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四章 冤头债主
    云崖暖不由的感慨自己的思维,和这俩人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看见熊胖子不但不自责沮丧,反而很兴奋,就像做了了不起的大事情,自己倒是放下心来。

    很多人,在面对这种可能是自己造成的灾难时,可能会神经承受不了,直接崩溃自杀或者疯掉。

    “如果山本武藏的目的是让全世界变成这个样子,那么,我只是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公平一些。”熊胖子脸上很平静,难得说出一句很有思维的话来。

    云崖暖拿起五部电话之中的一个,拨通了濑亚美的号码。

    “忙音!”

    再看手机,根本没有信号,无法联系到爱人,让云崖暖的心很慌,甚至有些手无足措,倒是熊胖子看出云崖暖的异样,说道:

    “老云,戴安娜对与你说过的话,都是圣旨一样的照办,她们的人没有引用自来水,应该没事,凭着她们对活死人的了解,安全系数不比我们低,与其被其乱了心神,不如相信她们三个会做的比我们还好。”

    云崖暖看着熊胖子拍在自己肩膀上的大熊掌,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心乱不了,得活着娶她去呢!”

    “咱们现在咋整?”熊胖子是先锋官,让他拿主意,可就难为他了。

    “等!咱们就在这仓库等。活人死尽,这些活死人必须去远处觅食,我们趁机逃走。让老曹找点硬家伙式。”云崖暖看着监控器慢慢说道。

    老曹没等熊胖子说话,就喊道:“彪子!彪子!彪子?这货怎么睡得这么死!”

    说着,晃着膀子来到一个小房间的门口,一脚把门踹开,打开壁灯,张嘴正要大骂,但是入目所见,却让这原本怒喝变成了惊叫。

    老曹使劲往后一蹦,把跟过来的长枪撞了一个腚蹲,然后咣当一声把门关上,撒丫子就跑回监控室,对着里面喊道:“出..出..事了,黄毛被彪子咬死了!”

    一听这话,云崖暖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到那个小门口之前,抽出壬水剑,慢慢用脚顶开木门,就见五大三粗的彪子,正趴在床铺上,拽着黄毛的胳膊咬的嘎嘣嘣直响。

    这家伙就自己一个,吃的比较慢,黄毛就脖子上缺了一块肉,左胳膊一半被吃成了骨架,身体其他位置还是完好。

    大概是时间到了,黄毛也睁开赤红红的双眼,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还把自己只剩下骨架的左小臂放在眼前看了看,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

    黄毛醒了之后,彪子就不再啃咬他,而是把目光转到门口的几个活人身上,使劲一咧大嘴,连毛胡子上全是血渍肉末。

    “吼!”

    彪子和黄毛一起冲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模样,就像野兽扑食。

    风骚和小妹吓得惊声尖叫,就连老曹和长枪也急忙后退好几步,他们不像云崖暖和熊胖子,早就接触过这些东西,知道怎么对付。

    “嗖嗖”

    两下破空之声响起,就见两颗大好头颅斜着落在地上,滚出老远。两具无头尸噗通一声,直直的倒在地上彻底死去。

    云崖暖回头看着老曹和另外两女一男,沉声问道:“你们没听熊胖子的告诫?喝了自来水?”

    老曹急忙使劲晃脑袋,说道:“绝对没有,我只喝酒了,长枪你们呢?听话没?”

    长枪也急忙说道:“我保准没喝水,酒喝多了就睡了。”

    小妹脸色煞白,嘴唇都哆嗦了,颤声道:“彪子昨天半夜用自来水煮面吃了,我被他吃面的呼噜声吵得睡不着,就跑到云哥房里去睡的,风骚也吃面了!”

    话音未落,云崖暖已经把小妹拉到自己身后,目光灼灼,看着跟前浓妆艳抹的风骚。

    这妞哭的,眼线混着眼泪,在脸上留下两道黑色的痕迹,嘴巴张合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倒是双腿一软,直接堆在地上,嚎啕大哭。

    听着那个凄惨,有进气没出气。

    云崖暖摇了摇头,说道:“风骚没变成活死人,别担心!”

    熊胖子瞪着小眼睛,补充了一句:“保不齐一会变不变啊!”

    说着,和老曹对了一下眼,俩人扑过去,把风骚和小鸡仔似的拎喽起来,也不管小丫头全身上下,就穿了一件刚过臀的薄睡衣,这一折腾,全都跑光了。

    风骚已经吓傻了,身上软的和面条似的,任凭俩胖子给自己绑起来,放到了云崖暖晚上睡觉的屋子里,慢慢观察。

    “两个人吃了面,但是却没有都变成活死人,看来应该有几率性。”云崖暖说道。

    “大街上那么多人逃命奔跑呢,这玩意肯定不是保准一喝灭一个,不过肯定是活死人多,真正的活人少。”熊胖子看着监控器的屏幕沉声道。

    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加减法,病毒造成活死人哪怕只占一半的几率,但是,却会用自己的嘴巴让更多的活人变成行走的尸体。

    “老曹,有家伙式吗?最好是刀,长刀!绝对不能让这些东西咬到。”云崖暖回忆荒岛之中,詹娜就是被轻轻咬了一口,结果就中了毒,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詹娜复活后没有失去记忆,但是,被活死人咬到一定会传染,他却是清楚地。

    艾达当时被丧尸手爪抓伤,但是后来并没有听说她有什么变异的情况,所以猜测,被活死人的手爪抓伤,问题应该不大。

    “有,都是机床车的砍刀,一米多长,还有几把唐刀,都是好钢口的玩意儿。”老曹说着,向着仓库的楼下走过去。

    不一会,就听到“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几个人跟过去,就见仓库的内侧拐角位置,有个夹层,里面放满了这些长短刀具。

    云崖暖的壬水剑虽然锋利无比,但是毕竟略短,现在外面活死人这么多,很可能出现被围困的场面,那样的话,一定要有足够长的武器,才能在群战之中活下来。

    “挑长的拿,力气大的拿砍刀,力气小的拿唐刀,统计一下还有多少食物,得节省分配,估计要挨上几天苦日子啦。”云崖暖叹气说道。

    “吃的你放心,看见那辆擎天柱没,那是老曹我给你们俩准备逃命用的,没想到无心插柳,倒是成了咱们所有人活命的宝贝咯,那货箱里除了两辆小车,剩下都是吃的和喝的,咱们扯开肚皮吃,估计能撑十天。”老曹洋洋得意的说道。

    转而又颓丧道:“特么的,吃的全是彪子准备的,跟了我七八年,我......”

    熊胖子拍了拍老曹的肩膀,没有说话,这事安慰不了,只能用行动告诉他,大家一起和你撑着。

    当天傍晚,大街上的活死人数量达到了一个高峰期,到处都是奔跑的脚步声和凄惨的吼叫。

    他们在监控里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死在那些恐怖的大嘴之下,却无能为力,当他们看到一个婴儿在母亲被捕杀之后,落在了活死人手里,熊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埋在两个膝盖里,无声的哭了起来,再也没有千古留名的豪迈。

    人心都是肉长的,熊胖子也不例外,孩子是无辜的啊!

    云崖暖拍了拍熊胖子的后背,脸色铁青的说道:“这是山本武藏的债,我要去弄死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