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马杀鸡
    云崖暖此时此刻很庆幸选择在逆风的山坡下安营,那一个小小的拐弯,几乎遮住了三面火光,除非在他们来处的方向,否则别想发现篝火。

    借着朦胧的月光,他已经看出来,这是一只黑瞎子。

    这玩意也叫亚洲黑熊,体长一米半以上,最大的重量在三百多斤,而他眼前这只,应该并不算强壮,大概二百多斤的样子。

    云崖暖舔了舔嘴唇,看那黑熊吃得正香,也不打扰。黑熊有冬眠的习惯,看这家伙猛吃,估计是在准备冬眠的粮食。

    他笑了笑,猫着腰轻声回到篝火边,对着戴安娜他们说道:

    “是一只并不强壮的黑熊,真是一块好皮毛,而且这家伙马上就要冬眠,吃得膘肥体壮,估摸着最少能弄出一百多斤肉来,咱们有雪爬犁,不怕带不走!”

    “啊?你准备猎杀黑熊?”戴安娜印象里,黑熊是强壮的代名词,每当想起美女与野兽这个词的时候,她脑海里总是浮现黑熊的模样。

    云崖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等它吃撑,肚子再也装不下东西的时候,在找机会猎杀,一会我会跟着它的蛛丝马迹,找到它居住的洞穴,这家伙睡着的时候,我舍得一颗子弹就差不多了。”

    几个人一听,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可心担心的说道:“黑熊眼睛不好用,但是听觉和嗅觉非常灵敏,你要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云崖暖笑着说道:“不用担心,黑瞎子是出了名的胆小,真发现了我,只要不激怒它,在饱食状态下,它是不会轻易伤害我的。”

    安抚了三个女人之后,远处的拍水声似乎停了下来,云崖暖对这三个女人一摆手,猫腰消失在月色当中。

    在这有薄雪和枯草的地方,寻找黑熊的足迹,简直容易到不需要任何技巧,云崖暖循着脚印痕迹,渐渐深入到一片低洼的谷地。

    四面环山,中间一个不到一公顷的小盆地。

    让他惊讶的是,这盆地里地面上的低矮植物竟然还是绿色的,而且人来到其中,也能感受到比外界温暖许多。

    一条蜿蜒的小溪横穿谷地,沿着细窄的山缝,不知流向何处。消息上面冒着白色的水蒸气,云崖暖猫着腰来到水边闻了一下,没有硫磺的气味,以手探入水中,只觉温暖如女人的胸腹。

    “温泉!”

    云崖暖喜不自胜,这黑瞎子倒是会找地方做别墅,弄了一处温泉宝地。

    沿着小溪望向源头,是在一个黑咕隆咚的洞穴里面流出来,到这里起码三四百米,水温还能保持这么高,那么山洞里面的温泉,估计温度会在四十度左右。

    云崖暖蹑手蹑脚,提着手枪和长矛,来到山洞前面。只见洞高约两米有余,宽度最少有四米,里面不知道有多深,不过那黑熊就在洞口不远处,似乎准备就寝。

    肚子吃的滚圆,似乎挪动步都费劲,但是云崖暖虽然尽量加着小心,依旧被这家伙敏锐的鼻子和耳朵发现,大圆脑袋扑棱一下竖了起来,转头朝着云崖暖的方向看过去。

    吓得云崖暖急忙止住身形,他知道,这玩意的眼神,想看到三十几米外的自己,基本不可能,他没信心在这么远的距离,一枪打中黑熊的眼睛,并且保证弹道正好穿过它的大脑。

    所以,在黑熊略微安稳了一些之后,急忙又前进了几米,黑熊这次上半截身子都一下子坐直起来,向着云崖暖的方向看过去。

    不过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云崖暖就是要它这样看着自己。

    深呼一口气,瞄准那黑乎乎的眼睛,连续两枪。

    “砰砰!”

    子弹追着子弹,都打进了一个眼眶里,黑熊惨叫一声,伴随着血花绽放,一堆泛白的碎眼球挂了满脸都是,它想挣命,奈何却再也没有力气。

    使劲一挺身,撞在旁边的岩石上,轰然栽倒在地,在洞穴里翻滚了几下,就不再动了,脑子被旋转的子弹搅和的和豆腐脑似的,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生机。

    云崖暖举着枪没有直接靠近,毕竟他不能完全确定已经摧毁了这黑瞎子的脑子,直到两分钟以后,那黑熊连身体都不抽动了,这才上前,用长矛在黑熊的谷道上怼了两下,毫无反应,这才确认自己射杀成功。

    二百多斤的大体格,云崖暖拽着到不觉得如何吃力,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这个海岛之后,他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力气也比以前大了很多。

    拽倒小溪边,把黑熊的脖子浸入溪水里,然后用凤凰军刀做的长矛,在脖颈动脉上切了两个深深的口子,尽量把黑熊的下半身垫高,保证血液放的干净一些,这样的肉质才好吃可口,颜色也好看。

    而流出的血液会随着温泉的小溪流向远方,让气味分散,使得一些嗅觉敏感的食肉动物不容易找到血腥味的源头。

    弄好这一切,他急忙转回营地,对这三个女人喊道:“赶紧拆帐篷,今晚带你们去享受,去马杀鸡!”

    三个女人被他弄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她们已经养成了云崖暖怎么说,她们就怎么做的好习惯,虽然不解,但是依旧快速的收拾着物资,放到爬犁上,用铝盆称了火种,反正干柴到处都是,就是生火费力气,带着几块红碳过去,就足够用了。

    几个人随着他来到盆地的山谷中,此时天色将明,已经可以分辨颜色。

    那满地的青草矮树和五颜六色的野花,让几个女生欢喜的在其中奔跑,任谁也难以相信,在雪线以内的位置,竟然有着这样一片青草地。

    这种感觉,和沙漠上看到绿洲没有太大分别。

    云崖暖拉着装载物资的爬犁,在雪上还好拉动,到了草上就有些费力,戴安娜急忙和他一起用力,把爬犁拉到了河边,黑熊放血的位置。

    “啊!你把这黑熊杀死了?这下有熊掌吃咯!”可心美滋滋的说道,浑然不是曾经为海龟流泪的五好青年了。

    说着,还在黑熊的厚脚掌上踢了两脚,这玩意的指甲很尖利,但是不能收缩,云崖暖急忙让她小心,别把脚扎了,这玩意可没有洗手洗脚的好习惯,吓得可心赶紧看看鞋子扎破了没有。

    三个女人都被黑熊和野花吸引,愣是没发觉这溪水的奥妙,云崖暖是带她们来享受一番的,但是愣是没人有惊叫声,这太让他捉急。

    于是就提醒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小溪啊?”

    “看到了!我们又不是黑瞎子!”可心对这句废话很不感冒。

    “我勒个去,你们没发现这小溪很特别?”云崖暖气哄哄的说道。

    三个女人仔细看着小溪,脸上先是疑惑,紧接着整个面部的皮肤都舒展开来,惊喜的笑容彻底爆发,似乎是太高兴了,三个女生轮流抱着云崖暖,在他脸上使劲的亲了一口,戴安娜最敞亮,喊了一句:

    “云!我要你给我massage!”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