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树红花
    云崖暖知道这是个浪漫的F国人,但是可惜自己不记得他的名字,送漂亮的女人鲜花,几乎是他们的本能。

    就在这个男人爬上巨木,伸手摘花的时候,玛雅正要上前一步,手臂半伸在身前,似乎要阻止这个男人的行为,但是她的眼渊之中却似乎有什么律动了一下,她只迈出半步,就止住了身形,手臂也重新放下。

    这在外面的人看来,似乎玛雅就是很正常的向前挪动了半步,并没有什么不妥。

    那个法国男人手里拿着似乎在滴血的红花,跳下巨木,那红色的植物液体,滴落在他的衣服和裤子上,湿透了衣服,粘在身体上一片清凉。

    他来到艾达的身前,微微弓腰,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蓝眼睛一个劲的放电,对着艾达用磁性的声音说道:“艾达,你就像清晨的露珠那般纯洁,也只有你才能让这朵花更加娇艳,送给你,我的......”

    这家伙语调阴阳顿挫,就好像咏念诗歌一般,除了熊胖子听不懂以外,云崖暖和可心是真心被弄得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这个人诗歌念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他只觉得身上那些被植物液体润湿的地方,突然变得很痒,就好像有蚂蚁在身体里面钻动,他很想完美的表达自己对艾达的倾慕,但是这种难忍感觉让他禁不住停了下来。

    紧接着,那些麻痒变成刺痛,他不由自主的撕心裂肺呼喊起来。

    他感觉皮肤好像被生生撕裂开,握着红花的手掌心更是疼痛异常,这时候泡妞的心思彻底消失,他顾不得形象,使劲的想要把手里的花扔出去,但是使劲的甩了几下,那花竟然好像扎在他的血肉里生了根,根本扔不出去。

    这个家伙疼痛加上恐惧,咬牙一狠心,使劲用另外一只手抓住红花,往下一拽,顿时一声惨叫,就见那掌心小鱼际的皮肉直接连着红花的茎部一起掉下来,露出血粼粼的骨头。

    周围十二个人吓得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紧接着,他的身体似乎在膨胀,那宽松的行军服里面好像吹了气,原本瘦高的身材,此刻竟然变得和熊胖子有得一拼。

    艾达定住身形,看着眼前和自己告白的男人,惊呼道:“本,你怎么了?”说着,转头看着云崖暖哭道:“快救救他,那植物一定有毒!”

    她说着,就要向前走过去,扶住已经疼的浑身战栗的本,却被身后的一只手紧紧拉住,她回头一看,拉住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带她走入地狱的濑亚美。

    艾达使劲一甩胳膊,恨恨的说了一句:“不要拉着我,不许用你的手碰我!”

    濑亚美“哼”的冷笑一声,说道:“他全身都是都是那种植物的液体,谁碰上谁中毒,我是为你好,别不识好歹。”

    “死也不用你管!”艾达使劲的挣脱濑亚美的手,但是却没有再继续向前,她也知道,这一切应该就是那植物的液体造成的,自己若是触碰到那些液体,恐怕也会变成本现在的样子。

    几乎在艾达呼喊云崖暖去救人的同时,玛雅,戴安娜和可心的手不约而同的抓住云崖暖的胳膊,似乎很怕这个傻男人真的不顾一切,冲上去救人。

    毕竟只要不傻,都看得出来,问题就出在那些红色的花身上。

    在这一点上,她们确实把云崖暖看的有点高大上了,他享受救死扶伤的感觉,那种善念让人的心如浴春风,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云崖暖虽然没有动,但是却在思考,如何救助这个叫本的人,可惜他完全没有头绪,因为自己没有可以完全隔绝这植物液体的手套,根本无法查看伤势。

    就在他想着破解办法的时候,本的身上再次发生了变化。

    随着“咚”的一声轻响,就好像气球被炸破了洞,本的身体迅速消瘦下去,取而代之的,无数的翠绿色树枝刺破他的衣物,蜂拥的钻了出来。

    几乎就是一瞬间,他整个变成了一棵人树,凄惨的叫声震彻山洞,他的嘴巴张的很大,嘶哑的声音突然好想被堵住,一下子停了下来,紧接着三四根树枝拥挤着在嘴里冲了出来,抖擞着翠绿油亮的枝叶。

    紧接着鼻孔也被植物的枝叶占领,两个眼珠子被那些体内长出的枝丫顶下来,两个眼眶伸出两根蜿蜒优美的枝丫,朵朵大红花开始在他身上绽放。

    本彻底失去了生机,在生命最后一刻,他听不见,看不见,闻不到,喊不出,剧烈的疼痛让他使劲一纵身,向着茫然的未知扑了过去。

    旁边一个已经吓傻的探险队员,看到本迎面扑了过来,竟然吓得腿脚发软,想要后退,却迈不动步伐。

    眼看就要被本压在身下,那么她的结局,可能也是变成一个人体植物,就在这个时候,云崖暖隔着两米,一个扫踢,正好踢在这个吓得愣住的女人脸颊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这个并不高大的女人向斜后方倒了出去,正好躲过了本临死的一扑。

    本身上那些枝丫在他身体轰然落地之后,震落几朵红花,数片嫩叶。

    那被云崖暖踢倒的女探险队员,被一脚踹清醒后,身体虽然还有些发软,但是却急忙用手掌在地上,使劲向后推动着身体移动躲避。

    恰巧压住了一片飞落的红花瓣。

    再看眼前的本,几分钟之前还是年轻帅气的高帅,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毛球,而且还在继续变大,很快就成了一团小树丛,在昏暗的光线下,无论如何,你也无法把它与刚才的人想象到一处。

    熊胖子急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将被云崖暖踢倒的女人扶起来,这是个娇俏玲珑的女人,金发碧眼的人种里,很少有这样娇俏的身形。

    本的死,让他们心理恐惧,谁也想不到,这植物竟然有这么强悍的毒性,要知道在外面那些青藤,并没有毒,他们一直在上面攀爬,弄破青藤是很经常的,但是没有人出现这种情况。

    那么应该只有这些巨木上生长的枝叶和花朵才有这样的剧毒。

    见过太多次生死,他们对本的死亡并没有太多的伤感,毕竟互相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免不了兔死狐悲。

    几个人沉默着,一切来得太快,他们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那个被熊胖子扶起来,名字叫卡米尔的女队员突然惊声尖叫:“啊!我的手!”

    几个人急忙顺着叫声看过去,就见卡米尔的手掌心长出了一小根嫩芽,还是嫩黄的颜色,好像刚刚发出的绿豆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