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零八章 壁咚
    云崖暖几乎立刻想到了西王母的宠物九尾狐狸,他虽然泡在冰水里,但是胸中却是怒火中烧。

    这畜生在雪线的位置,就用类似催眠术的方法,让几个人差点着了道,没想到这次又是如此,他算是想明白了,刚才他们感觉自己看见了东西,其实已经受了催眠,就在他们闻到那股味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中招。

    这东西用类似催眠术让人产生幻觉,感觉看到了东西,但是其实他们依旧在黑暗之中,九尾狐只是用这样的方法,把他们引到这个地窟窿之前,让他们跌落进去。

    “桀桀!”

    奇怪的声音在纯白的狐狸嘴里传出来,在手电的光线下,可以看到这个尖嘴的东西,竟然似乎有了表情,眉眼俱全,竟有些人脸的感觉,丫的应该是在笑,看在云崖暖眼里,自然就变成了嘲笑。

    云崖暖现在是恨得牙痒痒,很显然这个狐狸智商不低,最起码人家还知道在洞口嘲笑失败者,云崖暖于是又问道:“说说,你有几只尾巴!”

    他的目的就是发出声音,吸引这只狐狸的注意力,让它暂时不要离开,果不其然,云崖暖一个劲的和狐狸说废话,这只小东西忍不住,又把脑袋往前探了探,歪着脑袋看着下面的四个人,似乎很有兴致。

    当云崖暖看到这东西的前肢大部分露在视线内的时候,知道机会来了,他猛地一抖肩,借着腰力,手直接在水里甩了出来。

    借着一甩之力,把手枪上的水尽量甩出去,当手枪上举头顶的同时,扣动扳机。

    这也就是赌一把,虽然现在的手枪基本上不太受潮湿浸水影响,但是还是有很大几率哑火。不过,这次他的运气似乎很不错。

    “砰”的一声闷响,在这地洞空间内来回环绕,一朵血花在他们上方爆开,可怜那小东西虽然机敏,却远没有云崖暖的挥臂速度快。

    白色的身影顺着洞口跌落,云崖暖握紧拳头,高兴的说了声“YES”,然后就要奔着漂在水中的白色狐狸走过去。

    他倒是想看看,这只人脸狐狸到底有几条尾巴,竟然让自己这小心谨慎预防的人也着了道。

    他在水中单手游动,手枪收在腰间,但是却把搭乘员军刀抽了出来,预防这东西装死,要知道就连普通狐狸都会装死的绝招。

    然而,就在云崖暖将要来到白狐尸体身边的时候,就听“通”的一声,白狐狸在水面消失了,就好像有一股吸力在水底传出来,将那东西的尸体拽进水中。

    云崖暖激灵一下,横刀护胸,听到水底潜流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游走,急忙向后蹬水,同时呼喊三个女人小心。

    看着水面被搅动起来的涟漪,一股股鲜血涌出,想来应该是那只白狐狸的血液,可是到目前为止,云崖暖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水下行凶。

    他拔出手枪,甩了几下,朝着水面涌动的位置深处“砰砰”就是两枪,果然就见水下的涌动更激烈起来,紧接着,他就觉得双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身体变得沉重无比,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阻挡身体的下沉。

    三个女人眼看着云崖暖“噌”的一下在水面消失,然后看到水底下一阵滚浪翻涌,就好像烧开了似的。

    玛雅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扭腰,头向下钻进水中,戴安娜紧随其后,她们三个女生的水性都很不错,尤其是玛雅和戴安娜,在斐济部落,每天都在水中捕食,早就练就了一身的水下本事。

    云崖暖双脚被缠了个结实,然后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拉进水中,与此同时,他感觉这个东西应该是蛇一类的动物,因为这东西已经缠到了他的腰,还在向上环绕。

    他想都没想,神经反应,直接摆出钻拳的动作,同时反握军刀,立在胸前,这样就形成一个拒力框架,免得被这东西缠住胸口脖子,生生窒息而死。

    果不其然,他刚摆好架势,这东西就缠到了胸口,身体触碰到刃口向外的军刀,立刻被割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黑乎乎的鲜血。

    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差点让云崖暖直接呕吐,好不容易憋出的这口气,竟然泄掉了一半,他正准备孤注一掷,利用转体的力量,用军刀割断这个东西。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张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个女人,头发很长,看年纪应该二十几岁,自己靠着手里的手电照明,本就看不太清楚,依稀感觉应该是个很成熟的女性。

    眉毛很粗且短,眼睛细长,皮肤白的毫无血色,鼻子很小,嘴巴看起来就像一朵红花。倒是很有古典美,一看就是古老的鬼。

    但是,这张还带着诡异笑容的脸,猛然张开了嘴,露出了一口尖利的牙齿,和一条比蛤蟆还长的猩红舌头。樱桃小口,这一张开,一下子变成了血盆大口,面部肌肉弹性惊人。

    云崖暖一看这家伙的模样,吓得另外半口气也吐出去了,顿时觉得熊口憋闷,偏巧这东西张嘴的一瞬间,一股比腥血还难闻的味道袭来,让云崖暖恶心的直接灌了一口水。

    这是最危险的,云崖暖腔子里没了气,很难发挥出爆发力,而且这个时候,那东西的长舌头已经伸出来老长,马上就要到云崖暖的嘴边。

    “****!”

    云崖暖一想到这丫的嘴里那股味,哪还有这般兴致,急忙用力向后靠,嘴巴躲避着这条猩红的长舌头。左摇右晃的,就好像一个被壁咚的美少女。

    这一拉的远了,他倒是看清楚了这东西的长相,那不张开嘴还算漂亮的女性脸孔,竟然是连在一条长蛇的身体上,使劲向前伸着脖子,想要和云崖暖亲近亲近。

    没有四肢,全身白色的鳞片,在脖子下面,竟然有俩小鼓包,看着还没可心的大,估计也只能算是象征性的东西。

    云崖暖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已经忍不住灌了三口水,脑子有些眩晕,顿时觉得缠绕的力度越来越重,那条猩红的长舌头已经来到自己的唇边,来回抖动,似乎要破开他紧闭的唇钻进去。

    “完蛋了!这种死法太憋屈,竟然要被非礼!”

    云崖暖心里想着,脑子却已经开始昏沉,将要失去知觉,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慢慢靠过来,尖利的牙齿就在眼前,牙尖上还闪着寒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