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八章 龙战于野
    熊胖子就是一生荒子,很多意识规则心里根本就没谱,云崖暖见他在沙漠里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知道这家伙这枪拽出来,绝不是吓唬人用的。

    于是赶紧提醒一句:“熊胖子,尽量别出人命!”他自己也很清楚,想不伤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人命关天,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选择制而不杀,虽然这样难度很大,甚至增加了危险性。

    熊胖子得意云崖暖的义气和担当,但是受不了这家伙的妇人之仁,回了句:“尽量呗,子弹壳没眼睛!”

    转而,又来了一句:

    “我说老云,咱哥俩现在这处境,可是你惹出来篓子,熊爷把你当哥们,这玩命的活计,咱可没埋怨你一句。我知道你这性子不好杀,但是你把兄弟我弄到这来,总得把我安全弄回去吧?

    两伙人在满地下找咱哥俩,我敢保证,他们现在只要见到咱俩,保准招呼都不打,直接开枪动刀,你让熊爷我不杀人?你咋想滴?

    所以,咱能不能把主次分一下,你就把这当成你的军令,任务目标就是把熊爷我活着带出去,还不能被人归拢进铁笼子里。你脑子能转过这个弯弯不?”

    在之前,他们遇到两伙人的时候,确实已经没有警告,那么他们的任务目标就是击毙。所以在熊胖子的意识当中,你想弄死我,那你就不是无辜,肯定不带惯着,

    熊胖子所说的,也正是云崖暖的心结,从小就活在各种规矩下,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在军令下,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人。

    但是,在离开了持枪的生活以后,他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工作赚钱泡妞,打架斗殴都很难发生在他的身上。

    不是他不能,而是他害怕那种负罪感。

    几天前跟踪山本武藏的手下,云崖暖绝对不是因为简单的好奇心,而是凭着自己曾是特种兵的直觉,断定这里面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几乎毫不犹豫的选择找出谜底,只是没想到事情因为小误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程度,他很了解山本武藏这些人,自己抢了他们的东西,而且又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他们绝不会选择报警。

    那么,云崖暖对付他们这些人,就绝对不会手软。

    他的初始目的,绝不是为恶,可以说是本着天下人管天下事的责任感才会出手,否则,若是一般人,刚在生死之地出来不久,回到文明世界,早就花天酒地享受去了,那会去管世界上只剩下谁这样的事情。

    他所纠结,不过是因为涉及到R国警方,让他有些束手束脚罢了,因为毕竟他们不是为恶,而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维护治安,而自己在他们眼中却是恶人。

    同样的,不说自己的目的如何,最起码熊胖子是无辜的,因为人是被自己拉来帮工才有此一祸,那么,自己就有责任,把他完好如初的送回去。

    熊胖子一番话,就是让云崖暖明白,这本身就是一个任务,阻拦任务完成的人,就只能选择最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击杀,不需要在意善恶。

    几千年来,人类的战争就没消停过,有几个是能分出善恶的呢?

    “槽!”

    云崖暖骂了一句脏话,把手枪子弹压堂,摆了一下脑袋说道:“走吧,保准你囫囵个出去潇洒!”

    “你早特么就该这样,一个老爷们,和娘们似的磨磨唧唧滴!”熊胖子咧着大嘴嘿嘿一笑,混不管云崖暖咬牙切齿的模样,贴着墙壁,向前走去。

    云崖暖这样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且不说被玛雅在身上动了些手脚,让他莫名奇妙的速度变快了许多,即便是没有那样的际遇,凭着他当初的本事,只要过了心里那一关,手里拿着武器,真不是现下搜捕的这两伙乌合之众能够阻挡得了的。

    走出没有一公里,他们遇到了第一次遭遇战。

    一群穿的花里胡哨的青年,头发五颜六色,拿着砍刀,唐刀甩棍这些武器,在发现了俩人在前方不远处时,急忙用对讲机发出了讯号。

    看着二三十人堵在前路上,云崖暖对着棚顶开了一枪,算是一个警告,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有三把枪。

    俩人都是身经百战,看到对方有手枪扬起来,都急忙矮身,贴住墙壁,此时距离还远,没有进入手枪的有效射程。

    但是对方可以站在原地等待,云崖暖俩人却不能,因为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冲到此处,一旦被合围,俩人必死无疑。

    “我左边两个,你右边一个!”熊胖子对自己的枪法非常有信心,直接挑了两个角度刁钻的位置处理,把最容易的目标让给云崖暖。

    云崖暖摆了一个OK的手势,俩人贴着墙壁,身体放得很低,小碎步向前跑去。

    手枪和弓箭一样,在不同人的手里,射程也是不一样的,熊胖子拿枪的姿势很随意,就那么斜端着在肚脐眼上面,随着身体跑动,一抖手就是“砰砰”两声枪响。

    而一秒钟之后,云崖暖的枪才开火,这就看出俩人对枪的悟性,有着很大的差距。

    熊胖子几乎在接近手枪最远射程的位置开枪,但是两枪皆命中,可惜由于距离远,准确度达不到那么高,那俩人都是腹部中枪,未必致命。

    紧接着,另外一个枪手也被云崖暖打中了肩膀,手枪落地。

    对方二十多人一看这俩人手里有枪,而他们自己的枪手全都撂片,发出了阵阵惊呼,开始向后逃遁,他们可不傻,真拿着甩棍大刀和子弹玩命。

    云崖暖和熊胖子冲到三个倒在血泊里的人身边,那三个家伙吓得直喊饶命救命,熊胖子和云崖暖也没搭理他们,直接把手枪收缴,然后搜遍全身。

    食物,现金,手表撸走,刀具都没理会,在这俩人看来,给不给他们刀,意义是等量的。

    前面一群人奔跑逃命,不时的回头看着俩人的动向,对讲机一直在呼叫周围的会众,报告他们的情况。

    熊胖子和云崖暖可不会给他们这种赖皮招弄着心烦,快步追赶了一段距离,开了两枪,这帮家伙吓得赶紧顺着不同的岔路口跑的不知去向。

    轻松的打赢了第一场遭遇战,俩人心里没有一丝放松,因为这帮山本会众竟然也有着一些枪支,这对他们来说是绝对的坏消息。

    对于枪打得准的人,其实还有一定躲避的规律,一旦碰上不会开枪的二五子,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躲,因为搞不好,就倒霉直接撞到子弹上。

    这条主干道四周的下水道内,无数的脚步声回荡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山本会众和R国Jc,不下五六百人,正在向着云崖暖和熊胖子的位置围拢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