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剑
    云崖暖的想法简单直接,而且不浪费资源。

    几个人到了吃饭的时间,尤其是在这冰冷的地方,身体热量的散失是非常快速的,所以他准备生火造饭,同时用造饭的热量试一试,能不能把那冰晶金字塔融化一小部分,把里面的美女救出来。

    不过可心建议别这么做,因为万一人家是为了保存身体,等着以后复活呢?还有,这女人若真是前人费尽心力禁锢起来的,那没准是什么妖孽,放出来没准害人害己。

    云崖暖嘬了嘬牙花子,有点恋恋不舍,不是为别的,主要是想看看这女人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其实三个女人也想看看,只不过这样的行为,相当于破坏别人的棺材,良心上有点小谴责,当然,最害怕的却是后面可心的猜测,若真是妖孽,那可要了命。

    不过,破坏这东西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想了想也就不再坚持,准备几个人去墙角生火,烤点肉吃,至于水,就要看这些冰墙到底有多结实,能不能用刀刮下来冰屑。

    四人转身欲离去,小玛雅却不知为何,犹豫未走,猛然间她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于是喊住云崖暖道:“这女人的头顶有伤痕!”

    三个人本来准备离开,却被这一句话有唤了回来,围着小金字塔仔细看下去,果然见这个冰晶金字塔内的女人头顶百会穴处有一个很三厘米有余,中间略宽两侧狭窄的伤口。

    “这是剑伤!”云崖暖一下就判断出来,继续道:“由头顶百汇刺入,划破脊椎中脉,却不知有多长,不过估计到丹田。”

    “这...这简直太残忍了!”可心心下惴惴,一想到那场面,自己都觉得脑顶生疼。

    “这金字塔的作用,肯定是你猜测的第二种可能,斩杀其身躯,禁锢其灵魂,使之受尽无穷无尽寒冰炼狱之苦。”云崖暖心头冰冷,慢慢说道。

    他们无法理解,什么样的仇恨,能让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戴安娜看着那伤口,有些奇怪的说道:“为什么没有血迹?”

    云崖暖和可心也是一惊,的确这女人身上干净的很,哪有一丝血痕?难道杀了人之后,清理干净才进行冰冻?那绝不可能,要禁锢灵魂,肯定要先冰冻,后杀人。

    那么就要做成冰晶金字塔后和刺穿其头顶一起进行,沿中脉碎掉上中下三丹田,完全断其生机,可若是如此,她的头顶应该有遗留的剑刃才是,就像中世纪欧洲杀死吸血鬼和僵尸的方法一样,将法器直接留在身体上,才是最好的镇压。

    可心看着那头顶的伤口,说道:“你们看,那伤口还保持的如此整齐,并没有因为冰冻而有任何变形,而且没有血迹,我猜测,那武器一定还在头顶上,只是我们没看见。”

    她说到这,可激起了云崖暖的兴致,急忙喊她们把手电打开,然后几个人分不同的角度,照射这个女人的头顶伤口处。

    “哈哈,果然有细微的光线折射,那武器一定还在!”云崖暖看了一会笑着说道。

    用这种方式,利用物质密度不同,找出折射的光线,可以初步断定里面物体的形态。

    现在他基本可以断定,那是一把剑的形状,手柄并不长,正好一手掌握,应该是一柄短剑,估计和搭乘员军刀的长度差不多。

    “会不会是用冰做成的剑形?”戴安娜想了想说道。

    云崖暖点了点头,说道:“有这种可能。”他刚才的兴奋劲,因为这种可能,变得无味起来。

    可心却摇了摇头,说道:

    “有可能是冰做的,但是我觉得更大几率里面是把宝剑,这些人费尽力气建造冰室和冰晶金字塔来镇压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用简单的一把冰剑来完成使命,估计里面是一把特殊材料的好剑,应该弄出来看看!”

    云崖暖想了想,说道:“估计最牛也不过是一把水晶剑,当不得武器使用,不值得冒险一次。”

    他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东西,能做成透明的宝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可心摆了摆手,突然问道:“你没听说过眉间尺吗?”

    一听这名字,云崖暖倒是觉得耳熟,似乎听说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可心急忙提醒道:“干将莫邪的儿子!欧冶子的外孙!”

    云崖暖“哦”了一个长声,猛然醒悟,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传说,急忙点头道:“想起来是谁了,三王冢的主人公。”

    可心使劲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在云崖暖读来却是“你还不明白?”的意思。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眉间尺的传说,福至心灵,叫道:“雌雄剑!”

    可心一眼的笑意,可惜鼻子一下被遮盖住,否则一定很灿烂。

    这个传说发生在周王室年代的楚国,楚王爱剑弑杀,寻来天下第一铸剑师以孕铁(也有说陨铁)打造宝剑。

    历时三年,宝剑成,却是雌雄两把。干将了解楚王为人,故意只献上雌剑不使其完美,但是却把雄剑藏觅起来。

    那把雄剑最出名的便是透明,在阳光下都不得见,锋利无比。

    干将被楚王杀害,眉间尺成年后,持剑报仇,奈何本事不济,杀不了楚王,还成了通缉犯。侠士宴之敖闻之,来见眉间尺,称其可杀楚王,但是需要借眉间尺头颅和隐形雄剑方可为之。

    眉间尺跪拜宴之敖,自以雄剑割首,免陷侠士与不义,无首跪与地,捧着宝剑和头颅而不倒,直到宴之敖一句:定不负之。才轰然倒地。

    宴之敖以献刺客首级为名得以见到楚王,楚王恨眉间尺入骨,将其头颅扔入鼎中煮了许久,却不见肉烂,宴之敖献媚说:“王视之,则此子化肉泥。”

    楚王大笑,亲往视之,却见宴之敖好似空手一挥,楚王人头便落入鼎中,与眉间尺的脑袋打在一处。

    宴之敖本已算完成眉间尺遗愿,原可仰仗宝剑锋利隐蔽逃脱,但是见眉间尺的头颅被楚王咬住,竟被欺负,不由怒而自斩首级落入水中,咬向楚王之头。

    三个头颅最终成了一锅烂肉粥,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脑袋,没办法只好葬在一处,称之为三王墓,今在汝南北宜春县界。

    可心此时此刻提起这个传说,意思只有一个,这里面的那柄剑,可能便与雄剑一般,本就是隐形的宝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