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章 咬痕
    枫用一个很小的针管,抽进了很小的一滴,手指内提纯出来的液体,然后小心翼翼的注射到这名和服女子的食指肚上。

    “先生们,注意观察!”

    “哇,这些细胞开始攻击其他细胞,哦,不对,是感染其他细胞。”

    “分裂的速度并不快,外表变化不大。”

    “她看起来很痛苦,会不会死?”

    “把你分成几份,你会不会死?”

    “混账,这不一样,这是体内的细胞分裂,虽然一定会很疼,不过未必会死去。”

    “传染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已经开始攻击脑部细胞,快,加一道锁,这女人挣命的力气可真大,一道固手竟然差点被她撑开。”

    “FK,她死了,你们看,脑电波几乎消失,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她完蛋了!”

    “我说过,没有人体能承受这样的分裂,这应该比活剐都要疼痛无数倍。”

    “不,分裂和疼痛并不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你们看她死亡的过程,仔细看。”

    “哦?随着脑细胞的分裂,她的脑电波越来越不稳定,似乎很疯狂的向外辐射。”

    “灵魂出窍吗?”

    “不,应该是脑结构的突然改变,让脑电波这股磁场,无法像之前一样根固在大脑上,所以散溢离去,仅仅能够留下很小的一部分记忆,微乎其微的部分。简单说来,大脑消磁了!”

    他们正说着,没过多久,仪器上的心电图开始有了曲线,“滴滴”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甚至没来得及惊讶,那原本已经死去的和服女子,猛然向上拱了一下小腹。

    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张大弓,四肢被紧紧的拷在钢架床上,看起来就像是练瑜伽的下腰动作。

    “天哪,她活过来了!快看,她的细胞分裂开始变得缓慢,生物状态正常。”

    当他看到这个女子使劲拽着手铐,发出“咔咔咔”刺耳的巨响,钢架的床栏杆竟然开始变形,于是急忙又加了一句:“似乎不太正常,她的力气大的可怕!”

    “樱子,你还认得我吗?”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人,看着和服女子问道。

    只见这个叫樱子的人,双眼血红,恶狠狠的看着周围的几个人,双唇使劲的向着四周撑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也不答话,就是好像破烂风箱一般,呵着气,发出呼啦啦的声音。

    “没有记忆,彻底变成了白痴野兽。”生物学家观察了一会,做出结论。

    山本武藏按动轮椅上的一个按键,然后说道:“我要你们找到,使用病毒却不失去记忆的方法,必须找到。”

    实验室内的几个专家听着扩音器传来的声音,都吓得一大跳,就连最疯狂的枫,似乎也对这个山本武藏由衷的恐惧。

    “怎么办?能找到局部截断细胞变异的方法吗?”

    实验室内,在山本武藏出声以后,彼此交流的音量明显小了好几倍。

    “截断是不可能的,我们或许只能在脑电波本身上想办法。”

    “你的意思是,让细胞分裂,而脑电波的磁场并不外溢?可是,这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大脑的整个结构变化了,那些记忆和智慧的资料,统统都无法存留。”

    “可是,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由结果反推,保留记忆是结果,而我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做到这一点就OK。”

    山本武藏对着话筒说道:“三井,给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最好的食物,酒水,女人和死的女人。我要去休息啦,你们必须完成这个任务,听好,是必须,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死多少人,否则,你们走不出这间实验室!”

    说完,一摆手,濑亚美就推着老人缓缓离开。

    “濑亚,你这次做的很好,若是成功,永生的名额,必定有你一个。”山本武藏的心情很不错,死气沉沉的脸上,难的看到一丝生气儿。

    “外公,我还要他死,我要亲自动手,活剐了他。”濑亚美说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颤栗,有恐惧,有憎恨,有兴奋。

    她必须亲手杀死那个把她变成恶魔的人,那样,她才不再会有恐惧和噩梦。

    “外公答应你,一定会有这么一天,不过不要急,他们家暂时还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不过等我能够彻底复原,这件事情就一定可以办到,再忍忍,我的小濑亚。”山本武藏气喘吁吁的说着。

    “我明白,我会继续忍耐。”濑亚美恭敬的说道。

    “外公,我想知道,为什么您说那个小人帮过您?”其实这个问题,她并不好奇,只是用这种方式转移掉刚才的话题。

    “哦,呵呵!其实这个人我并没有见过,不过他画中描绘的事情,却是很少几个人知道,我偏巧是知情人之一。”

    山本武藏看到那根手指的细胞有那么神奇的能量,似乎看到了新的新望,所以此时此刻心情很好,有了说话的兴致。

    “福田家的祖坟曾经被人盗过,我所得到的徐福拓本便是出自于那座坟墓,但是相对于一些葬品丢失,最让福田家抓狂的是,盗墓者在灵枢上出恭,所以我说这个人算是替我出了一口恶气,同时间接帮过我的忙,没有这个人,便没有徐福拓本,你也没机会进入昆仑海岛。”

    山本武藏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难得在脸上看到笑容,似乎他和福田家的仇怨很深。

    “原来,那螺旋线不是蛇,而是...”濑亚美也觉得,似乎这种作风,很符合熊胖子的性格,于是也笑道:“那说起来,我也该谢谢他!”

    山本武藏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你也该谢谢他。这样的人不要得罪,除非你准备杀死他,否则,我可不希望山本家的祖坟里,有人出恭。他深知山本与福田家的仇怨,否则不敢用这么大的秘密和我买人情,这种极为好面子的人,很容易控制利用,不需计较些许小事。看你脸色苍白,去看下医生,然后早些休息!”

    “是!我明白的,外公请放心!”

    ......

    熊胖子喜欢热闹,在VIp待不到二十分钟,吃光了饺子,打包了红酒,屁颠屁颠的跑到外面,融入大众,奈何其饱嗝不断,一股子韭菜混气味,熏得大伙离丫的两米远。

    几个人好奇,这家伙用的什么招,直接混个高级待遇,但是问来问去,这家伙卖关子就是不说,几个人知道估计有说不出口的地方,便也没有再问。

    一晃十几天过去,这些日子,是几个月来最轻松惬意的时光,所谓保暖思那啥,云崖暖这几天和戴安娜半宿半宿的折腾。

    床上,沙发,浴室,地板,半夜躲在船头阴影处迎着海风,都有俩人缠绵的痕迹。

    濑亚美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几个人也没在意,这女人在云崖暖这群人看来,存在感本来就不高,况且这是人家的地盘,哪轮得到这些外人担心。

    船舱的最深处,这里有一个并不大的客房,虽然有点小,但却是最安静的角落,轻易不会有人打搅,这是濑亚美特意要求的房间。

    此时此刻,她正裹着被子,枕头被她紧紧的咬在牙间,野兽般痛苦的呻吟声,被她强行的压制着,露在外面的额头血管暴起。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在两颊成淌的流下来,细看之下,那些汗珠之中,竟似乎有些红色,这是汗血,在她痛的抽搐的小腿上,有一个清晰的咬痕,那是斩断皮特手指时,卡芙的杰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