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伏羲十六卦
    八面墙,上面一共只有十六副壁画,全都是由简单的曲线组成的,非常单调。曲线之间的唯一区别就是,有的是一整条,而有的是中间断开的。

    看那样子,正是云崖暖说荤话的卦象,只不过这里的卦图都比云崖暖所知道的多了一条线,这也是为什么戴安娜和玛雅觉得这些壁画好简单,而云崖暖和可心觉得复杂。

    如果去掉一条线,那么这里便只可能有八副壁画,多加了一条线,则需要有十六副图案才能完整演变这种变化。

    在戴安娜眼里,这些就是简单到极致的抽象图案,可是到了云崖暖和可心眼力,这些壁画简直复杂到让人头痛。

    主要是多出来的那条线不是横着的,而是竖着出现。

    云崖暖看了一会,猛然想起来什么,叫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完整的十六卦!”

    可心心下一惊,急忙转头看着云崖暖问道:“你是说,这是完整的?”

    云崖暖点了点头,说道:“对,否则不会出现这样无法解卦的情况。”

    戴安娜倒是知道八卦这东西,但是十六卦就全然不解了,可心曾经读过关于十六卦猜想的文章,但是她对这东西并不好奇,如果以她的智商,学习这种东西最适合不过。

    云崖暖沿着墙边漫步,看着一幅幅卦图,慢慢把十六卦的由来说了一遍。

    所谓伏羲八卦六十四变,其实应该是十六卦。但是后来丢失了一半,有说是殷商时期丢失,但是有待参考,毕竟文王在当时绝对是易学大家,但是也只是演化八卦,其上下只隔一个朝代,似乎不应该如此。故此丢失的时间应该更早一些。

    据说那另外一半是神灵故意抹去的,原因其实很简答,若是人类得此卦,则为天上地下的王。我们都知道三才为天地人,上为天,下为地,中间为人。

    其实就是时间,空间,生命的代称。

    王字怎么写?三横一竖。三横即代表天地人三才,而有能力贯通天地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才能成为王。

    所以有十六变成八,世上无王甲之说。

    那被抹去的一竖卦,便是奇门遁甲苦苦追寻的一,十六卦全,则能算天算地算鬼神,无所不包,神灵怎能容忍自己被人所算?故而摸去贯通的一卦,从此三才不交接,世上再无王甲。

    其实看上古传说,无论黄帝还是蚩尤,共工还是祝融,都有驱使众神异兽为其所用的故事,更能移山倒海,行云布雨。

    神造人,最后却变成了人驱使鬼神,这成何体统,于是十六卦才有此一劫。

    至于某国人硬说伏羲八卦其实是四卦,就是他们的国旗。这样的无稽之谈,干脆连辩论的动力都没有。

    可心小妮子听完云崖暖的话,突然来了精神头,忙说道:“弄通了这十六副卦图,就能全知全觉?那我可得好好记住咯。”

    说着,小丫头开始一个一个的研究,云崖暖则在旁边慢慢讲解,那个原型是乾金,哪个原型是兑金,哪个是离火,某个是巽风。

    可心一边听着,一边慢慢默记分析,当十六幅卦图看完了之后,可心只觉得这些卦画似乎按照某种韵律开始变化转动。

    而原本就是平面的卦图,此时此刻在她眼里,竟然变成了立体的三维图,运动着的三维图,这些图案看似简单,可是一旦变成立体,就复杂万分,这一动起来,更是变化无端。

    可心只觉得脑仁生疼,天地都在旋转,肠胃里翻江倒海,一个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苦水,竟是动了胆。

    紧接着,眼睛一翻,整个人向后仰倒,云崖暖急忙一把扶住,再看可心,已经昏死过去。

    晕死,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就像我们可以发出几十吨的力量,但是保护机制不允许我们那么做。

    此时,她晕过去,正是因为用脑过度,她是很聪明,但是这十六副图演化天机,其复杂程度绝对比相对论还难以让人明白,如今一股脑的在可心脑子里转悠,不晕死才怪。

    这世界上有很多人,本身就对这些东西亲近,比如八卦图,很多人看着就是一个平面的盘,但是却有着很少数一部分人,看着八卦图,永远都是立体的,这样的人学易经非常容易。

    可心就在看完十六幅卦图之后的某个瞬间,找到了这种立体的视觉感,所以才会看到运动着的卦象,各种演化让她的脑袋差点短路。

    很多人研究奇门遁,最后得了精神病,这些人大多数是看懂了一些,但是脑力不足,最终只能秀逗掉,所以,那些东西尽量不要精细研究。

    云崖暖急忙给可心掐人中,拍胸口,正要人工呼吸,可心却幽幽转醒,云崖暖看着蹲在可心跟前的戴安娜,这女人眼中带着某种酸性的意味,让云崖暖不由得尴尬嘿嘿一笑。

    可心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偏着头,看到了卦图的一角,吓得赶紧蒙上眼睛,说道:“鬼子六,快离开这里,我不能再看这些卦图了,我的大脑承受不了。”

    云崖暖急忙点了点头,心知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可心算是智商和脑容量比较大的一类人,否则若是一般人突然触碰到了理解的点上,恐怕就会直接疯掉,甚至更严重的结果也有可能。

    可心小家碧玉,身体很轻,怕是也就八十来斤,云崖暖抱着她根本不费什么力气,他想要可心在台阶处休息,自己和戴安娜上去看看情况。

    但是这小妮子好奇心太强烈,坚持要去上面看看,还有什么新奇的玩意,大不了再有那些卦画,自己打死也不看就是了。

    其实别说看,可心现在连想都不敢想那些卦画,一想就反胃恶心,脑子昏沉。

    云崖暖拗不过她,只好直接把她抱到第五层塔内,这里的图案终于写实了一些,有了很多色彩,大小一共八幅图案,颜色各异。

    可心缓过来一些力气,扶着云崖暖的胳膊自己慢慢行走,他们从第一幅图看起,这幅图案以昏黄为主要色调,一男子居于一团黄芒之中,不知天上地下,虽然画与平面之上,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一团黄芒要在墙壁里滚出来一般。

    第二幅图色彩多了一些,不过主色调依旧是昏黄,一女立于地上,纤纤玉手遥指半空,而手指的不远处,就是一座万仞高山,看那女人面容,似乎那山是活的,而她正在与山沟通。

    几个人只觉得图案很好看,视觉上很舒服,同时莫名的有一种感触,但是说不清楚。

    他们慢悠悠的走到第二幅前面,看到了上面的图案,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