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十一章 受困
    “咱们得快点走,横着到偏街,那面路上车少,咱们整个没报废的汽车,开车回去。”熊胖子一看天色,知道要下暴雨,急忙说道。

    云崖暖不仅仅看到这天气着急,最主要的是,他的耳朵顺着风,听到了一丝丝躁动的声音,很模糊,若有若无,但是却让他有了那种危险就在附近的感觉。

    “咱们的快点,我特么好像听到有动静,这地儿不安全。”

    熊胖子一听云崖暖这话,急忙加快了脚步,他是知道这家伙的损嘴,坏的从来都灵。

    几个人是在两道大街中间的偏路上,正走到一半,就见前面大街的堵头位置,开始出现一只又一只的活死人,当它们看到走在路中间的五个活人时,眼睛立马就露出兴奋残暴的光芒。

    “嗷呜”

    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在它们的嘴里传出来,吸引了更多的活死人聚拢过去。

    五个人急忙掉头,想要回到刚才的大街上,但是却看到另一侧的路口也是如此,被一群黑压压的活死人堵得水泄不通。

    这些东西猫着腰,嗓子哼哼着,和狗似的,慢慢向着五个人靠拢过来,似乎是在享受这种狩猎的乐趣。

    “卧槽,这是要被包饺子了!”熊胖子把车往旁边一放,抽出斩马刀,就准备拼命。

    两个小丫头吓得腿都有点筛糠,云崖暖一看这数量,估计自己运气好能跑出去,其他几个人都得撂片儿,不由得心下焦急。

    “云...云哥,咱们进小区吧!”小妹吓得都结巴了,指着旁边的一个小区门口说道。

    “正解!”

    三个老爷们几乎同时说道。

    一看有了出路,几个人连推车都舍不得扔,守财奴似的推着那些饮料酒水,就往小区的大门跑去。

    他们这一跑动,引起了那些活死人的骚动。

    几乎同时,那些东西也开始奔跑起来,生怕这五个鲜活的血肉跑丢了。

    小区的大门就剩下半截,看样子应该是被汽车撞坏的,估计是哪个逃命的家伙,再被追紧的情况下所为。

    没有选择,他们进入小区向右一拐,在第一栋靠近小区大门的位置停了下来,熊胖子临危不乱,掏出一堆小杂碎,在下面的安全门上捅咕起来。

    不远处,那些活死人的脚步声就好像乱马奔腾,正在急速的靠近。

    这场面,就是云崖暖都紧张得不停咽着唾沫,更别说两个小丫头,都带着哭腔开始叫唤了,老曹抽出唐刀,瞪着小眼睛,看着身侧不远处的小区大门,双手握的紧紧的,显然也是紧张的不得了。

    一群活死人,互相挤兑着冲进小区之内,晃了晃脑袋,看到了五个人的所在,集体拐弯跑了过来,云崖暖甚至都能闻到它们身上的腥臭味。

    好在,熊胖子没掉链子,下面的安全门“咔嚓”一声脆响打了开来,五个人鱼贯而入,云崖暖正要关门,却被一个活死人的脑袋卡了住。

    这家伙张着大嘴,吐着舌头,满眼的猩红。

    “快,熊胖子,一会被顶开了!”云崖暖大声喊道。

    他的意思是,让熊胖子用刀把这丫的脑袋砍掉,自己双手在这顶着门呢,实在没法出手。

    没想到,熊胖子并没有用刀,而是直接两步助跑,二百多斤的大体格,猛地加速冲过来,肩膀使劲撞在铁门上。

    就听“咣当”一声,铁门关严实,直接反锁上,同时一股子黑色粘液喷洒而出,那把脸顶进来的活死人,整个脑袋被丫的直接用门给夹掉了。

    黑色粘液喷了正在门口的云崖暖和老曹一身,球大的的脑袋跌落,滚动到小妹的脚边,吓得小丫头直喊娘,俩裤腿直接就湿了。

    老曹和云崖暖一起对熊胖子竖中指,可怜一身干净衣裳,还没穿俩钟头,就被腥臭的脏血朦了一身。

    这防盗安全门很厚实,白钢板两层面,上面是铁栅栏的窗口,镶嵌着钢化玻璃。

    外面成群的活死人几个撞击,那些钢化玻璃就龟裂出蜘蛛网的碎纹,不过那些立柱的栅栏,就不是他们想弄就可以弄断的。

    “哗”

    大雨突然瓢泼而至,没有一点缓冲,直接砸下来。一瞬间就在外面冒起了烟,击打在青砖地面上,发出密集清脆的响声。

    活死人在大雨之中丝毫不觉,眼里只有钻进门内的五个血肉之躯。

    “这大雨怕不知道要下多久,搞不好咱们可能得在这楼里过夜啦!”

    云崖暖看着入门的大厅,一侧是电梯,另一侧是步行的楼梯。

    这栋楼里还有电,因为可以看到电梯上的指示灯依旧亮着,但是他们可没谁敢去尝试现在的电梯,万一出故障关里面,可没处求救去。

    几个人把五个超市顺来的推车和满车的东西弄到安全通道的铁门内,这玩意生沉,不可能扛着上楼梯。

    这栋楼的临街是商用门市,一共两层,并没有后门,他们只能选择爬上三楼,找一家住宅对付到大雨之后。

    包木的楼梯扶手有很多破损和变形,有些地方还挂着血迹,看来这里也有过很激烈的逃杀,而楼道内的味道,也随着深入,传来腐肉的恶臭。

    风骚和小妹捂着鼻子,脸色有些潮红,想来是憋气呼吸不畅造成的。

    三个老爷们倒是没什么,难闻就难闻,该说话就说话,该喘气就喘气,老曹来了机灵,点了五根烟,大家伙熏上,顿时舒服许多。

    到了三楼,他们没有继续向上探索,味道虽然恶臭,但是三楼以下的楼体内,并没有看到腐尸残肢之类的恶心物。

    估计是在上面不远的楼道内,谁没事也不愿意看见那玩意,晦气不说,主要是影响食欲。

    这是一层三户的楼层,两侧是小户型,中间斜对楼梯口的,是一个大户型。

    三扇门都紧紧锁着,熊胖子没用想,直接选择最宽敞的,用一堆小零件在锁孔里面鼓捣了几下,门锁打开,五个人推门而入。

    窗户是打开的,里面的空气相对于外面的楼道简直是天堂。

    入门是一个玄关,三双拖鞋,两大一小放在鞋架上,看样子应该是三口之家。

    拐过玄关,是很宽敞的客厅,青色皮质的沙发,实木的原色地板,墙面上挂着很多抽象的字画,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镶嵌在墙体里。

    这应该是一个学者或者是搞艺术的家庭,屋子里的东西并不多,但是别具匠心。

    “没有打斗的痕迹,估计一家人都逃走了!”老曹看着客厅小声说道。

    云崖暖侧着耳朵,闭上眼睛,仔细的听了一会,指了指卧室的木门说道:“里面有声音,小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