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四十章 不阴不阳
    熊胖子“噗”的笑出声来,说道:“鬼个屁!就是一缠着满脑袋头发的骷髅,不过那骷髅脑袋可真大,比我的都得大出一倍去!”

    可心看了看熊胖子的脑袋,然后幻想乘二,不由得浑身一哆嗦,说了句:“那么大个的脑袋,不是鬼也是妖怪啊!”

    不过云崖暖却是心中有所疑惑,想着之前在水中的情景,说道:“一般溺水,多是腿部被水草缠住亦或是卡主,但是,这人却是胳膊被卡在骷髅的嘴里,确实有些奇怪。”

    熊胖子摇了摇头道:“嗨,我估计就是丫的往下冲的时候,没抓稳绳子,结果冲过头,一脑袋钻头发团里去了。”

    这事本也研究不透彻,况且几人根本没心思研究这件事,人还活着就好,至于手腕上的伤口,也只能简单的用布缠绕一下。

    此时此刻,云崖暖才有时间仔细看看这所谓玉山内的空间。

    可以说,这里的一切,都与他们每个人的想象有着很大的差距,按照古月鸣的说法,进入之后,应该是地气走脉,那么应该是一环套着一环的山体隧道,但是很显然,他们眼前根本没有什么隧道。

    而是一片大的出奇的空间。

    没有日月之光,所以根本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不过周围的一切,却大多可以看得很清楚,甚至可以分辨颜色,能见度就好像是布满着黑色乌云的大雨前夕,迷迷蒙蒙的一片,却不知光从何处而来!

    他们旁边的沼泽宽度不大,但是纵深很长,一眼看不到边际。

    在岸边向远处看去,到处是奇形怪状的巨大植物和石头,他们根本叫不出这些植物的名字和科属。

    隐隐约约有好似野兽禽鸟的叫声徐徐传来,声源直指远处丛林之中。

    而丛林的尽头,则是一座高山,形如金字塔,隐在暮色的环境中。

    古月鸣显然也有些傻眼,他没想到,走入玉璧甬道以后,会是这样一番天地,有山有水,有花草树木,只是这里的植物似乎都很巨大,他们身边一颗两人高的绿色植物,看轮廓明明应该只是一颗小草,但是却比一般的小树还要粗壮。

    这老先生急忙把罗盘放平,调试着方向,指针准准的对着那金字塔形状的高山,很显然那金字塔便是这空间的磁极中心。

    “竟然是自成空间!山内有山!”古月鸣很确定,这个位置就是玉柱峰,而他们现在就处于山体的中间,只不过这山体内部看起来,比外面还大,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山体内部属于另一个空间,

    “视线还算清晰,这是黎明前还是将入暮?”云崖暖疑惑的问道。

    倒是熊胖子想得清楚,说道:“那咱们在这休息一会就知道了,越来越亮那就是黎明前,越来越黑自然就是夜幕降临时,对不对?”

    相熟悉的几个人一致认为,这是熊胖子最聪明的一次。

    这里倒是有些枯木引柴,熊胖子抱着比自己还高的枯草,感叹道:“我怎么觉着自己变小了几百倍,这明明是根草,早前最多也就到我脚脖子,现在这怎么比我个头还高大!”

    可心不禁笑道:“是啊,好像电影联合缩小军一样,我们都似乎相对变小了几百倍!”

    艾达归队之后,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她在尝试遗忘某些片段,试着原谅自己,这几天下来已经经常有说有笑,这时候她接话道:“我觉得这样很好,摘一个果子,够我们所有人吃饱!”

    濑亚美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只是水果自然没问题,要是遇到蚂蚁老鼠都比我们大,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她这话似乎是呛艾达,她一直很喜欢看艾达自责的样子,那样她就会很有成就感,可是现在艾达竟然欢快起来,她心里就很不舒服,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杀了她。

    这俩女人之间都不担心对方说出自己心中的秘密,所以互相怼起来也是毫无顾忌。

    云崖暖没时间和他们扯淡,而是和戴安娜一起陪着玛雅聊着天,这些天来一有空,他们俩都会陪着玛雅说一些话,原因是云崖暖想到之前可心关于轮回的猜测。

    玛雅当时在冰晶金字塔前的表现很反常,而且在那尸体化为飞灰的同时,直接昏倒过去,这让云崖暖不得不怀疑。

    虽然这种极微小几率的完全复刻体很难真实出现,但是毕竟有这种可能。

    玛雅若是那无数轮回后,这海岛内曾经完全相同的那朵花,那么会不会出现可心说的那种类似夺舍的现象,让玛雅的思维被另一个思维所占据,或者俩俩纷争,成为精神分裂。

    这种种怀疑,让几个人对玛雅的日常很仔细的关注着,但是又不能明说,暗中观察着玛雅是否有超出常规的一举一动。

    可心曾经和云崖暖暗地里聊过这件事,毕竟可心在这些方面的思维相对比较清晰,她说当时看到那个冰晶金字塔内的女人时,总是觉得很面熟,可是过后却根本想不起来那女人长什么样子。

    这让她很疑惑,毕竟那么惊艳的容貌,一定会记忆犹新才对,可是偏偏自己就给忘记了,不仅仅是她,云崖暖和戴安娜都一样,完全记不起来那个女人尸体的模样。

    不过毕竟他们只是看了一眼那女人的真容,然后那句尸体就落地化为飞灰,如此短暂的视觉记忆,若是不被大脑皮层收纳,忘记了也很正常。

    云崖暖知道,可心是在怀疑,那个女人那么面熟,会不会和玛雅长得很像。他直接否决了这一点,因为那个冰晶金字塔内的女人很成熟性感,而玛雅还是个孩子。

    他虽然不记得那个女人的模样,但是却记得自己当时做过俩人之间的对比,差距很大,他有一点记得很清楚,那个女人的头发是墨绿色,而玛雅是棕色的头发。

    而头发是显性基因的表达方式,连头发颜色都不一样的两个人,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复刻体,也不可能是无数岁月中,再次出现的那多一模一样的花。

    可心也想起来那女人的头发颜色,点头否决了这种可能,这让他们的担心减轻了许多,但是,云崖暖和戴安娜依旧会有意无意的和玛雅聊天,看她的反应。

    但是玛雅依旧那么娇憨,文文静静的不爱说话,倒是和云崖暖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多说几句,看不出有什么特意的变化,几天下来,他们也渐渐放下心来。

    几个人把剩下的食物吃了个底朝天,但是也就混了个半饱,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围坐在篝火边的众人此时此刻惊奇的发现,天色依旧是刚来的样子,不明不黑,不阴不***本没有哪怕一丝的变化!

    熊胖子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热水,给肚子溜溜缝,看着不阴不阳的天色,恨恨的骂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这什么情况?不黑天也不白天,不过日子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