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八寒地狱
    那些破壳而出的虫子,好像一只只蚕虫,在地上蠕动身躯,伸几个懒腰打两个滚,体型竟然开始快速的发生变化。

    那原本半透明的身躯向两侧裂开,变成一堆水晶般剔透的翅膀,而身子则变成细小的冰青色,一双翅膀震颤两下,竟然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舞翩翩。

    “蝴蝶!”戴安娜惊叫道。

    “是扑了蛾子,蝴蝶哪有这么难看!”云崖暖说着,速度越走越快,那些发着光的冰蛾子在空中转动了几圈,然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径直朝着云崖暖他们的方向飞过来。

    几个人虽然穿着鞋子,但是也都躲避着那些地上蠕动还没变形的冰虫,云崖暖就躲无可躲的踩到了一只,在脚下直接结出一朵冰莲花,没接触皮肤,似乎并没什么大的伤害,只是感觉很凉,然后鞋底粘在冰地上,费了好大劲才拽起来。

    可想而知,被这东西砸在皮肤上,肯定是直接冻成坏死,在这没医没药的地方,那就等于死刑。

    “嗡嗡嗡”

    听到耳后振翅风声,云崖暖头也不回,听声辩位,用当成剑鞘的木头棍子使劲向后横扫过去,一只冰蛾子被打中,在空中绽成了一朵冰莲,然后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成了一滩冰晶。

    云崖暖略微宽心,看来这东西生命力并不是很强,动一下就死,心里开始琢磨怎么把追赶自己的这些东西弄死。

    但是,紧接着他回头看到的景象,让他明白只有逃生一途,因为那些冰莲花碎裂的冰晶在地上滚了几滚,扑棱棱都长出了小翅膀,颜色变深,经常转眼间成了紫红色,在这片清白的世界里,分外夺人耳目。

    这紫红色的小虫子一出现,就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陡然升高了许多,似乎寒气全都被这紫红色的小虫子吸收进了体内。

    可心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到这一幕,眼泪都掉下来了,直接变成冰球挂在脸颊上,哭丧着喊道:“完蛋了,是钵特摩,比那些蓝色的优钵罗还厉害。”

    “这东西打不死,越打越多,快点回走廊,把门关死!”云崖暖脑门子上青筋直蹦,实在想不通,生命怎么可能以这种形势出现,尤其是在这么寒冷的环境里。

    蓝紫两种颜色的飞蛾越来越近,他们距离下去的大门还有一小段距离,但是眼看就要来不及了,云崖暖大喝一声,把玛雅向斜前方投出去,然后使劲一甩大狼皮斗篷,好像一张网似的罩到后面。

    把接近的一群怪蛾子蒙在了里面,然后落在地上。

    自己则在这一瞬间,向前一个箭步,正好把半空中的玛雅横抱在怀里。这是步伐功夫里的追星赶月,没几年真功夫,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大狼皮斗篷落在地上,就听到蒙在里面的蛾子霹雳啪嚓一震脆响,紧接着狼皮斗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皲裂,一只只紫红色的蛾子在里面飞了出来,数量远胜从前。

    云崖暖眼看着又要被这些虫子**,急忙高声喊道:“戴安娜,把锅里面的炭扬出去!”

    戴安娜用横木挂着煮锅跑在云崖暖的一侧,听到喊声,也没想这么做有没有用,下意识的就把里面还剩下的炭火天女散花似的杨了出去。

    那些红色的炭火挂着火星四散开来,与那些蛾子交杂在一起,就见一只又一只靠近炭火的冰蛾子在空中就变成了一滴水,落在地上变成一个扁扁的冰块。

    “这些东西怕火!”云崖暖记在心里,但是并没什么卵用,因为他们来不及生火。

    可是就这么两挡,四个人已经来到了大门之前,几个人顺着原来打开的缝隙钻出去,使劲把门拽严,他们知道,那些该死的冰蛾子,只要跑出来一只,那就是无穷无尽。

    几乎大门关上的同时,一阵霹雳啪啦的撞击脆响在他们身后的大门传来,紧接着就是冰莲碎裂的声音。

    这些蛾子很奇怪,只要撞击,就会体液四飞,变成莲花的形状,然后再分裂成更多的小蛾子。

    他们能感受到门后面的撞击声越来越密集,似乎无穷无尽,没多久,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整个冰走廊都跟着震颤了一下,这些撞击声才彻底消失。

    几乎同时,原本还算光亮的走廊里,变成了一片黑暗。

    “一定是冰穹塌方了,把那些蛾子埋在下面,不知道会不会死!”云崖暖心下惴惴的听着动静说道。

    “除非在阳光下蒸发,否则这些东西理论上是不会死的!”可心声音带着绝望。

    上面是无穷无尽,不死之身的冰蛾子,身后是不知道属于什么物种的白色人形怪物,几个人简直就是被困死在这里。

    云崖暖想要说些振奋士气的话,但是发现自己也很颓丧,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坐在地上,这时候才觉得身上有些冷,自己的斗篷已经被那些蛾子冻成靡粉。

    戴安娜急忙走过来,敞开自己的斗篷,在后面抱紧他,这让云崖暖感觉舒服了很多,借着手电的光芒,看着自己腿上的玛雅。

    呼吸很平稳,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看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好像睡得很深。

    “别担心,玛雅没什么事,等我们出去了,再想办法把她唤醒!”云崖暖安慰这戴安娜,因为他感受到这个女人身体的颤抖,那是因为恐惧和绝望。

    “我们还能出去吗?”戴安娜声音很轻,很温柔,有恐惧,但是似乎并没有伤感。

    云崖暖可以明白她的心意,两个人在一起,那么死亡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悲伤的。

    可心就在俩人不远处,她也害怕的要命,在原地踌躇了半天,也挤了过来,靠在云崖暖身上,寻找属于她的安全感。

    不知道为什么,三个女人都围在自己的身边,云崖暖求生的欲望从没有如此强烈过,他转动着脑筋,思考着怎么能活着出去。

    “可心?”云崖暖叫了一声。

    “嗯?”可心好像要睡着了。

    “你识得这些怪蛾子?”云崖暖。

    “嗯?哦!你说那些优钵罗和钵特摩啊,我也只是猜测,曾经听一个高原密宗的朋友说过这样的生物,当时是当神话听的,与这些蛾子的外貌和特征很相似。”可心声音有些慵懒,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特别困,很想睡觉。

    “那你快和我说说,这些虫子的事情,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对付它们!”云崖暖焦急的说道。

    似乎听出了男人的焦急,可心那份慵懒消失,不过也不抬头,轻声道:“这些古怪的冰虫来自地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