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地下城的战士
    跨过战场血河,他们踏上了平整的白色汉玉巨石铺垫的大路。

    迎面是吊脚飞檐的石门,高怕不下三四十米,巨大的两个圆形石柱支撑着门楼。精雕的遮雨檐下,是一块横匾,上面是五个接近方体的象形文字,只是他们这群人中,无人能够解读。

    可心只猜测其中一个带着倒锅式偏旁的字应该是天空的含义,具体代表什么,怎么读音,她也并不完全确定。

    他们无心研究这些古老的文字,急匆匆的走入白石界门,一路上依旧隔三差五的看到一些尸体,三方势力的战士都有持续的死亡。

    甚至他们看到了一些曾经在雨林里见过的那些蝙蝠人的尸体。

    一路走来,他们发现在这条道路上,再没有兽皮古族和亮银盔的种族之间的杀戮,似乎两者结成了联盟,而那些蝙蝠人很明显都是死于兽皮民族的弓箭之下。

    由此,几人判断,这蝙蝠人和鳞甲人应该是一伙的,最奇怪的是,这些蝙蝠人有很多都是身后背着一个小箱子,而箱子的前端连着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

    就像是一个金属空管,上端按了一个弯月形的大镰刀。

    熊胖子看这家伙式漂亮,忍不住用脚踢了几下,想看看整体的结构。

    一脚把一具蝙蝠人的尸体踹的直接翻了一个,这才看到,在这个大镰刀的下方,有着很多奇怪的图案排列,而且看得出来,那些图案是可以活动的按钮机关。

    而且这家伙踢得力气比较大,直接带动了这些空心骨头的蝙蝠人的身体移动。那原本就有些裂痕,背在它们后背的方盒子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个鲜活的人头,卡在其中,脖子下面固定在一个莲花状的仪器里面,可以看到这个人头的脸上还带着微笑,鼻翼一动一动,重复着这个动作。

    进过戈壁边缘那黑色战舰的几个人立马就认出来,这些装置,正与那碧玉骷髅下面的那些人头差不多,按照可心的猜测,这是一种转换灵魂意识力量的装置。

    而在这里,想来是作为这种奇怪武器的能源核心。

    几个人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并没有驻足,但是可心依旧忍不住边走边说道:“原来那地下城市的居民,就是这些蝙蝠人!他们竟然用人类的大脑灵魂作为能源,这简直太残忍了。”

    云崖暖此时此刻也明白,为什么在熊可艾濑皮湖的时候,他和熊胖子探索黑色金字塔寻找水源,那地下空间的雕刻到最后才是九头蛇,因为在它们这些地下生存的生物看来,越向下,才越尊贵。

    “我实在无法理解,有着那样高科技的种族,竟然会被俩群已经斗的两败俱伤的冷兵器残兵给打死这么战士,而且看起来,最后竟然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云崖暖一边大步向前走着,一边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从这个空间能保存至今来看,在这里的三股势力一定是同归于尽了,而且应该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否则一旦有幸存者,就一定会走出这个空间,那么就会造成这个空间内物质能量的平衡,使得整个空间湮灭。

    以此推断,这三股势力的战士,全部身死在这片空间内,才能留下这弥留意识空间一直幸存到现代。

    那么,这些冷兵器是如何与这些高科技的族类战斗呢?

    倒是熊胖子拍了拍自己的熊王神朔,说道:“靠这个战斗呗,你们也不想想,沙漠里那石头阵,可是整整灭了地下城市的一个兵团。”

    想到这茬,几个人倒是释然,的确,若是有那样的神通,这些高科技武器,还真没什么优势可言。那么这场战斗,应该算是众神之战咯。

    作为人类,而且这些蝙蝠人曾经好几次袭击他们,所以自然把这些地下城市的种族称之为坏人,而兽皮种族和亮银盔则属于好人的范畴,毕竟长的都是人样。

    远处正在湮灭成混沌的空间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天空似乎比刚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矮了许多,天色愈加昏黄,浓浓的好像一团浆糊。

    深邃宽阔的沟壑拦住他们的去路,几条铁链横在沟壑两端,有阵阵水声在其中传来。

    “护城河!”

    护城河里面满是鲜血和尸体,重复着一沉一浮的片段,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沿着索桥残存的链条爬过去。

    云崖暖看着下面已经被鲜血融得黏糊糊的河水,一股子腥臭之气扑面,无数的尸体随着暗红色的河水翻滚暗涌,也不由得有些心颤。

    尤其是水位比较低,可以看到露出水面的尖刺,上面糖葫芦似的穿着不少人形蝙蝠和黑鳞怪物的尸体。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爬的时候掉下去,准准的有死无活。

    他现在背着原本玛雅的背包,在里面拿出来绳索,切成十几断,然后走到残存的锁链旁边,挨个的用手使劲的拉扯几下,感觉还很结实,这才用绳子把自己和绳索系在一起,避免一个不小心变成糖葫芦的一份子。

    弄好了安全绳,云崖暖对着后面的人说道:“一人一个锁链过去,速度要快,保证安全!”

    说着,四肢齐动,就像一只灵敏的猿猴,快速的朝着对岸爬过去。

    后面的人有样学样,绑好了安全绳开始渡河。

    河面很宽,怕是有百米之遥,在锁链之上,虽然能听到河里水浪的翻滚声,轰隆隆的,也不知是什么在搅动河水。

    好在这锁链足够结实,虽然不时的摇晃,但是终究没有断掉,云崖暖第一个冲到对岸,站在一地的尸体旁边。

    然后注目着身后跟过来的人,锁链在剧烈的摇晃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刺耳响动,这让云崖暖有些担心,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他害怕,熊胖子比他更担心,自己体重超标,一爬到锁链上,明显比别人的声音要大上不少,摇晃的幅度让丫的直念阿弥陀佛。

    云崖暖一个接一个的把靠近的人拉上岸来,熊胖子倒数第三个靠岸,大脸蛋子吓得煞白,回头看了看翻滚的血河,朝里面吐了口唾沫,也不知道咒骂了一句什么。

    古月鸣毕竟年纪大了些,攀爬的速度比较慢,和手腕受伤的那个队员并肩慢悠悠的往岸边爬。倒不是他们故意,一个是心中惴惴,吓得手软脚软,所以爬的慢,一个是手上有伤,爬不快。

    这对难兄难弟肩并肩,就差手拉手,几乎同时到达岸边。

    古月鸣看着走过来迎接自己的熊胖子,这才在吓得发白的脸上,挤出来点笑容,可他的嘴角刚翘起来,菊花褶刚聚拢,就听“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锁链刺溜一下,在接头处断了开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