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远古战场的猫腻
    那一大片的血河似乎也是受了这弥留意识空间时间性的影响,整体重复的改变着形状,这让几人看在眼中,更像是血浪在翻滚。

    这里应该是一片战场,刚刚经过厮杀不久,没有一个囫囵个的尸体,大多肢体残缺,惨不忍睹。

    战场上应该有三方,这是凭借穿着,身材和长相来判断。

    其中数量最少的,是里面身材最矮小接近人类的一群,都穿着亮银色的铠甲,佩戴武器大多以剑为主。

    数量大概占据第二的,是一群穿着毛皮,身体强壮高大的人,他们的武器似乎要粗糙一些,多是重刀巨斧。

    而数量最多的,似乎不能称之为人。

    这些东西虽然也是双手双脚,但是却有着一条好像箭矢的细长尾巴,尾巴末端非常尖利,再这样昏暗的光线下依旧反射着寒光。

    而这些东西的皮肤上,则是一层很细密的青黑色鳞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倒像是他们的皮肤本就是青黑色,它们的身材没有那些身着兽皮的人类高大,但是却也比现代的普通人高壮许多。

    云崖暖只是略微看了一下,就看出来,这是一场混战,每具尸体上的伤痕都来自于另外两类,这是三股势力的角逐。

    这里面,也只有云崖暖和熊胖子能够面对着如此多的尸体还面不改色,这大胖子舔了舔嘴唇,看着那打着摞的尸体说道:“这...这是瞎他妈打啊!从没见过这么打架玩的!这不是胡闹吗!真把人命当游戏啦!”

    云崖暖仔细看了看了一会,倒是读出了不同的东西,心中明悟道:“不是三方混战,而是有着先后顺序。”

    几个女人对这种环境是先天性的恐惧,但是另外几名男队员倒是还能够忍受,在他们看来,这应该就是一场混战,三方将帅完全不负责任的草菅人命。

    此时此刻,听到云崖暖说这片战场有着先后的顺序,不由得侧耳听过来。

    云崖暖指着战场内部远处,说道:

    “你们看,这一大片战场内部的死尸,几乎都是亮银盔和兽皮这两个上古种族,极少有这种黑色鳞片的怪人。可是你们由内往外看,是不是这些黑色怪物的种族越来越多?”

    他的话不仅吸引了这几个男队员仔细观察战场,连对什么事都好奇的可心,也忍着恐惧看过去,果然如同云崖暖所说,内部几乎没有这种黑色的怪物,但是越往外,这种黑色怪物的死尸越多,甚至最外围,八成都是这种怪物死在地上。

    云崖暖指着战场内部,继续说道:“这场战争一开始应该是发生在亮银盔的部落和兽皮部落之间,但是就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这些黑色的怪人趁虚而入,准备将双方一举歼灭,不知道是否成功。”

    他们眼前是一个主战场,应该是上金字塔型巨峰的要道之一,可见古月鸣还是有些能耐,直接把几个人带到了主路上。

    战争在这里应该持续很久,然后开始向着内部蔓延,也可能是亮银和兽皮部落向后撤退,所以到了内部不远处,那些尸体已经很稀少。

    这片战场实在太大了,一眼望不到边,他们没有时间绕路走过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踩着这无数的尸体和鲜血,跨过战场血河。

    古月鸣看着四周仿佛更近了些的混沌,一咬牙把脚踏进血河之内,走向那些叠了不知几层的尸山血海。

    其他人也急忙紧紧跟过去,云崖暖和熊胖子依旧一左一右的照看着古月鸣的安全,后面的人围成一圈,互相搀扶壮胆,也进入到这腥气弥漫的世界。

    混合着鲜血的泥土,很轻易的粘在鞋底上,每走一步,都发出“吧唧吧唧”的水渍声,他们已经尽量的高抬脚轻落步,可是依旧溅的裤腿上满是鲜血。

    他们这些人并不属于这遗留记忆的一部分,所以并不受那一眼时间的束缚,甚至改变着空间内一些物质的平衡状态,比如这些鲜血,就被他们的双脚,改变着位置和形状。

    当开始攀登尸山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偶然用手掌握身体的平衡,避免自己摔倒,整个战场还没走到一半,这些人的身上,手上,乃至于脸上,都有了鲜血的痕迹。

    熊胖子拎着一个黑色鳞片怪物的尾巴,用手摸了摸那尾巴尖,不由得咋舌道:“这玩意,和三棱军刺一样锋利,大家伙小心着点,别被扎了脚丫子。”

    这一路,经常会看到还没有完全断气的战士,他们圆睁双目,不知道望向何处,那眼神中还有这一丝色彩,虽然已经很淡。

    最可怕的是那些神经还没有完全死去的尸体,抽动着身体,一秒一秒的重复着,永远停留在那最痛苦的时刻。

    足足半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出战场的区域,可心和艾达直接蹲着,开始呕吐起来,就连古月鸣和另外两名男队员也跟着干呕了半天。

    云崖暖和熊胖子的脸色也不好,估计看起来和死人脸也没什么区别。

    倒是玛雅一脸淡然,只是偶尔会露出一丝悲切,却不知道悲从何来。

    可能,这里面唯一觉得舒服的只有濑亚美,这样的腥臭味,无数的死尸,让她的精神亢奋到了极点,几乎就要忍不住那种悸动。

    云崖暖心细,看到濑亚美走路的姿势,不由得说道:“大家要去厕所的,结伴去厕所吧,咱们短暂休息,马上继续赶路。”

    濑亚美难得俏脸一红,她自己心里当然知道,这并不是尿急。

    古月鸣依旧在摆弄手中的黑酸枝罗盘,双眼有些赤红,很显然是累到伤神,毕竟这种奇门算数,是非常伤脑力的术数。

    “古老,咱们还是继续沿着大路走吗?”云崖暖看着古月鸣问道。

    这眼前的大路,很明显是直奔金字塔形高峰的主干路,不过从他的观察来看,这山峰应该是整个空间的中心,出路难道会在空间的正中心?那么到底是上天还是入地?

    古月鸣掐指计算了一阵子,叹了口气说道:

    “现在还不明朗,但是大方向不会错,先向着金字塔形高峰方向走,肯定是正确的,至于真正的生门,需要集中在很小的范围,我还需要继续演算,若有方向变动,我自然立刻告知你们。”

    “可是古老,这空间出口难道不应该是在空间的边缘吗?我看那高峰恐怕是这空间的正中间,难不成咱们土遁走?”熊胖子有些担忧的问道。

    古月鸣只是摇了摇头,说了句:“我现在也不知,总要到了那个点才能演算,就算真的是土遁,也没什么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