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杀不绝
    烛九阴,又名烛阴,人脸蛇身,眉心横目,住在北方极寒之地。所谓九阴,乃是阴至极也。

    然而物极必反,阴至极则阳生,故此后人凭空在烛九阴的形象里,加了一个嘴里燃烧的蜡烛,寓意阴极而生的一点真阳化灯长明,这真阳是为光。

    这上古的野兽也好,神兽也罢,一身精华就在这额心横眼之中,此眼才是九阴,与口中一点烛火真阳相对应,阴上阳下,是为水火既济,大气运的象征。

    那一只又一只的冰蛾组团钻进烛九阴的第三眼,如蜜蜂归巢,更像是飞蛾扑火。

    这被誉为八寒地狱的生物,很显然败给了九阴。亦或是寻找到了归宿,云崖暖愣在那里,连戴安娜来到他的身边都没有发觉。

    而这美丽的女人,脸上挂着眼泪的冰溜,也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了,那冰晶飞蛾组成的龙卷风太震撼也太美丽。

    大红莲的两个巨大翅膀消散了,整个身体消散了,全都归入到九阴之中,周围的冰墙开始垮塌,一块块的碎裂,气温也开始慢慢升高。

    云崖暖小心翼翼的靠近烛九阴的第三眼,先是用手指快速的触碰了一下,只有微微寒意,这才放心拿在手里,看着这个白光耀眼的东西,心里不由得感慨:“虽然是邪物,但是却是救命的法宝!”

    仔细的将它收进鹿皮宽腰带,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猛然想到三个女人,急忙转身想要追过去,却看到自己身后,同样被震惊的戴安娜,以及正背着玛雅往回走的可心。

    六目相对,明明分开不过几分钟,却如同隔世。

    玛雅被可心很不人道的放在了地面上,然后冲过来,与戴安娜和云崖暖抱成一团,又是哭又是笑,都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这一刻,他们虽然没有说哪怕一句话,但是心里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生一起死同穴。

    云崖暖原本以为,这里温度上升,是因为大红莲的死亡消失,总会有个静止点,但是随着他周围的冰墙慢慢化成水,开始往下淌,脚下的冰地开始碎裂,他急忙拉着几个女人,回到当初躲藏的石缝门口,一拐弯,来到黑色的石地上。

    没多大一会,那整个冰室彻底垮塌碎裂,就连那冰走廊都慢慢化成了水。

    “气温还在升高?我都觉得热了!”可心把狼皮斗篷敞开,扇了两下风说道。

    “真古怪,刚才还是三九寒天,这么大会功夫,怎么感觉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云崖暖现在连外套都没有,就一个打底的衬衣,刚才冻了够呛,现在却是温度刚好,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看下面,那些逆柱!”可心指着原来冰室下方的那些逆柱喊道。

    几个人目光望过去,就见那些逆柱随着冰室的垮塌,也开始东倒西歪的滚落一地,一个个白色的人形随着巨木的倒落钻出来,张开嘴巴吼叫着,就好像风箱漏了窟窿似的声音。

    不大一会的功夫,一个个全身干干净净的男女,顶着秃头,不下几百上千,即便是身材再好看,云崖暖也不敢看下去了,急忙招呼一声,背起玛雅,开始沿着好像横梁的巨石逃窜。

    这个山体空间非常高大,冰室正好处在空间的中心位置,靠着下面的逆柱顶住稳固,两侧则是靠着山体空间中心的一圈凸起挂着作为地基。

    整个空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葫芦,中间细,两头大。

    几个人现在正好在葫芦中间的一圈凸起位置,他们靠着边沿,开始寻找山石的裂缝,企图寻找到出口。

    下面那些白色的人形怪物,在下面转了一会圈,发现了上面蹑手蹑脚赶路的四个人,一个个和壁虎游墙似的,四肢抓住岩壁,开始在立陡的岩壁上攀爬追赶而上。

    云崖暖骂了一声娘,也不用蹑手蹑脚了,撒开大腿就是撂。

    “这里!这里有山洞!”可心指着她和戴安娜刚才逃出来的时候,看到的那蜜蜂巢似的山洞喊道。

    “进去!”云崖暖也没时间研究那个好,直接跳了一个细窄的钻进去。

    然后把玛雅递给戴安娜和可心,双腿微弯,在这站都站不直的石洞里站了一个三体式,无影剑握在手中,等待着那些白色怪物的到来。

    这把剑的锋利程度,已经可以忽略人的力气,碰到就是断,而这山洞如此狭小,自己凭这一把剑完全守得住,除非是累死。

    也可以看得出来,他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趁空抓了一块戴安娜包里的熊肉吃了几口,那些白色的东西就出现在不远处的石壁上。

    “戴安娜,生火烤肉,把剩下那点柴全都烧了,这冷熊肉嚼不烂!”云崖暖双目圆整不瞬,顶着那些快速靠近的白色人形,一脸的斗志昂扬。

    可心和戴安娜被云崖暖这句话弄得愣了三秒,心话这家伙抽风了,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惦记着吃,还是戴安娜反应过来,急忙开始拆太阳能手电,准备用里面的电池引火。

    俩人把火点燃的时候,云崖暖正好一剑消掉了一个怪物的脑袋,然后便再也停不下来,凭着宝剑锋利,他也不瞄准了,完全放弃了剑法之中最厉害的刺,完全当成刀来用。

    一个横扫,有的时候直接砍断三个怪物的身体,手腕一旋就是一个剑花,烛九阴的第三只眼就在自己的脚后面放着,亮的比汽车灯还厉害。

    直接照到前方那些怪物身上,却不会刺激到他的眼睛。

    可以看出来,这些没有白眼仁的东西明明是有着一定智商的,可是攻击起来,就是舍身忘死,前仆后继。

    它们在攻击大红莲的时候也是如此,云崖暖不禁想着这些家伙应该属于非理智型智商,接近野兽,完全被情绪控制。

    一把神兵在手,就能充分感受到所谓武术套路的优点,空手练拳,感觉处处多余,拿起武器,就会感觉处处微妙。

    上了战场就知道,那些看似无用的动作,都是救命的宝贝。

    一趟泼水刀,虽然远不能达到覆水不沾身那种传说,但是却真的可以始终保护住自己的周身上下。山洞的前面已经是厚厚一层粘液。

    都是这些白色的人形怪物死后所化,黏糊糊的也不流动,就像胶水似的,堆在那里厚厚的一层。

    然而,越来越多的这种东西靠近过来,细碎的脚步声和爬墙声不绝于耳,让云崖暖担心这些东西万一真的杀不绝,可该当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