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章 启明终无情
    说着,玛雅把手探入云崖暖的腰畔,在那鹿皮宽腰带内取出两个在夜幕星光下依旧闪闪发光的宝石,她玩弄了两下云崖暖在熊可艾濑皮湖得来的青色石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仿佛喃喃自语道:

    “那些丑陋卑鄙的物种,虽然不解规则真意,但却能照猫画虎,使用这些大自然的力量,也算是他们的能耐,哼!科技,数学从来就不是天地间的规则,以非规则辨伪,又能有什么作为!”

    脸上尽是不屑,不过很显然对那块青色的石头还比较看重,否则也当不起她夸赞一句能耐。

    “蓝色水玉成全了你,越过炼狱一步为巫,巫族虽是我前世为求生所创,但是你终究非我亲为而成,是随我探寻启明永生,还是自行而去,随你意愿!”这话却是对着融合与水中的詹娜所说。

    黑蓝的海水之中,詹娜双臂以上显出半透明的身影,下身则如长蛇,婉转盘旋,托着众人与水上不沉。

    她在玛雅面前低着头,拨弄着无名指上的一环羊皮戒指,面上没有任何犹豫,很平静恭敬的说道:“詹娜暂时不想归去,还有心愿未了。”

    玛雅瞄了一眼那羊皮戒指,想起当时在流沙坑内,地下城市入口处发生的事情,点了点头,她说随詹娜自己选择,那就绝不会反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这样也好。”

    然后便不再理会詹娜,把目光放在了濑亚美的胸口和罗明媚的手腕上,她们俩也有着一块石头,都是来自于那黑色金字塔的地下,那些地下城市居民用来稳固空间的宝贝。

    能放在属于他们种族神庙之中的重地之位,可见在那些地下城市的居民的眼中,青,蓝,红,黄四块宝石,也绝对是最珍贵的宝物。

    “哼,送她竟然不送我,那我便自己拿。”说着话,嘴巴撅了起来,才有了原本属于玛雅的娇憨。

    在她身上,似乎有两个人在互相转换,一个历尽沧桑看透万物,一个还是纯真的孩子。偏偏这两个角色彼此间感受不到一丝的矛盾,虽然还没有完全合在一处,却已经开始交融无间。

    说着话,拿着烛九阴的第三只眼和青色宝石,斟酌了一番,喜滋滋的把烛九阴的第三只眼揣进了自己兜内,看着熟睡的云崖暖笑道:“你送我的,我有大用!”

    可是一转眼,又看到戴安娜胸前的红色宝石,顿时又是一声轻哼,脸儿变得比翻书还快,自语道:“大好造化,本能有大作为,可惜不是纯阴真身,可惜了!”

    说到这,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五彩衣女酋长和还站在腾蛇上的一群仪态妖娆的部落女子,恨铁不成钢,老气横秋的用晦涩的语言说道:“你们也是,竟然没有一个真阴之身...”

    五彩衣女子大囧,低着头,施礼恭敬而一本正经的回答道:“禀阴皇,我等后勤遗族,苦等昆仑内万载,平时实在闲的无聊...所以......”

    实诚人,净说实在话,搁谁那一听,都没法再批评。

    “也是怪不得你们,待我与前身彻底合一,你等便可开枝散叶,不必闲的无聊。”说着,脸上竟似有些悲哀。

    看着云崖暖的脸,默默道:“只是不知,那时的我,是否还记得对你的情。”

    说到这,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心念一转,根本不需要她说什么,那些巫族之人,便已经知道了玛雅的想法。

    那拿着代表巫族用兵权杖的长老来到罗明媚身边,一探臂,拿起昏黄的宝石,合在手心之中,嘴里咏念着古老的咒语,感受着规则,借用着规则。

    五彩衣的女酋长则来到戴安娜的身边,把那颗火红色的宝石放在手心上,与部落长老一般,嘴里念念有词,一脸的肃穆与庄严。

    天空之中的血月似乎闪了几下光芒,片刻之后,俩人手心之中的宝石,已经变成两蓬轻盈的亮粉,一黄一红,缓缓而有韵律的顺着戴安娜和熊晓晓的鼻孔钻了进去。

    而此时,云崖暖身边,那两个阴火尸滩始现,一路跟随,保护玛雅,斩蝠人,碎鳞甲怪,青色皮肤,手持双刀的怪人正左右守在云崖暖的身侧。

    青色的宝石已经变成一团青光,并不似玛雅和熊胖子由鼻孔而入,而是青光包裹如蚕茧,渐渐融入云崖暖的全身。

    做完了这一切,玛雅沉默片刻,在部落长老这位小老头的权杖上面,摘下来一青,一红,一昏黄三颗宝石,分别放回了三人身上。

    无论颜色大小,都和原来相差无几,但是,这只是一般的宝石罢了。

    玛雅对着昏睡的云崖暖轻声道:“你绝不可以成为巫,哪怕你成为我的敌人都可以。”

    话毕,转身缓缓离去,边走边对詹娜说道:“单独告知云,我随巫部隐居,终有相见之日,让他保重,以你之能力,还是不要跟随他们一起,以免害人害己。”

    腾蛇振翅高飞,玛雅强忍住回头再看一眼的欲望,微微仰头望着天上的血月,她已经明了自己的命运。

    在与冰晶金字塔内的前身相遇之前,她是那么的恐惧这种事情发生,害怕自己成为那个完美的复刻体,成为另一个人。

    可当这件事情真真实实的发生以后,她却坦然的接受了种族命运的邀请,没有了恐惧,更无遗憾和埋怨,因为她就是她。

    感受着重生的喜悦,她要把万年前没能完成的愿望,此生实现。

    天近黎明,可是那轮血月依旧在中天,金星在天边升起,鹤立群星,她喃喃自语:

    “启明啊启明,世人皆误解你为开启天明之星,却不知,当年的您为此星命名之真意。开启明天,那里才是未来,正如文明一路迁徙而行。凡阻碍此路者,皆为我之敌。

    云,若有朝一日,你挡在我的脚步之前,那么,请你一定要做到,让我杀不死你,我怕终有一天我会无情。”

    腾蛇振翅,贴着水面画出一道长影,转眼间消失不见。

    黎明前的大海是如此的平静,就像是熟睡的婴儿,恬静而纯洁。

    一线阳光贴着大海平行而来,血月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却有一弯镰刀弯月懒洋洋的挂在天边,今日,终究不是月圆之时。

    众人纷纷醒来,兀自觉得有些头痛,就好像脑震荡后遗症的感觉,但是随着清晨微凉的空气大口吸进肺腑,神气顿时清爽起来。

    迎接他们的,是蔚蓝的海水,广阔的天空,是第一眼的阳光。

    云崖暖捧起一掌心的水,用舌头舔了一下,苦涩腥咸立刻让他使劲的吐了几口唾沫,然后他欢呼道:“女士们,先生们,这是大海,我们自由啦,我们回来啦...文明世界,我LOVE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