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一章 战武藏
    然而,视觉欺骗了熊胖子,当他看到那青色的身影时才开枪,已经晚了。

    子弹穿透山本武藏的身影,什么都没有留下,哪怕是一滴血。

    而此时此刻,熊胖子也已经明白,自己一梭子子弹,全都打在了真正的影子上,山本武藏本身,早就冲进了核磁共振室。

    因为他听到了乒乒乓乓的兵器交击声,那是云崖暖已经和山本武藏缠斗在一起。

    一个手拿无形无影的壬水剑,一个手持百炼钢刀。

    一寸短一寸险,云崖暖仗着身体速度超人,紧紧贴着山本武藏的身形,反握壬水剑,钻割劈刺。

    这种握剑的方式,正是形意钻拳的如影随形无孔不入之法,人如跗骨之蛆,任你千招万式,我只攻防同体,钻破挨身。

    一寸长一寸强,山本武藏手持R国战刀,比云崖暖的壬水剑长了一倍,奈何云崖暖就像一贴狗皮膏药,好像要和自己亲嘴似的,就往身上蹭,搞得他万般巨力,却无处发挥。

    R国剑道源自华夏唐代军队操练之唐手,其虽称之为剑,其实却是刀形,深受秦汉刀剑文化影响,最终在唐朝基本定型。

    其特点是至刚至强,一击必杀。也就是俗称的疯魔劲。

    云崖暖以壬水剑配合至阴的钻拳,就是准备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

    但是他没想到,山本武藏自幼习武,浸淫R国剑道将近甲子之年,一身刚猛明劲早就炉火纯青,此次变异复活,更是参透生死关,在那至阳之上,生出一丝暗劲来。

    所谓刚之尽头柔暗生,柔之彼岸刚自来。

    山本武藏在云崖暖角度刁钻的钻剑之下收敛长刀,那刀背几乎贴着自己身体在四周滚动,生生挡下来云崖暖一剑更比一剑快的攻击。

    俩人都在黑暗之处,视觉受到影响,只能看个模糊的大概,大多全凭耳力攻守互博,不远处熊胖子他们,只看到山本武藏的身体四周,就好像点燃的烟花,遍布着刀剑相磕而出的火星。

    而云崖暖的身形只能看到一团影子,围着山本武藏转悠,剑道轨迹龌龊阴险,全是奔着要害使劲,也亏得山本武藏有着几十年的功力,配合现在超强的体力,才能保住晚节,否则早被爆了花偷了桃。

    同时云崖暖也极为惊讶,他曾经试过用壬水剑破坏钢刀,几乎不用几次磕击,便能以壬水剑之坚韧锋利,将其斩断。

    但是,山本武藏所用的长战刀,竟然可以和壬水剑硬碰这么久而没有折断,可见也是一把非凡的武器。

    他不知道的是,山本武藏现在心里在滴血,这把战刀是他祖宗传下来的,当年R国著名的铸剑大师村正所铸的宝刀,算是村正系列里面的精品,有妖刀之称。

    当年曾有人实验这把村正宝刀的锋利,将其插与溪水之中,以树叶漂流而下,过刃两段,惊骇世人,又因有一武士,手持此刀,一下将自己的上户主子,从肩膀斜劈至腰腹而两段,自此有了妖刀之称。

    就是这样一把宝刀,现在都快变成钢锯了,山本武藏心疼欲裂,多少年来,自己还是第二次用这把宝刀杀敌,更多的时间,这把刀更像是他的信仰,每日焚香祭奠。

    但是,现在这把刀肯定是废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拿着一把钢锯去杀敌,当下更是起了必杀蒙面之敌的决心,因为他看得出来,对方手中无形无影的短剑,才是真正的神兵,那样的宝贝,只有自己才配拥有。

    其实在战术上,一开始山本武藏就走入了误区。

    自己所修的剑道本就是刚猛擅攻的路子,但是却没拼伤一开始掌握主动,才有了现下难受的境况,云崖暖携着风,速度只会越来越快,越到后面,就更难压制抵御。

    山本武藏打到此时,也才顿悟这个道理,当下一发狠,对云崖暖刺来的剑置之不理,村正妖刀横扫而去,直奔云崖暖的哽嗓咽喉。

    他这突然一变招,立刻让云崖暖手忙脚乱,当下急忙矮身,躲过这一刀,宝剑硬是不撤回,继续刺过去,山本武藏也是豁出去受伤,长刀由上而下劈砍,想要以伤换命。

    哪成想,云崖暖身体和剑好像一体一般,随着剑身,整个身形也快速向前钻出去,山本武藏一刀劈空,同时感觉剑尖触及左胸,急忙一个转腰扭臂,让那壬水剑贴着自己的胸肌个肩膀豁过去,掀起了一片皮肉,鲜血崩飞。

    再看时,云崖暖已经在他身后,提剑又刺过来。

    这仗山本武藏打得心里憋屈,自己力气比对手大,速度也不比他慢,体力更是充沛之至,但是就是被这狗皮膏药的打法弄得毫无办法。

    自己的好外女濑亚美到现在也没出现,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变故,不过他倒不是担心濑亚美的安全,而是想着她能帮忙暂时阻挡一下云崖暖,好让自己有时间重新整理一下攻势,掌握主动。

    他憋屈,云崖暖也憋屈,费了半天劲豁开一片皮肉,结果人家身体是带胶水的,眨眼间血止住了不说,看样子伤口也在开始愈合。

    就这状态,自己除非弄到山本武藏的要害上,否则根本没法杀死对方。

    可是,山本这个家伙的剑道境界很高,把咽喉前胸护得严严实实,自己根本无从下手,所以一个劲的在那给熊胖子颜色,意思是你丫赶紧来帮忙。

    这他倒是错怪熊胖子了,这货不是不想帮忙,是看他们俩的速度太快,自己根本插不上手,此刻看到云崖暖打眼色,一咬牙,在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拎着大榔头就冲了过去。

    山本武藏一看又来帮手,心下不由焦急,但是他没有退却之意,在他看来,两个人想杀死自己这个已经超出人体束缚的变异体,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就是累也能把俩人累死。

    熊胖子刚奔出去两三步,就见眼前身影一闪,一柄匕首迎着自己的脑门刺了过来,立马吓得“妈呀”一声,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抽冷子这么一看,才看到,这曼妙的葫芦身形,可不正是一直隐藏不露的濑亚美吗。

    这俩人一直互相看着就不太顺眼,虽然熊胖子蒙着面,但是他的武器简直就是身份证,那脸蒙不蒙真心没啥必要。

    俩人也不答话,熊胖子骂了一声濑亚美的娘,山本武藏的女儿,轮着熊王神朔就是一通乱砸,濑亚美闪展腾挪,就像一只狐狸,在熊胖子这只大象的身边脚下乱窜。

    山本武藏看到自己的外女来了,心里安稳了许多,继续用以伤换命的办法,逼着云崖暖后撤,还别说,这样的战术,让云崖暖的招式根本连贯不起来,渐渐的,竟然开始被动防守起来。

    这两个高手之间的攻守开始转换,山本武藏意气风发,刚猛的剑道施展开来,雷厉风行,逼着云崖暖不断的退步。

    云崖暖这家伙自小学传统武术,打仗就是一个字,坏。

    传统武术讲究以巧破夯,其实就是坏水满溢。

    他看自己进不得山本武藏的身边,就仗着自己壬水剑坚韧,反握改成正握,专门罩着山本武藏的妖刀上使劲磕。

    俩人身前一窜火星,叮叮当当也不知道撞击了多少次,就听“咔嚓”一下脆响,山本武藏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妖刀彻底腰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