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二章 黄雀在后
    对于自己外公提及云崖暖,濑亚美由衷的感到高兴,脸上的欢喜由内而发,那笑容看在山本武藏的眼里,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他很喜欢这种找到别人弱点的感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彻底掌握一个人的命运,让其无法抗争,为其所用,在这一点上,即便是对待亲人也是一样。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同样经过了病毒变异的怪物,而且这个人比他更善于伪装。濑亚美失去了很多记忆,包括哪些改变她命运的可怕经历,但是,这一切并无法改变其狡诈善于伪装的本性。

    她才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眼前这个人,因为她很清楚,眼前这个老人,自己的外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就如同自己也会在需要的时候牺牲他。

    所以,那含羞的笑容有一半是装出来的,而确实有一半是真实的,每当她想到云崖暖,心里总会很高兴,虽然她并无法确定这是因为什么。

    不过总有个声音告诉她自己,这种喜欢想念似乎缺少了一些什么,有些缺憾,她实在记不得自己当初的心愿,那就是除了要嫁给云崖暖,和他生个孩子,最后还要杀死这个男人。

    她忘记了要去杀死这个过程,所以,在她的潜意识之中,总会感觉到一丝缺憾,并不完美。

    而对于她刚刚走进屋子里,闻到了云崖暖身上的味道,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她的外公提及,在她的情感上,云崖暖要比这个老人亲近的多。

    但是,这种亲近,并不影响她的狐疑,那就是云崖暖来这里干嘛?他难道发现了什么秘密?不过想到,马上就要靠岸了,即便是云崖暖察觉到了什么,也不重要,山本武藏的计划一定会有条不紊的实施。

    在屋子里,客厅的沙发上,一堆***交缠在一起的时候,云崖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客房,他的心很乱,于是披上外套,来到甲板上慢慢的吸着烟。

    濑亚美和山本武藏的对话云崖暖听得很真切,他现在确定,山本武藏确实得了绝症,但是就在不久前,却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触及了永生的可能。

    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人感受到永生呢?他无法理解,更无处想象。

    倒是俩人后来的几句话,让他心烦意乱,山本武藏那句:这个世界上有我大和就足够了!让云崖暖莫名的心惊肉跳。

    这句话的含义,云崖暖相信自己不会判断错,那就是山本武藏有着一个非常可怕的计划,而这个计划成功之后,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种族,而他山本武藏,需要这种宽敞和清净。

    如果这句话,是一个普通人说出来,云崖暖只会把他当成是一个精神病,但是,山本武藏却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普通。

    不说他的财力和权利,只是他现在的整个身体,都是非常神奇的存在。

    不过,一根烟吸完之后,他有了一些释然。

    大和,相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实在是太渺小了,狂言灭绝其他,说起来骇人听闻,但是做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当下不由得被自己的天下忧而感到好笑。

    明天就将靠岸,到时候大家各奔前程,他才不会傻到找人大喊:山本武藏要灭绝人类。这种傻话,否则,一定会被关进精神病院。

    自己只是几十亿人之一的一个,救苦救难是菩萨和超级英雄的故事。

    不知何时,濑亚美已经来到了云崖暖的身后,其实云崖暖早就发觉她的到来,不仅仅是声音和味道,还有她身上带动的风。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空气之中的风,感受的越来越清晰,当自己快速奔跑的时候,甚至觉得空气对于自己,好像有了浮力,不但不是阻力,反而成了助力。

    “云,这次到了R国,我带你游遍东大都,千万不要急着走!”濑亚美轻声说道。

    “不了,我可能会直接回国,要到家里才能安心,这段时间身心交瘁,需要好好静养一下。”云崖暖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濑亚美的邀请。

    他对这个女人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是也绝不厌恶。甚至,濑亚美释放的一点情愫,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

    如果和濑亚美,没有过荒岛的一段同生共死的经历,或许他会很想和这个姣好身材的女人上床,但是现在不会了,用云崖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太熟了不好下手。

    “你很讨厌我吗?云!”濑亚美没来由的,心里很酸,想都没想,直接问出这句话来,待到自己想起不该这样,话已出口。

    “怎么可能!我们是好朋友,一起患难与共,我怎么会讨厌你!”云崖暖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看远处星空,继续道:“太晚了,我要回去睡了!明天见!”

    说完,转身离去。

    濑亚美抓着甲板边上的铁栏杆,双手因为用力,绷起了青筋,她的腮骨因为用力咬紧牙关而凸起,一种嗜血的冲动弥漫着她的身体:

    “云崖暖,你没得选择,否则,我会让这世界上只剩下我和你......”

    突然,那一脸怒意变成了绽放的笑容,她喃喃自语道:“似乎,外公的计划还不错,那就先帮帮他吧。”

    夜深人静,几具绑着铅块的尸体被投入大海之中,那是山田,枫那几位科学家,他们完成了山本武藏的任务,得到了丰厚的奖金,然后,山本武藏很讲信用的,将那些现金和他们一起投入海里。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讲信用的人,就如他刚刚派人所作的事情,诚信是高尚的美德,自己这么高贵的种族,怎么会失信他人,钱是一定要给的,人也是一定要杀的。

    轮船靠岸,云崖暖几个人没有与山本武藏告别,只是与濑亚美打了招呼,便各自离去。

    艾达,古月鸣和卡米尔三人直接去了国际机场,临走时,相互留下了联系地址和方式,一场生死际遇,让这些人成了真正的战友,最起码在此时此刻,他们是不舍分离。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现实之中,那种生与死的信任,不知还能保留多久。

    云崖暖没有着急先行,让戴安娜,可心和罗明媚去附近濑亚美已经帮他们定好的一家酒店,等着他和熊胖子俩人一会回去,只说有些小事,却没有明言。

    熊胖子也不知道云崖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云崖暖的表情,不难猜出,似乎是大事。这死胖子是一刻也闲不住的主儿,早在轮船上,就和云崖暖研究,要去老秦的坟墓里转一圈,问云崖暖有没有兴趣。

    这时候,看到云崖暖神秘兮兮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小激动,心讨:“可算有事干了,段时间可把自己闲坏了,天天当老虎。”

    俩人躲在不远处的吸烟区,暗中观察着山本武藏船只上的动静,待到人员散去,最后几个人走出来,在船外分散离去,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

    云崖暖把烟头踩灭,对着熊胖子说道:“走了,开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