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逆生花
    某名山大川,一条山溪旁,平滑的巨石之上,坐着一个挽着发髻的老道士。

    当有人偶然走过这里,会很自然地忽略这个老道士的存在,他与周围的一切和谐到难以让人发觉。

    就在遥远的海岛山体之中,玛雅睁开的一瞬,他同时也猛然睁开了眼睛,那种心里深处的震动,没有什么人比在禅境中的他感受的更清晰。

    他遥望太平洋的方向,脸上神色复杂,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收起蒲团,慢悠悠的回到远处的道观之中,不多时,众多道士无论年老年少,纷纷背上行囊,走出道观四散而去。

    一座巨大的寺庙内,青烟缭绕,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僧突然停住击打木鱼,目光遥望东方,目光中喜忧参半,又带着某种释然,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就在众道士出山的同时,无数的沙弥也纷纷托着钵盂纷纷离山而去。

    这不是一座寺庙也不是一座道观的行动,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几乎数得上名字的世外之人,全都踏入了红尘,他们不化缘不布道,全都漫入偏远山郊,凡有白事,必有他们的身影,凡是老坟地,必有他们的的脚印。

    疾驰在去往冰峰的路上,皮特的尸体所变的活死人眼睛赤红,突然他一下扑倒在雪地上,激起了一片雪花,那一瞬间他在脑海中读到了一些东西。

    正在雪山边缘那属于麦克的活死人,也在玛雅睁开眼的一瞬摔倒在地,地下水道内,一个身影突然在水中停顿一下,她从未曾失去记忆,她与那些普通的活死人不同,这种内心深处的某种召唤,对她的影响并不大。

    半个人彘的卡芙已经来到雪山的平原上,她也受到这种影响,然后再次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雪山。

    腾蛇上,一群部落勇士在玛雅睁开眼睛那一刻,同时遥远跪拜,口中咏念着古老的语言。

    黑夜中,一群长着翅膀的家伙昼伏夜出,但是它们的速度丝毫没有落下,月光下,雪白的大地就在眼前。

    玛雅在短暂“我是谁”的迷惑之中醒悟过来,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轻轻吐了一口气,歪着头,透过云崖暖的身侧,看着那群白色的人形怪物,略有所思。

    她的纤纤玉指在地面上轻轻的敲击了几下,声音很小,小到微不可闻,但是这声音在外面那些白色的怪物耳中,却似乎是惊雷,它们嘴里发出凄厉的吼叫,脸上有着莫名的痛苦。

    它们本就不该是生命,但是逆柱和这里的环境诞生了它们,被刻意的生产出来,只是它们是失败的产品,因为某种原因,只完成了一半的半成品,它们痛苦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来它们应该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变成细菌,微生物,或者是木耳蘑菇,甚至是一朵美丽的花,总之,不该是现在的模样。

    但是很快,它们解脱了。

    一片片嫩绿的叶芽在这些白色的人形怪物身上生长出来,转眼间就变成粗壮的墨绿色长藤,它们脸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向往和平和。

    那成千的白色怪物,变成了成千的长藤,转眼间弥漫了整个空间,攀爬在山壁上。

    然而,似乎如此大的空间并不能满足这些青藤的生长,它们钻进山石内,向外延展伸长,一阵阵岩石碎裂的声音不断传来。

    山洞前,那被云崖暖砍死的白色怪物所化的胶水般的液体,也开始孕育出无数的嫩芽,好像章鱼一般,快速的伸出无数只绿色的长藤触角,转眼间已经变得像是一小片森林。

    长藤缘着山洞内部延伸进来,云崖暖开始还能靠着宝剑削断那些长藤,但是随着数量的增多,他整个人被那些长藤推着来到三个女人身边。

    他们没看到的是,山体空间的最下边,那些里倒歪斜的逆柱,此刻全都开始枯木生花,长出一片片绿叶,原本冰雪的世界,在这一刻,变成了一片绿色的园林。

    云崖暖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惊呆了,他无法相信这种生命的演化,明明刚刚还是某种动物,但是转眼间就变成了植物,而且生命力竟如此旺盛,这应该是神话中,轮回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就这么在他眼前发生了。

    戴安娜和可心无不震惊于这种生命的演化,她们甚至无法判断,这是生命的进化还是退化。

    只有玛雅,她疑惑的看着那些蔓藤,是的,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些生命会如此逆生长,但是脑海中一个声音却似乎在安慰她“这没什么奇怪”!

    那声音很飘渺,但是又那么清晰,玛雅有些惶恐,但是那声音却似乎在禁止她将这一切说出来,所谓禁止,是一种让玛雅内心无比的恐惧。

    死亡的恐惧!

    窄小的山洞快要被这些蔓藤挤满了,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些蔓藤似乎刻意的躲避着触碰到这几个人类,中间留出了一小块空间,虽然拥挤,确并没有伤害,甚至那堆篝火还在冒着青烟。

    “咔咔”

    整个山体空间内,被这种石头被挤裂的脆响声弥漫,让云崖暖他们很担心,这坐山会不会因为这些植物疯狂的生长,而直接碎裂塌方,那么他们可就要彻底埋骨其中咯。

    一座几乎垂直于地面的山峰整体青蓝色,似乎完全是由坚冰组成的,其高不可攀,目不能视其尽头,云雾缭绕半山,将一切隐藏其中。

    整座山如一个巨大的玉柱,不知其直径几何。

    三个人沿着玉柱峰的底部走着,不时的四处望望,但是他们都不敢向上看,尤其是熊胖子,丫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高。

    而且他的恐高症还极为严重,他一抬头往上看那几乎垂直的玉峰,就有一种眩晕尿急的感觉,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尿了裤子。

    古月鸣拿着黑酸枝的罗盘,在这玉柱下寻摸着,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嘿,我说古老头,你丫到底行不行啊?之前可是吹牛皮说,这玉柱峰飞鸟难度,除了你以外,没几个人能找到上山的路,这都找了三四天了,除了冰柱还是冰柱,你倒是给我找个台阶或者窟窿出来!”

    熊胖子走的肚子里面窝火,这玉柱峰简直粗的吓人,三天前他就可以开始留各种记号,看看什么时候能走一圈,但是周围的景色几乎都没重样过,自然也没找到自己留下的记号。

    一个圆柱体的山峰,三个人走了三天,愣是没走上一圈,这得有多大啊!

    “嗨,死胖子,古爷爷我说这里飞鸟难度,你切看看,我可说错了?”古月鸣撇着嘴说道。

    “这倒是真没说错!”熊胖子也挺服气,这家伙就靠着风水观星,能预测到这山峰的地形形状,也算是天大的本事了。

    “那你就别着急,我和你说,不管是冰山还是石山,只要是山就逃不出艮宫,何为艮?二阳托一阴,阳者为地气,有气必有脉髓,这山体内必有一气灌顶的气孔,绝逃不出我古老怪的法眼,你个熊小子就老实弄吃的,看我慢慢找来。”

    古月鸣现在可是神气,越是这种地形,越能体现他的价值,所以说话一点不带客气的,熊胖子现在还真不敢把老头惹毛了,生怕丫的尥蹶子不玩活。

    正走着,罗盘上的指针突然一阵乱颤,这是一种纯粹的抖动,而不是旋转。

    古老怪浑身一哆嗦,急忙走到熊胖子身边,达到亲近的标准距离,一脸疑惑和恐惧的颤声道:“这...这他妈是有鬼的象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