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零九章 山精水怪
    可怜云崖暖的嘴唇,马山就要被那条猩红的长舌头撬开,鬼都知道这条舌头进入嘴里,肯定没好事。

    但是人在水下不能呼吸,自然反应使得云崖暖总是想要张开嘴,但是看到这条长舌头,却又让他不得不拼死忍住,咬紧牙关。

    两只手在胸前横着,那锋利的刀刃也让这怪物不敢太过用力勒紧,否则云崖暖怕是早就被勒住脖子,成了这东西的腹中餐。

    另一只手上的手电斜下向上照射着眼前这张怪诞的女人脸,那双细长的眼睛,瞳孔竟然不是圆的,而是扁扁的两条细线。

    云崖暖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一直坚持着,就是为了等待戴安娜他们来救援,但是这东西把他拽出老远,而且凭着他现在耳膜的刺痛感,应该猜得到,自己在水里的深度肯定不浅,估计自己是来不及等待救援了。

    就在生死关头,却见眼前刀光一闪,那条猩红的舌头被军刀斩断,戴安娜斩断这东西舌头的同时,玛雅和可心也一前一后来到近前。

    那人面蛇身的怪物舌头被切断,身体猛然扭动,缠绕着云崖暖的蛇身急忙松开,留下一到残影,快速的游到黑暗之中。

    云崖暖身体一松,拼命地向上游去,脑袋露出水面,使劲大口的喘着气,好一会那股虚弱的眩晕才渐渐消失,三个女人围在他身边,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他们的雪爬犁和物资也都掉落下来,那些背包都绑的很牢固,这雪爬犁又是几层粗木做成,掉进水里和小木筏似的,根本不沉。

    除了那只羚羊落进了水里不知去向,那些放在背包里的熟肉,应该都保存的完好,毕竟这背包的防水功能很不错。

    云崖暖缓了一会,招呼三个女人来到雪爬犁跟前,尽量往救生夹层里面吹气进去,里面东西装的比较满,虽然看似吹不进去太多气,但是仅仅这些,就能让背包托着人的身体而不沉入水中。

    弄完这一切,他扶住雪爬犁,让三个女人先爬到雪爬犁的那些背包上,这东西一米多长,全都是腿粗的松木,体轻多油脂,非常利于浮水。

    三个女人坐在上面,屁股下的背包只是浅浅的沾了一层水,这时云崖暖才放下心来,自己是肯定不能上去的,否则非翻了船不可。

    四个人检查了一下物资,除了那头捡来的羚羊不知去向,其它东西倒是还在,于是便开始顺着河流寻找出口。

    爬上去是不可能的,除非是蜘蛛侠。

    这地下的空间非常宽广,云崖暖判断了一下方向,往一侧游动了几米远,确定自己此时应该是在白玉台阶的下方,心讨原来这座大山的内部,根本就是空堂的。

    水面没有明显的流动,似乎很安静,云崖暖只能靠着自己的力气慢慢向前推着雪爬犁滑动,三个女人在上面弯腰,用手拨动水面,倒是比云崖暖推着走快了许多,也省力一些。

    几个人还没在刚才那怪物的惊吓之中缓过劲来,九尾狐虽然阴险狡诈,但是却没给他们太大的恐惧,但是刚才那人脑袋蛇身子的东西,实在叫人心里膈应。

    “那是什么动物,怎么长着人的脑袋,却是蛇的身体!”戴安娜一边拨动着水面,一边问道。

    云崖暖想到那条怪物满身的白磷片,不由得说道:“估计是白娘子白素贞的亲戚!”他自己虽然也吓得要命,但是却还是要说些玩笑,让她们三个女人放松下来,否则这样的状态持续久了,会让所有人失去斗志。

    戴安娜一愣,急忙说道:“就是你给我讲的,那个水漫金山的妖精?那不是善良的怪物吗?”

    “噗”可心忍不住,先笑了,云崖暖也在后面咯咯笑个不停。

    倒是玛雅很认真的问了一句:“云什么时候给你讲的这个故事,我怎么没听过?”浓浓的老坛酸菜味。

    可心看云崖暖张嘴,估计还准备胡扯,就嘴快先说道:“别听鬼子六胡说八道,白娘子是山精,这是水怪,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

    “那你说说,这是什么东西!”

    云崖暖看似轻松惬意,说些话来,只是为了打开几个人的话匣子,好尽快在恐惧之中走出来,而现在的他,刀不离手,全身在一种松弛的状态,把身体的反应调整到最佳状态,一旦再有刚才那样的怪物出现,铁定是要在他手上吃亏的。

    “具体名字我可不知道,不过上古传说之中,多人面蛇身的怪物,烛九阴也好,北山神也罢,乃至于伏羲,女娲,黄帝,共工,相柳这些神,全都是人首蛇身,但是和我们见过的怪物不完全符合,因为我们看到的那东西,根本没有手脚。”

    可心说着,迟疑了片刻,继续道:“不过,我记忆里倒是有一种东西,和这个怪物长得蛮像的,那就是湿女。”

    云崖暖一愣,看着可心说道:“哟,看不出来吗,小妮子竟然还知道湿女,和哥哥说说,最喜欢哪位的表演?”

    这下轮到可心愣住了,迷惑的问道:“什么表演?知道湿女很了不起吗?”

    云崖暖心里憋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戴安娜知道湿女,那是很正常的,但是你也知道湿女,那我觉得就很惊讶咯,人不可貌相吗!”

    可心眼珠转了转,噘着嘴怒道:“快说,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肯定不是好话!”

    戴安娜也疑惑,问道:“为什么我知道那东西是湿女正常,而可心知道就很奇怪呢?事实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

    云崖暖也不卖关子,直接笑道:“湿女是AV的一种啊,哈哈哈!”

    可心眼睛冒火,指着云崖暖骂道:“死鬼子六,就知道胡说八道,我从来不看某空,某美,某兰的小电影,变态死了!”

    这话刚说完,云崖暖和戴安娜已经笑得脸都变形了,可心一下子反应过来,转眼间明白了什么叫解释就是掩饰。

    “不许笑,人家是...我室友看的时候,我偷偷瞄了一眼。”可心有点脸红,不过好在光线较暗,也看不清楚。

    云崖暖笑道:“你这一眼,瞄的时间可不短,一下子知道了好几位,哈哈!”

    “死鬼子六,你等着,哼!”可心咬牙切齿。

    戴安娜现在也知道了云崖暖嘴里的湿女是什么意思,在那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唯美一点的,某本的不合我胃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