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八章 熊胖子的理想
    云崖暖展动身形,壬水剑划过皮肤血管,就像一阵风从七个男人的背后一直卷到了卡车的货箱之内,第二个人喉咙被切开的时候,几个男人才发现这鬼魅般的身影。

    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这身影已经到了货箱里面,把正在施暴的三个人割喉。

    云崖暖没有浪费任何一丝力气,用了最直接的方式,杀死这些人。

    只有两个还在货仓门口喝彩的人,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在腰畔抽出手枪,可是还没来得及举起来,壬水剑无形划过,他们的手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所有人只看到那鬼魅般的身影一晃而过,手里似乎什么也没有,那长刀还挂在他的后背上,可是他们拿着枪的手,就那么轻易的被斩断,甚至神经在双手落地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疼痛。

    手腕的动脉被截断,红色的血雾好像高压蓬头,唯一还活着的两个男子,尖叫着,恐惧着,用手抓住正在飙血的断腕,转身就要逃走。

    却被跟过来的熊胖子和老曹,一人一脚,闷倒在地上。

    恐惧和失血,让两个人再没有爬起来的力量,可笑的是,就在不久前,他们还觉得世界似乎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可以为所欲为,能够去做他们曾经一直想象,但是却不敢为的罪恶。

    在内心的阴暗真正释放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就是神,可以主宰别人的生命,可以玩弄任何人的尊严。

    然而,他们七个人,仅仅欢乐了不到一天一夜,就变成了五具死尸和两个残废,被一个连面容都没看清的人杀死了。

    “饶命!饶命!我们是第一次做坏事,真的是第一次,放过我们吧......”两个断臂的男子哭得很伤心,比货箱里的两个女孩子还要伤心。

    熊胖子看着货箱门口侧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长枪,那胸口和四肢上,布满了伤痕,很显然,这七个人没有第一时间杀死长枪,而是玩弄折磨了一会,才一刀扎进心脏。

    那是老曹的兄弟,熊胖子摸了摸熊王神朔,咬了咬牙,终究没有动手,静静的点燃了一根烟,使劲的抽了一口,横移了一步,将两个家伙交给了老曹。

    老曹的脸都被怒火烧的变了形,那双眼睛小而圆的眼睛,此时此刻,就像是等待食腐肉的秃鹫,冷冷的看着地上告饶的男子。

    “熊哥,帮个忙,让我兄弟看着!”老曹冰冷的声音传出来。

    熊胖子点了点头,走到一边,使劲把长枪的尸体扶起来,那双不瞑目的眼睛,对着地上两个男子,老曹对着长枪抱了抱拳,说道:

    “兄弟,我对不起你!我特么糊涂啊!哥给你报仇,你看清楚了,咱得顺气了再走。”

    说完,眼睛看着长枪身上的伤口,手里握着一把蝴蝶刀,左右翻飞,在两个男子身上留下与长枪一样位置的伤口。

    最后蝴蝶刀“蹭蹭”两下,刺穿了已经没有力气嚎叫的两个男子的心脏,结束了这一场炼狱。

    老曹接过长枪的尸首,说来也怪,当老曹做完那血腥的一切之后,长枪的眼睛,竟然真的闭上了,这让几个人的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就好像真的替他报仇完成心愿一般。

    熊胖子斩马刀左右几下,讲那些尸体身首分家,在他看来,这些人渣根本连复活的机会都不能给,最好的归宿就是彻底死去。

    云崖暖带着一群人,在满是危险的荒岛里几个月的时间,除了詹娜以外,没有人在他没有出状况的时候发生过这种事情。

    这可能是他最恐惧看到的,代表着一种失败,仅仅一天多的时间,长枪死了,两个女孩子被欺辱,这种过错,就在于他忘记了那种该有的警惕。

    看着长枪的尸体,云崖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世界皆为凶地,在没有一丝给他松懈喘息的空间,活死人可怕,失去了人性的活人,更可怕!

    五个人,在沉默中再次出发,满了的油箱和空荡荡的心脏,让熊胖子的车也慢了下来,他好像无意的问了一句:“老云,你说像我们这样的活人还多吗?”

    云崖暖正开着车窗,对着窗外吸烟,看着满目狼藉,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听到熊胖子问,就回答道:

    “肯定还有很多,危险来临的时候,大多数人,会觉醒出属于动物的本能,那就是求生,但是,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系统来规范管理这些幸存下来的人,我想这种幸存就会变得很短暂,终究会毁灭,毁灭在人类自己的手中。

    人类已经适应了群体规范的框架式的生活,几千年了,一旦这个框架被打破,面对生存,那么教化出来的道德,会脆弱的不如一张厕纸。”

    熊胖子看了一眼地图,沉默了片刻,说道:

    “这地方的事是咱俩整出来的灾,甭管有心无心,咱俩逃不了干系。帮兄弟个忙,咱们多救点人。”

    老曹抽了口烟,正宗巴西雪茄,是他们在一辆跑车上捡来的,吐出一股青烟,看着熊胖子说道:

    “熊哥,你不是以前总叫嚣什么男的全杀,女的留下拍小电影吗?听你说出要救人的话,我真心有点肝颤。”

    甭说他,就是云崖暖都不禁用另一种眼光重新审视这个大胖子,这家伙出手砍人从来不带留情的,动刀子肯定比说话快,一直以为这就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很显然,他的一切凶恶,也仅仅是面对必须用刀剑说话的人。

    难不成面对无辜老弱,熊胖子的心和他的肚皮一样柔软?

    “你打算咋整?和我说说!”云崖暖知道,熊胖子的一句多救点人,肯定不是小打小闹。

    “这里,我准备在这个位置设个点,然后让活着的人能有个地方活下去。”熊胖子在地图上指了一下,简单一句话,让云崖暖和老曹明白了,这家伙所谓的救人,是为了他的伟大梦想。

    R国本来就不大,四面环海,熊胖子指的地方是一座大山,可以说是这个国家标志性的地标了,云崖暖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是准备实现你的梦想,占山为王啦!”

    “对,我就是这想法,做个有前途的山大王。你就说可行不可行!”熊胖子还是想听云崖暖的意见,不过云崖暖看似一句玩笑话,却也有熊胖子最少一半的真实想法,这家伙想到占山为王真的很开心。

    “不做哪知道行不行,只是,你以后可能要面对更多的人性丑恶了。你决定就在这扎根,不和我走了?”云崖暖这句话虽然看似是在问,其实是向熊胖子表明,自己会帮他,但是肯定不会长待,他终究要去找戴安娜她们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没有太多要求,就是你能帮我一阵,待到山上有足够的人手自卫就行!万一中途,R国的政府恢复运作,感觉斗不过他们,那我就直接和你走。”

    熊胖子自己也很清楚人性的复杂,他这种带有赎罪式的善意,未必换来别人同样的善待,其中可见的矛盾将数不胜数,所以他需要云崖暖的帮助,化解最开始出现的矛盾,用刀和剑。

    “成,反正我也得先想办法联系到戴安娜才会出发,那咱们就直奔武藏市,先把山本武藏这家伙收拾了,就算咱们替这些无辜报仇,然后转道去东大都中心区域,有活人就救出来吧,别把结果想的太好,咱们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不好说。”

    云崖暖很少说这么悲观的话,让熊胖子有些意外,疑惑道:“这些活死人,只要不是把咱们围住了,根本就拿咱们没办法,就凭你的本事,咋说这样的话。”

    “没那么简单,如果我猜的没错,山本武藏的绝症可能就是用这种不死的病毒医好的,他用某种方法,做到了像詹娜那样,保留了记忆和思维,所以,山本武藏应该也算是活死人。

    他的力量很可怕,最起码,我现在不敢保证能够杀死他,咱们去搞那老家伙之前,得多做点准备,否则,保不齐谁弄死谁。”

    云崖暖想起在轮船上,山本武藏很轻易的走路,就能将环氧涂层撕裂,那种力量,三个云崖暖也未必有他大。

    “打不过就跑呗!跑不了就死呗!谁怕谁啊!”熊胖子的驴劲又上来了,难得一见的铁汉柔情转眼不见了踪影,他很清楚,想要占山为王,自己要杀的人不会比活死人少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