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五十二章 大叔!你想多了
    一般的生物,眼睛都几乎是绝对性的要害,所以云崖暖出手,第一时间就奔着那些闪着光的蓝眼睛刺过去。

    借着前冲的惯性和壬水剑的锋利,那刚爬上来的彻地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云崖暖刺穿了独眼,身体余速不减,在空中一翻,落在这彻地虫的后背上,双手握剑,对着这玩应的脑袋砍过去。

    “咔嚓”一声刺耳的巨响。

    宝剑如同砍到了坚刚上,暴起一团火星,在看这东西的脑袋,还剩下一小半连在身体上,云崖暖顾不上震得发麻的膀子,双腿纵身一跃,跳到远处,看着浑身颤抖的彻地虫。

    这东西被刺穿了眼睛之后,身体就好像磨盘似的转圈,脑袋被切掉了一半,身体失去了控制,就剩下筛糠颤抖。

    “金属机械!”

    这是云崖暖的第一反应。

    因为这东西给壬水剑带来的触感,绝对是坚硬的金属,最主要,这东西受伤之后,根本没有液体流出,所以他判断这并非生物。

    这浑身颤抖的彻地虫抖擞了一小会,彻底变成一个死物,趴在车顶上一动不动。这让云崖暖有了信心,一挽壬水剑,身体轻如柳絮,飘到车下,对着另一外一只彻地虫打上了招呼。

    他的腰上插了一圈短军刀,这是他在老曹身上找到的灵感。

    自己虽然不能像老曹那样控制金属刀具前后左右回环,但是却能单向发射飞刀,凭着对风的感悟和控制,他的飞刀快准狠兼具。

    云崖暖这人是典型的老一辈传统武人性格,轻易不太用刀剑说话,但是一旦动起手了,却总是进攻最快的一个。

    这种性格的好处就是,一旦动手,必定有足够的理由,所以才能做到全力以赴。

    纵观海岛到如今,这家伙在打架上还真没掉过链子。

    人如飞鸿,剑如清风,军刀匕首飞射如流星。

    每当射瞎一只彻地虫的眼睛,在那地下深处,面具人周边的虚拟成像就会缺失一部分,他们俩人就在立体的虚拟成像之中眼睁睁看着云崖暖手里的飞刀,轻易的碎掉一只只彻地虫的眼睛,然后用壬水剑斩首。

    这些虫子虽然坚硬,但是似乎为了灵活起见,在脖子的位置,有着很多活动的关节,用壬水剑刺入缝隙,用力拖拽拉扯,便能容易切断。

    按理说,这些虫子的速度很快,躲闪也敏锐,但是,竟然没有一只能躲过云崖暖的飞刀,面具人在慢慢减少的虚拟成像之中沉声说道:

    “好精准的预判能力,很不错,这个人必须抓回来。”

    说着,转头对着福田吩咐道:

    “保留一只彻地虫潜伏地下,继续远程跟踪,绝不能把人跟丢了,这些普通的智能机械虫对这两人没有用处,派纳米半兽去抓捕吧,正好预测一下超人计划的可能战力。”

    “遵命,主人!”

    福田沉稳而恭敬的退下,不管要做的事情有多么急,他在面具人的面前,永远乖巧的像个孩子,不对,乖巧的像个太监奴才。

    八只彻地虫,其中一只在混战之时,就潜入地下,另外七只,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全都变成了废铁。

    真理子看着围剿了自己好几天,几乎没法杀死的虫子,就这么简单的被眼前的男子快速废掉,眼睛都在冒星星。

    在她眼里,这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他们这个民族天生崇拜强者,这是根植于基因中的本性,真理子也不除外。

    云崖暖还剑归鞘,来到车旁,看着被彻地虫爬过,弄破的钣金,心疼的直牙酸,即便是现在有满世界的车给自己开,但是这种限量版的东西,依旧不是随时能够碰到的。

    这房车不大,但是设备之齐全,功能之完备,简直就是云崖暖的最爱。

    幸好这房车的外皮够厚,否则此刻房车都得透风。

    当下琢磨着,得找个修车的地方,把这钣金修好,自己可是准备渡海都带着这辆车的,要好好呵护。

    回到驾驶室,发动房车,看到真理子双手交握在胸前,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身体随着自己的移动而转动,对自己只有小块遮羞布的事情都没想起来。

    “那谁,距离这里三百公里左右,FS山下,有一个人类的集中营,好几百的幸存者都在那里生活,你要是想好好活着,就赶紧去吧。”

    云崖暖下了逐客令。

    “嗯?我不是那谁,我叫真理子,你也是那个集中营的吗?”

    真理子对着逐客令毫无反应。

    “也算是,不过我要出海,去mx国,要流浪很久,也很危险。”

    云崖暖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些东西,急忙说出自己未来的路程充满了艰辛。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流浪这个字眼,对于十几岁的怀春少女的吸引力,不亚于罂粟,尤其还是开着限量版房车流浪。

    在云崖暖的祖国,有个叫云之南的地方,被称为艳遇之都,很多年轻人喜欢徒步自驾去那里所谓的流浪一番,既然是流浪,自然需要做放荡的事,否则对不起这个字眼。

    小妞眼睛比刚才更亮了,就在流浪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热切的向前走了一步,重复道:“流浪,能带上我吗?勇士!”

    “噗!”

    云崖暖觉得自己似乎是表达的太过腼腆了,可能需要更直白一些,于是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去mx国是为了寻找我的爱人,所以我和你...”

    真理子眉毛往上一挑,看白痴一样盯着云崖暖,这倒是把云崖暖看毛了,紧接着真理子似乎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大叔,你想多了!”

    说完,小妞直接往房车内的沙发上一躺,拽了一条毯子往身上一盖,摆出了一副狗皮膏药的嘴脸,翻个身,还故意把一条修长的美腿露在云崖暖的眼前,持续着那句你想多了的嘲讽。

    云崖暖被真理子一句话差点噎死,不过仔细捉摸了一下,似乎和自己流浪与自己去找老婆还是小老婆真的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当下老脸一红,急忙转头打火开车,滚烫的一脸尴尬,让丫的整整一个小时没退烧。

    躺在沙发上的真理子也郁闷,用眼睛在毯子缝隙里偷瞄着开车的云崖暖,心里气鼓鼓:“本小姐号称万年一见美腿,怎么这男人一眼都不偷看,难道逃跑这段时间,把腿练粗了,还是皮肤粗糙了?”

    想着,自己摸了一下缎子般的大腿肌肤,用手指测量了一下腿围,放下心来。

    对于这“云大叔”是去找老婆还是小老婆,真理子还真没在意,鬼知道在这乱世之中,有几个人能活下去,日久生情吗,而且,自己又不是要嫁给他,好玩而已,想着,呼呼睡着了。

    月光洒在海面上,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什么模样,灭失与否,与这些山石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突然海水阵阵翻滚,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机器浮出水面,上面的圆盖打开,一只只野兽飞禽在里面飞奔而出,消失在远方的黑暗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