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兵利刃
    虽然仅仅是一种可能,但是云崖暖却禁不住内心狂喜,习武的人,最爱的东西,恐怕就是冷兵器时代的神兵利器。

    而在荒岛之上,这种锋利的兵刃更是尤为重要,真有一把趁手的宝刀宝剑,能让人在荒野里的生存几率大幅度提高。

    速度,力量,嗜血,都不是在荒野之中人类恐惧食肉动物的根本原因。因为人类有足够的智慧补足这些差距,所缺的就是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当你有了一把真正堪称锋利的刀剑时,动物的利爪和牙齿,便不再是威胁了。

    所以,此时此刻,云崖暖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怎么把这个碰不得的金字塔弄碎了,然后拿出里面可能存在的武器。

    鹿皮宽腰带一直是贴着他的皮肉围在腰上,在他体温的保护下,里面的电池还不至于在低温下懂得报废掉,但是在这样的低温下生火,依旧让他们费了不少的功夫。

    在冰面上是没法生火的,云崖暖只好牺牲他的户外煮锅作为炉灶,在锅里生起了篝火。煮锅的导热性非常好,点燃没多久,几个人就感觉到这锅炉的暖意。

    云崖暖将滚热的煮锅靠近冰晶金字塔,希望靠这火焰,将这看起来不大的家伙破坏掉,不过他现在是没勇气用身体触碰,这东西的威力估计能在十几秒内,把一个人半截身子冻成冰坨。

    很快,他就发现这炉子的热量根本不够看,靠近冰晶金字塔一侧的火焰在快速的减弱熄灭,一层白霜开始蒙在那一侧的户外煮锅上。

    吓得云崖暖赶紧把煮锅挪开,这要是再晚一会,怕是这锅就长在金字塔上拿不下来了。

    再看那冰晶金字塔,上面连点痕迹都没有,火焰的锅炉对其破坏度为零。

    不知道为什么,玛雅很急切的想要把这冰晶金字塔弄碎,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因为里面的所谓神兵利器。

    她是个恬淡的女孩子,几乎看不出她对什么东西有着很强烈的欲望,似乎这世界上除了云崖暖,在没有什么能够让其心动上一下的事物。

    但是今天不同,她甚至有些焦急,忍不住想要用自己纤细的拳头使劲砸向那冰晶金字塔,她自己找不到原因的所在,甚至于她自己也发现了这种异样,然而却无法控制。

    当她看到,连火焰都无法让这冰晶损坏一分一毫的时候,这种心急火燎更加折磨着她的思绪,突然间她似乎看到了某样东西,抑或说她根本就没有看见,而是在记忆之中看到。

    “上面,金字塔的上面!”玛雅指着半人多高的金字塔顶说道:“剑柄的尾部就是金字塔的塔尖!”

    云崖暖听玛雅这么一说,注目看过去,用手比量了一下这女人头顶和塔尖的距离,不由得喜道:“玛雅你真聪明,我怎么没想到呢!”

    说着,在脚下的柴火捆里,找了最长最粗的一根红松木杆出来,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冰晶金字塔的塔身,他很谨慎,万一木头上开始走霜,自己就要及时松手躲避。

    然而结果让他很满意,或许说在他的预料之中。

    别看冰是水凝结而成,但是其根属性却是辛金,也就是阴柔之金。

    学八卦的人都知道,金,木,土都是直接显现的双属性,但是水火却是单一的一个坎离。

    然而就是这最单一的坎,却是五行之中最复杂的东西。

    水凝结成冰则是金,蒸腾为水蒸气则属火,上天成云则既是土又是兑金,变化无端。

    辛金是五行里很难伺候的主儿,唯独木和水与之和谐相处,其克木不伤,生水无杂,所以辛被称为救世之臣,有菩萨相。

    云崖暖也是偶然想到五行生克,所以试了一下,果不其然,这木头上一点寒霜都没有,难怪北方冰城给房屋做地基,都不是钢筋土石,偏偏以巨木为基,取的便是这五行喜好用神。

    既然这东西克木不伤,云崖暖放下心来,双手举着木头棍子,用一头使劲凿向冰晶金字塔,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冰晶金字塔竟然是空心的,只有几厘米厚的一层,否则绝不会发出这种声响。

    这更加激发了云崖暖的信心,空心的就好办多了,自己震它一会,即便不能砸碎,怕是也会让顶端的剑柄与金字塔产生缝隙,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想办法直接取剑。

    砸了一会,这一面的金字塔墙壁已经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缝,显然破碎在即,三个女人烤好了熊肉,递给云涯暖。

    奔波了这么久,尤其这里气温如此之低,身体热量流失严重,云崖暖早就觉得前胸贴后背了,于是一边吃着熊肉,一边单手继续砸这个冰晶金字塔。

    一块熊肉吃完,云崖暖来了力量头,双手猛的一用力,松木杆的一头直接炸了花,在中间裂成好几瓣,而那冰晶金字塔也在这一下之后,彻底崩溃了一面墙。

    “哗啦”

    一阵碎玉落地之声,紧接着是扑面的寒气,让云崖暖禁不住闭上呼吸,来不及看里面女人的五官模样,云崖暖用两根木瓣,在这女人的头顶像筷子似的一夹,双臂合力,往上一拽,虽然看不见,但是却清晰地感触到那种利刃离体的手感。

    那利刃离开那女人天灵感的瞬间,整个冰穹似乎颤抖了一下,但是下面的四个人却根本毫无所觉,全都被这柄看不见的利刃和里面女人的倾世容貌所吸引。

    云崖暖小心驶得万年船,用手套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剑柄的位置,没有任何走霜的迹象,他放下心来,一把抓住那看不见的剑柄,用手挥舞了几下,然后用木棍沿着剑刃的侧面测量了一下长度。

    剑刃应该在七十厘米左右,正好刺破到这个女人肚脐的长度。

    托在掌心仔细观瞧了半天,发现这把剑并非完全看不到,在一定的角度下,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犹如青烟的剑身。

    “宝贝啊!”

    云崖暖现在心里那是一个满足,几乎和推倒戴安娜的喜悦在一个级别之上。

    “出去后得弄个好一点的剑鞘,暂时先用木头代替吧!”他心里想着,拿起一根圆木,用剑剑轻轻一刺,一直插到尽头,只露若隐若现的手柄在外。

    这东西必须放在鞘里,就这锋利的程度,碰到哪里哪里坏。

    手握着圆木,用手感受着剑柄的形状,一股豪气顿生,云崖暖只觉得有一种天上地下任我行的感觉,好一个爽利。

    三个女人对这把剑却没什么好奇,都盯着里面的女人品头论足,云崖暖弄完了宝剑,也急忙低头看向那倾城果女,目光不由得一瞬间被其吸引,嘴里不由自主的念叨一句:“这人,怎么看着面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