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断刃
    戴安娜用一块梅花鹿的鹿皮,仔细的给云崖暖擦着背,后者趴在正好形成一个平滑石台的钟乳石上面,安静的享受着美人恩。

    “可心说,这些钟乳石是经过人工打磨而成的,看来上古人也是很喜欢泡温泉享受生活。”戴安娜一边为男人洗澡,一边轻声说着。

    “一点也不奇怪,这样的宝地,肯定会被利用上,我只是好奇,这海岛上似乎除了那一处部落外,竟再没见过属于这里的人类,尸体除外。”

    戴安娜帮他擦好了后背,跨坐在他的后背上,开始给云崖暖按摩后背,小声回答道:“从我们进入海岛,经历的一切看来,这里分明就是一个战场,枯骨成堆,估计原住民都死在战争里了吧!”

    云崖暖感受着温润,摇头说道:“按照可心和古月鸣的猜测,这海岛原本是昆仑山,亦或是昆仑天柱附近的山丘,在共工撞倒天柱的时候,在强大的能量下形成了独立的空间。

    能在这里居住的,那都是上古的神仙,要么就是外星人,他们之间为什么发动战争呢?而且那地下城市的居民明显与外面雪峰上的居民是敌对,想来要想清楚这场战争的原委,要先搞清楚地上地下的都是谁才行。”

    但是很显然,没人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就连小百科全书的可心,也只是猜测地下文明和属于亚特兰蒂斯文明同期的穆文明很接近。

    “可心刚才在外面的温泉里捡到一样东西,说你可定会喜欢,我们要看,死丫头硬是藏起来装神秘!”戴安娜前倾着身体,按着云崖暖的肩膀慢悠悠说道。

    一听说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云崖暖立马来了精神,猛地一拱腰,把戴安娜颠起来,趁机一转身,正面对着戴安娜说道:“我叫醒她去看看!”

    戴安娜被他吓了一跳,完美满月随着落下,坐在了云崖暖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一声轻呼,却不知是碰到何处。

    看着云崖暖一脸的坏笑,戴安娜温柔的俯身,男人傻呵呵的等待着温柔一吻,结果肩膀一阵刺痛,留下了两排牙印。

    “啊!”云崖暖大吼一声。

    玛雅和可心一起被惊醒,扑腾一下坐起来,喊了句:“云怎么了?”

    戴安娜翻了个白眼,怒道:“他能怎么样,使坏呗。”

    两女借着烛九阴的光,看到了俩人的姿势,一个气哼哼,一个蒙眼睛。

    云崖暖着急知道可心捡到了什么,于是一举手,把戴安娜抱起来放在一边,坐直了身子问道:“可心,你捡到什么宝贝咯?”

    小可心这才想起来,把遮眼留缝的手放下,指着自己躺着的钟乳石床说道:“这里有一把菜刀,很重的菜刀。”

    云崖暖差点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小丫头说捡到宝贝,竟然是一把菜刀,自己确实喜欢刀,霸气好用,但是这刀里绝对不包括菜刀。

    但是自己可不敢笑出声来,这小妮子面皮薄,自己要是真笑出声来,估计得好几天各种作加冷嘲热讽,于是急忙把嗤笑完美转化成惊喜的笑容,就好像看到黄金宝藏一样。

    耳边传来戴安娜和玛雅很小很小的声音“虚伪!”

    云崖暖在戴安娜面前早就皮厚的紧了,所以对这句似斥实爱的贬义词分外受用,报以更加夸张的笑容。

    “在哪呢?我拿来看看!”云崖暖说着,站起身来,两步跳到可心所在的温泉池里,动作潇洒自然,轻盈如猎豹,银狐,狸猫...反正就是畜生,因为都用共性,没穿衣服。

    “死鬼子六,你个臭流氓!”可心又把眼睛捂上了,带缝的那种。

    云崖暖轻身落水,直接扎了一马步,见可心如此表情,猛然醒悟,刷刷脚下一滑,马步变成二字钳羊马,这下可心敢睁开眼睛了。

    “嘿嘿,太过惊喜,忘记了,宝...菜刀在哪呢?”云崖暖忙问道,自己着急拿了菜刀,老实回去和戴安娜睡觉觉,把这所谓的惊喜事件赶紧处理掉。

    “诺,就在这呢!”可心指着自己脑袋边上不远的地方。

    云崖暖保持二字钳羊马,走路好像鸭子一般,扭到了可心嘴里的菜刀附近。

    当他看到这把所谓菜刀的时候,表情立刻由假笑变成了惊喜,这确实是一把菜刀的形状,但是绝不是菜刀。

    云崖暖可以很肯定的判断,因为这把刀上面的图腾太漂亮了,就好像是活的一样,整体呈青色,就像深幽的潭水。

    刀柄长有四十几公分,刀刃与刀柄等长,看起来就像是劈骨头的肉摊砍刀,可心称之为菜刀,也确实不算过分。

    刀头的位置有一个坡度很小的直边斜角,很整齐,就好像是被什么砍断了一般。

    云崖暖双手把刀拿起来,也忘了二字钳羊马的事,可心也忘了蒙眼睛,其实自从他们遇到二战战机那次以后,可心已经不背着云崖暖一些隐私上的事情,只是后来皮特,熊胖子这些人相继出现。

    让不仅仅是可心,就连戴安娜她们,似乎也开始刻意的包裹起自己来。

    云崖暖用手摸了摸刀刃,暗赞了一声好锋利,然后很顺手的在可心脑袋上拽下来一根头发,引来一阵怒骂。

    但是被骂的人充耳不闻,将那根长发放在刀刃上,轻轻吹了一口气,头发立马变成两节,可心正气鼓鼓的骂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惊讶道:“吹毛断发!”

    云崖暖使劲的点了点头,说道:“温泉里浸泡几千上万年,丝毫没有锈蚀,依旧锋利无比,这到底是什么材质。”

    可心想了想,说道:“和熊胖子的熊王神朔质地很像,金不金石不石,偏偏重的要命。”

    云崖暖颠了颠手上的断刀,说道:“这怕是有二十几斤,如果如我所想,这原本是一把双手长刀,总重量绝不会低于五十斤,我的天哪,这得是什么样的臂力。”

    以云崖暖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这把刀,做到不行止自如。也就是说,他想用这把刀砍杀,只能做到最简单的扫劈砸几种动作,而且要靠腰力,内家的足底力,使用这把刀,就有些为难。

    “可心,你可真是福星,竟然弄到这么一把宝贝,不吹牛皮的说,有了这把刀,刚才那熊,我都用不到子弹,啧啧,右熊掌分你一半作为奖赏...”

    说到这,云崖暖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宝刀往水中石床上一放,撒丫子开始往外跑,边跑边叫:“靠,我的熊掌怕不是要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