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花开花谢
    几个人在地洞的入口处,足足等到晚上,没有任何人到来,也没有任何回音。

    云崖暖不禁感慨,八条船一千好几百人,就算三分之一流落荒岛,也有五六百人的数量,但是此时此刻,恐怕只剩下这十三个人。

    不约而同的,十三个人站在青藤上,脱掉头顶的翻毛帽子,注目着来路的方向,对死去的战友说声再见,对这一路艰险说声再见。

    “走吧!”云崖暖挥了挥手,把腰上的松木棍子紧了紧,熊胖子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熊王神朔,笑道:“我说老云,你这也太寒掺,起码弄个铁棍子,咋还整个松木棒子当武器,那玩意儿狗都打不死。”

    云崖暖看他那得意样,没搭理他,转而眼珠一转,笑道:“熊胖子,咱俩打个赌,我能手不碰青藤,隔着半米把那青藤上的树叶用内气震断。”

    “噗!”

    熊胖子直接笑出声来,道:“老云,你当演武侠片呢,那种功夫压根不存在,熊爷我也是练过的人,你蒙不了我!”

    “你别说废话,只说敢不敢赌!”云崖暖挑衅说道。

    “我还不信你个神了,说准了,可是隔空劈断,你别玩赖,赌啥我都敢和你赌!”熊胖子一脸得意的说道。

    “行,咱们手上现在都没啥宝贝可赌,就赌未来的,到了玉峰顶上,你要是弄到宝贝,我在里面随便挑一个,我若是输了,你也在我得到的宝贝里随便挑一个,咋样?”云崖暖放下话来。

    “公平,就这么定了,我看你的气功,哈哈!”熊胖子打小也学过一段时间武术,虽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架不住他家世有这个传承,自然闻多识广,他家老爷子就说过,那所谓的百步掌,纯是扯淡,不过是练暗劲的方法而已,绝对达不到几米外掌推人倒。

    云崖暖半蹲马步,双手一顿乱晃,紧接着就看他手呈劈拳,使劲往前一摆,转而快收,就见身前半米多远的一片青藤叶飘飘悠悠跌落。

    这一下可把熊胖子吓坏了,他可是一直盯着云崖暖的手呢,他很确定云崖暖的手上没有什么东西,虽然这里光线比较昏暗,但是这一点还是看得清楚。

    “我...我.去,这什么情况?老云你有神功护体啊?”熊胖子赶忙把跌落的青藤叶捡起来,一看断茬平整光滑,不由得起了疑心,说道:

    “不对啊,你就算有气功,把青藤叶打掉了,也应该有拉扯的痕迹,这很明显是快刃斩断的啊?可是你丫手上没东西,怎么回事这是?”

    云崖暖“哼哼”冷笑两声,说道:“这是聚气成刀之术,鸠摩智的火焰刀知道吗?和我这功夫差不多。”

    熊胖子拿着青藤叶一时之间如坠雾里云,心里肯定不相信有这样的功夫,但是自己看到的,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这时候可心和戴安娜看着熊胖子那懵样,可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们俩这一笑,熊胖子已经百分百确定,这里面有猫腻,急问云崖暖到底用了什么障眼法。

    云崖暖卖关子,就是不说,可心和戴安娜自然也绝不泄密,几个人就这样吵闹着,沿着青藤爬回地下空间内。

    当初云崖暖四人在夹缝中出入不得,正好那些白色的人形生物逆生为青藤,这些植物涨势太猛,略微薄一点的山缝,都被这些青藤顶开,于是才有这么多的青藤在地下冒出来,但是大多都是集中在当初的湖中。

    他们四个所在的岩石缝隙,正好被青藤顶开,斜着向上,直接扎进湖里,那些湖水要么被顶飞四散到各处,要么沿着空洞流进山体内部,与地下河融为一处,如今就是一沼泽坑。

    这十三人就沿着他们出来的地洞,重新钻进去,来到山体内部。

    冰室已经彻底融化消失,整个山体空间被青藤蜘蛛网似的交叉纵横占满,但是彼此间的缝隙,走个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而且,若不是有这些青藤,他们还真不好走到古月鸣测算的入口,因为冰室的融化崩溃,让山体之间的连接出现了断茬,正好靠着这些青藤为桥爬过去。

    古月鸣拿着罗盘,观察了好一会,然后指着下面说道:“咱们得下去,玉峰的卤门必在地气最旺之处。”

    云崖暖一看,那面正是原本逆柱的位置,那里生气肯定是这空间内最旺盛的地方,否则也不可能生出那么多的生物来,心里不由得赞叹这古月鸣凭着一直罗盘一双眼睛,就能找到地气走脉,也真是大能耐。

    几个人顺着交叉纵横的蔓藤,慢慢来到下方,那些横倒竖卧的巨木,此刻全都长满了绿叶,一朵朵颜色娇艳的红花绽放凋谢。

    这些红花有若昙花一现,花骨朵好像蘑菇似的钻出树皮,绽放开来,不过几秒,就悄然凋谢,一群人被这样的怪异景象惊得说不出话。

    古月鸣和玛雅却肃穆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在他们眼中,这奇异的现象,给他们完全不同的触动,直入心扉。

    “哎!花开花谢,玉立长停,人的一生在神仙眼中,何尝不是昙花一现,我们自以为漫长罢了。”

    古老怪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倒是让一群人心下突然一阵茫然和失落,就连最爱和古月鸣抬杠的熊胖子也都沉默不语。

    “这里就是那些白色人形怪物出生的逆柱吧?”古月鸣随口问了一句。

    “没错,就是这里,绝对超过上千只。”云崖暖指着一根粗壮的巨木说道。

    “逆运九宫,用五贼克而生,真是高人啊!可惜一朝势尽阵破,这圈住万年的生命力,就爆发的逆转而出,快速的轮回,回到这些东西本应的结局,终究难逆。”古月鸣说着,眼眸晶莹,似乎在感慨命运。

    都说五十知天命,这古月鸣早就过了天命之年,然而也正应了那一句,明白了命运的不仁慈,但是明白不代表能够接受。

    这些逆柱反转生命的过程,由简单而至高级的生命体,就像是逆转弹力很强的发条,整个运转程序完好的情况下,自然还没问题,可是一旦这个系统崩溃,那么发条就会极力的反弹回去,恢复正常的状态。

    所以才会有这些肉眼可见壮大生长的青藤和一开一谢的红花。

    艾达双手交握在胸前,看着那花开花谢,在她心里,这一切都是神的痕迹,她有无数的话想要诉说,但是却知道心中的罪恶已经不可饶恕,良久只略带悲伤的叹了一句:“这花,真美!”

    旁边一个男子,是与濑亚美和艾达半路相遇的探险队员,对艾达的美丽,早就一见倾心,如今听到女神赞叹花的美丽,不由得走到巨木旁边,三两下爬了上去,一手抓住红花,使劲拽下来一朵。

    说也奇怪,这花长在树上,一开一谢就是十数秒的时间,可是一摘下来,似乎停止了这种过程,娇艳欲滴的红花,在断茎处滴落着血一样的液体,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