上,紧接着一个又一个黑色的松塔被他扔到有着稀疏荒草的地面上。

    云崖暖喊几个女生过来把这些松塔都带到篝火边上去,然后又在一簇榛子树上面摘了半天果实,这才回到篝火边。

    他把火底已经燃烧差不多的黑炭拨弄出来,然后将那些松塔和摘的榛子埋进黑色的炭里,让几个女生去河边舀些水来烧沸了喝。

    自己则跑到周围,挑选那些小腿粗细的红松开始用军刀慢慢砍断,足足弄了十二三根,弄回营地,戴着手套开始清理上面满是小刺的树皮,露出里面冒着特殊清香的树质。

    清好了树皮,几个女生的鱼汤和烤鱼也做好了,他们依旧缘着河流而行,毕竟河里的鱼是他们在雪山的物质保障。

    只不过,这面河里的鱼没有草原上那么密集了,需要戴安娜用凤凰军刀做的长矛,在岸边插鱼才行,不能做到瓢舀鱼的好事。

    吃饱喝暖,几个女生忙活着把帐篷支起来,云崖暖选了一个比较陡的山坡,背靠着山坡安装帐篷,这里基本不会下雨,只可能下雪,不存在泥石流这样的事,而且山上只有薄雪,想要雪崩也不可能,所以靠山最安全,也比较防风。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云崖暖把埋在黑炭里的榛子和松塔拨弄出来,用军刀把柄在松塔上轻轻一砸,具有无数棕黄色的松子散落出来。

    用刀柄砸开,放在嘴里,酥脆满香,几个女生有了零嘴,一个个开心的好像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嘲笑彼此的吃相难看。

    云崖暖看着欢快的三个女生,心情也被影响,莫名的很欣慰,也很温暖。

    他只吃了几颗,全为了补充维生素B,毕竟在这干寒的天气下,人很容易生冻疮,而维生素B,可以防止这种现象的发生。

    随后,就开始用搭乘员军刀修整那些小腿粗细的松木杆,挑选粗细相当的位置,斩成等长一米五左右的木杆,粗的一端修成船头形状的斜坡,然后用军刀将那斜坡修的光滑无比。

    借来戴安娜的凤凰军刀,在这些松木杆前中后钻了三个洞,将绳索在这些小孔之间穿过去,上面横上一根横木绑紧,一个结实奈造的雪爬犁就做好了。

    到时候几个人身上的背包和食物,就可以放在这个一米多长的雪爬犁上,在雪上滑行,尽量减少几个人的负重。

    因为云崖暖很清楚,这些积雪会随着深入雪山,而变得越来越厚,他们必须尽量减轻负重,才能在雪地上更好的前进。

    否则,背着沉重的背包,不但自己累,而且踩到厚厚的积雪上,很可能直接陷到大腿根,一天怕是也走不出几里路。

    .................

    熊胖子沿着一条细小的支流前行,他们没有试图横着寻找主干水流,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此刻三人在一个背风的山谷里,裹着狼皮斗篷睡得正香。

    最远处,濑亚美和艾达一左一右,离得老远,各自坐在一棵大树下,将身上裹得严严实实,身前一堆篝火,她们每当生火的时候,都会想起云崖暖,因为是他让他们学会了如何钻木取火,如何寻找火石。

    黑夜已经过去大半,云崖暖接替了戴安娜,在篝火前守夜,静夜无声,尤其是在有雪的地方,雪层成了最好的隔绝层,吸收消减了大量的噪音,让世界变得那样安静,火苗燃烧的呼呼声,无形中被放大了无数倍。

    “啪!啪!啪!”

    突然,远处河流处,有河水拍击溅起的声音,云崖暖起初并没有太过在意,那条河挺深的,有个把大鱼晚上睡不着,折腾两下很正常。

    可是,当这拍击声持续了几分钟之后,他立刻警觉起来,把手放在用凤凰军刀做的长矛身上。

    他不会第一时间选择手枪,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子弹,而搭乘员军刀过短了一些,倒是这硬木杆的长矛,更趁手的多。

    此时此刻,他相信那声音绝不是大鱼在玩水,而是某种体型相对较大,力气很大的东西在水边捉鱼,亦或是追逐猎杀其他跑入水中的动物。

    因为那拍击折腾水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开始沿着河流上下移动,云崖暖吐了一口气,把三个女人叫醒,指了指声音传出来的方向说道:“我去看一下,你们子弹上膛,就躲在篝火后面!”

    说完,提着长矛,尽量压低身形,猫着腰,朝着水声大作的方向无声的跑过去。

    已经可以远远的看见河流,只见一个黑影正在河边使劲的折腾,溅水声不时传出来,然后是咀嚼的吧唧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