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逆柱
    玛雅眼神剔透,注目看了一会,突然说道:“这些柱子,上面比下面粗一点点。不过很不明显。”

    几个人再看过去,这才心下恍然大悟,原来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原因竟然是在这里,一直以来,人类的建筑,使用柱子,都是下面比上面略粗一些,这样比较稳固结实,但是这里很明显反其道而行。

    这种粗细的差距很细微,若不是别人提醒,还真的很难看出来,就像之前他们进入方竹林,也只是感觉怪异,但是好久才发现问题所在。

    云崖暖他们走向那些并不规则排列的立柱,近处一看,一个个都是心下惊讶,这些粗壮的立柱并不是他们想象的石头,而是一根根巨大的木头。

    上面的树皮还在,不知多少年沧桑,竟然没有丝毫腐朽的模样。

    云崖暖打开太阳能手电,朝着远处看了看,觉得这些不规则排列的立柱,其实是有一定规则的,他转了一圈,说道:“这些立木是按照九宫排列的,”

    九宫者,即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暗合太极八卦,在奇门遁甲里面,九宫代表大地,也就是空间。天地人神四盘之中,唯有地盘是不动的,称为左山。

    但是,就是这坐山,佁然不动之位,在这里不但动了,而且还是天翻地覆的大动,竟似整个给翻了个。

    “会不会是这空间形成的时候,造成这样的变化,否则这坐山怎么可能是颠倒的?”云崖暖不由得问道。

    可心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这里是空间的正中心,若说这片空间形成之时,受到震动最小的地方,也就是这一片区域,不可能有这样天翻地覆的事情发生。”

    不是大自然造成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东西压根就是这么建造的。可是,为什么要把空间倒过来呢?

    “难道是为了求三阳开泰?”云崖暖喃喃自语道。

    可心听熊胖子讲了几次奇门遁甲,她聪敏好学,自然学到了不少好东西。熊胖子虽然五吹六哨,但是在奇门遁上,确实有两把刷子。

    地在上,天在下,是为泰。

    可心点了点头,或许可能,这就是为了一个好彩头,弄了个地天泰的局势,不过这样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这里面住的都是天人,应该不至于傻缺到这种程度。

    “鬼子六,你说会不会是这些天人,用这种方式来折叠空间?若真是如此,那么古月鸣的猜测,可能就是最接近真相的了。”可心看着那些立柱说道。

    古月鸣猜测,这里原本就是另一个空间,托在天柱昆仑之上,共工撞倒昆仑后,这片空间跌落,浮沉与太平洋,而这片空间,也因为这个事故,由原来的方正变得扭曲。

    那古老怪精通天星风水异术,若是他在这里,没准还真能看出些门道来。

    在云崖暖胸口正对的位置,立柱上的树皮似乎有些鼓胀开裂,云崖暖很顺手的把搭乘员军刀探进去,在那裂缝上撬了几下,想把这树皮撕掉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木质,竟然能这么多年还不腐烂。

    虽然已经鼓胀裂开,但是这些树皮还真结实,云崖暖的力量头,竟然也废了不少的力气,才把那不到脸盆大小的一块树皮掰下来。

    树皮脱落,露出了里面的洁白的树质,一股幽暗的清香钻进鼻孔,让人心神说不出的舒服。

    可是当他们看清楚树皮下面的样子之后,却是一阵恶寒。

    一张倒着的人脸,清晰的印在树质上,五官突出在外面,眼睛闭着,看起来就和睡着了一般,栩栩如生。

    在往上看,这人脸下巴抵住膝盖,双臂前裹。虽然四肢仅仅是凸出来一点,但是这姿势却看得非常清晰。

    “这...这是胎儿的姿势!”云崖暖这样的心性,都有些惊得结巴起来。

    整个看过去,几乎一眼就可以判断出,这是胎儿在腹内的姿势,大头冲下,手裹膝抱。

    “这根柱子上的树皮也是裂开的!”戴安娜指着旁边不远的立柱说道。

    云崖暖这下也不用搭乘员军刀了,把搁在背包上的残刀拿了下来,对着树皮砍了两下,把树皮砍掉了好大一块。

    几人抬头一看,吓得都急忙后退两步。

    人脸,还是一张人脸,依旧是胎儿的姿势,但是那张脸上面却全是鲜红的血,脸颊处一道深深的伤痕,正是云崖暖一残刀砍出来新伤。

    “卧槽,这树木成精了!”云崖暖惊叫骂道道。

    民间传说,树木破损流血,尤其是被雷劈断的树木,流出很多红色的粘液,就被认定为树成精。

    三国一代枭雄曹操曹丞相,就是因为以宝剑砍梨树,结果被树血喷洒一脸,然后才一病不起,还害死了一代名医华佗。

    树血最出名的应该是龙血树,相传当年上古神战,龙血洒在了树木上,于是便有了龙血树这种植物,龙血树最大的特点就是,破皮以后,会流出像鲜血一样的粘液。

    结晶后,是一种很名贵的中药,叫血竭,也叫麒麟竭。

    很多生物学家也指出,这些液体,不过就是树木的树脂而已,并非什么草木精灵。

    不过云崖暖他们所遇到的,可就完全不同了,因为这树里面长着一个人形呢。

    可心这胆小的丫头,本来躲在云崖暖的身后,这时候不知道怎的,竟然来了勇气,用自己的军刀,在书上面划了一刀,只有一个很浅的伤口。

    没有一丝血流出来,就和平时砍木头没什么区别。

    可心声音都颤抖了,抓着云崖暖的胳膊,说道:“这...这真的是成精了!”

    几个人明白可心的意思,她一刀下去,是躲着树内的胎形刺过去,如果是树脂的话,那么无论划破哪个位置,都应该有这些红色的液体流出才对,但是并没有,那就说明,只有伤害到那些胎形的时候,才会有鲜血流出,这不是成精还能是什么?

    云崖暖舔了舔嘴唇,也有些紧张,双手握着残刀,向后转了转头说道:“这些逆柱太古怪,此地不可久留,咱们赶紧撤,别tm一会在木头里钻出来。”

    几个人一听这话,哪还敢停留片刻,急匆匆的向着远处走去。

    不过云崖暖的一句逆柱,却让可心想起了一些传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