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九章 寄生
    濑亚美很及时的赶到了实验室,山本武藏也正要找她来,活死人的事情,濑亚美还记得很清楚,也记得自己的外公将要亲自进行这个疯狂的实验。

    山本武藏没有说什么,而是将一个密封的金属盒子递给濑亚美,替他暂时保管,若是他醒不过来,那么就把这个盒子送给濑亚美,他没有什么亲人,只有这个外女。

    那铁盒子里,是他一生的财富,那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货币,而是无数的奇珍异宝和产业。

    山本武藏已经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他一秒钟也不想再等下去,吩咐山田给自己注射麻药,开始安装屏蔽体。

    在他昏迷之后,四肢,腰部和颈部,都用强韧的安全带捆绑结实,这是避免山本武藏实验失败,变成活死人,醒来暴起伤人。

    提取液被枫小心的注射进山本武藏的颈部,这里距离大脑最近,而这些传染性极强的活死人细胞,越快到达大脑,山本武藏扛过来的机会就越大。

    病毒细胞注射进入之后几乎一瞬间,山本武藏脖子上的大筋就绷了起来,双目圆整,疼的呜呜直叫,所谓的麻药,根本不堪一击。

    濑亚美还记得这个过程有多痛苦,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她刚刚经历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此时此刻想起,还忍不住浑身战栗。

    越是这种时候,她就越是想见到云崖暖,很希望能让他在这里陪着自己,但是可惜,她还记得,这件事是山本武藏绝对的秘密。

    钢架床上,山本武藏浑身的皮肉筋骨都在剧烈的颤抖着,那种频率,甚至能够传出低沉的声波,仪器上,显示着他的脑电波在屏蔽体内禁锢着,不断的撞击强磁体,然后被反弹而回。

    濑亚美能够保存部分记忆,完全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和病态的喜欢疼痛虐待,而她昏死之后,也正是记忆丢失的开始,山本武藏的这种方式,显然会保留更多的记忆,因为不管他意志力如何,这些电磁波都不可能逃出大脑的范围,最终大部分会与新的脑组织结合磁录。

    阵阵哀嚎生在这老人的嗓子眼里钻出来,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周围的人都被山本武藏的样子吓得不敢出声,终于,忍耐的极限之后,他晕死过去。

    ......

    云崖暖和戴安娜坐在船头的甲板上看着茫茫大海,俩人刚才被打扰了兴致,但是又不想回去睡觉,难的在这甲板上安静的坐会。

    今天的月亮很圆,这让他们不禁想起来不知身在何处的玛雅。

    这小妮子最喜欢在月圆的夜里,乖乖的坐着看天上的明月,他们俩很确定,玛雅就是可心嘴里所说的,万年后一朵一模一样的花。

    这是不可改变的命运,他们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玛雅永远都是玛雅,而不会变成另外一个名字。

    遥远的某处,一条清澈的小溪旁边,葱郁的树木看不到边际,一座山洞的门口处,玛雅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望着天上的圆月。

    此时的她,已经不需要在失神的状态下,去咏唱那些古老的歌谣,最深处的记忆正在慢慢唤醒,那些属于人类和巫的记忆,全都在她的脑海之中。

    她知道,人类的大脑是多么珍贵的宝藏,因为人类拥有着从开始到现在的所有记忆,每个人都有,只是那些记忆封存在最深处,普通人根本无法读取的位置。

    这种记忆的传承,在简单的生物之中很容易实现,候鸟南飞,精卫填海,这些动物即便是没有其他族类的教诲,依旧会按照祖先的规律生活下去,因为在它出生的时候,那些记忆就已经遗传了下来。

    人类的大脑太过复杂,反而压制了这种来自于先天的知识,更多的是后天的学习和创造,但是,却有着极其稀少的一部分人,可以读到这份记忆,可能并不是很大一部分,但是那些知识,却足以让人称之为神仙。

    她静静的生活在这深山老林之中,等待着前世今生的完全融合,那些土著都是森林生存的好手,在这现代人类科技,还没能完全窥探的原始森林之中,他们可以生活的非常美好。

    可是,如此美好的月夜美景,却出现了一些变故。

    天空之中的皓月,似乎被缕缕黑烟蔓延遮挡,平白的投下了许多阴影。

    可是,黑色的天幕上,并没有一丝云,干净而透彻。

    玛雅似有所感,那些散住在附近的巫族也因为这种变化慢慢汇聚道玛雅的身边。

    “风皇,这是......”

    那五彩衣的女酋长不由得问道,她的脸上有一丝担忧,她很清楚,风皇玛雅还没有设坛献祭,人类身体之中,属于巫的血脉还没有真正复苏,可是,这月色明明显示,有巫出生。

    “是那群寄生的东西,不是我的巫!”玛雅很平静的说道,很显然,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在这些巫族成员来看忧虑的事情,她似乎浑不在意,又淡淡的说了句:

    “这样也好,不过是提前了我的计划,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海岛中找到那个宝贝,若是没有,怕是要生灵涂炭了,原本还想多给他们一些时间的......”

    “风皇仁慈,明知是敌,却依旧不忍灭绝其根。”五彩衣女子施礼敬道。

    “本是一脉,此世各行其路,不再路前驻足,便不是敌!”玛雅轻声轻语,却有无限威严。满山的树木在其言语间,无风而自动,仿佛听懂了一般。

    ..............

    月色有变之时,云崖暖就觉得身上有些寒意,但是仔细品觉,却又似乎不是天气导致,这是一直以来,他感受到危险时的反应。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在轮船上,天气晴朗,海面无风,实在想不出危险来自何方。于是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当下领着小猫似的,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戴安娜回去客房,自然免不了又是一场盘肠大战。

    实验室内,显示器上的心电图猛烈的跳动着,突然所有一切戛然而止,变成一条直线。

    山本武藏死掉了,不过这些人并没有用传统的方式去进行抢救,而是围观着屏蔽体的观测仪,上面显示着两股磁场之间的战斗。

    脑电波的散溢,会在肌体死亡之后达到最快。在显示器上,脑电波呈弧线形撞击着屏蔽体形成的壁垒,每撞击一次,就会有些许损耗,不过这样的损耗速度并不可怕,因为不需要多久,山本武藏的大脑变异就会彻底完成。

    但是,由于无法形成完全封闭的屏蔽体,这些脑电波的磁场,由着网状的缝隙处散溢出很大一部分,他们没法确定,这些东西占据山本武藏记忆的几成,只能默默祈祷,这家伙最好尽量多记起来点。

    在山本武藏死亡半个小时左右,心脏开始恢复跳动,紧接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猛然睁开,山本武藏的嘴巴微微张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

    “哈哈哈......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山本武藏兴奋的脸上表情都有些扭曲,原本被疾病折磨的只剩下皮包这骨的身体,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化,只是皮肤变得黑了许多,快能和非洲一拼。

    这家伙闭上眼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他要知道,自己还记得多少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