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五十六章 真理子牌早餐
    “主人,蚩尤为何物?”福田恭敬的问道。

    “哦!上古时候的某个叛徒罢了,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的,现在说了你也不清楚,以后自然知晓。这个女人不用理会,他们不能成为超人计划的活体。”面具人说道。

    “是,主人!可是那把剑!”福田试探的问道。

    “那把剑怎么?”面具人不解问道,在他看来,福田根本什么都不缺,因为有自己族类的帮助,怎么会对一把剑耿耿于怀。

    “那是先祖的佩剑,名曰天丛云,没想到,盗我祖坟的人就是山本匹夫!”福田一脸恨意。

    “哦,那就去拿回来吧,他们不是纳米半兽的对手。”面具人对手下这点小小的要求,还是很随意满足的。

    “主人,那超人计划还要延后等待吗?”福田低首问道。

    “不能等待,如期出发,不能让实验体有所觉,否则便无法完美控制,造成损失。至于另外两个人,让纳米半兽仔细寻找吧,超人计划会持续下去很久!”

    “遵命,我的主人!”

    ...................

    在车顶恶作剧的云崖暖,此时此刻,自己也是浑身燥热,这就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纯种的咎由自取。

    心烦意乱之下,没了打坐修炼的性质,敞开衣衫透了透凉风,略舒服了一些,这才漫步而下,准备回去床上睡觉。

    真理子还是很懂事的,自觉睡沙发,没抢云崖暖的双人床。

    这丫头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那种欲求不满,让她心里空荡荡身体空荡荡,哪里睡得下去,听到云崖暖的脚步声,更是不知为何,一股无名业火燃烧胸膛。

    小丫头听着云崖暖的脚步声在自己的身边经过,都没曾慢上半拍,这股子火气就更大了,正是青春作伴的好时光,哪里知道什么是忍。

    当下在沙发上,小蛮腰一使劲,跳到地上,用芊芊小手握成的拳头开始捶打云崖暖结实的胸膛。

    这小妮子要是在加上脚尖前踢的动作,简直就是星爷电影镜头的翻版。

    云崖暖被打蒙了,不知道这死丫头发生么疯,真理子自己也懵,完全不知道火从哪来,反正看着云崖暖就是莫名其妙的生气,就是想打他,还舍不得使劲打那种。

    这小丫头一边哽哽唧唧,一边一顿捶打,怕不是一分钟左右,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撅着嘴唇,对着云崖暖说道:“好了,我舒服了,你去睡吧!”

    “啊?哦!那我去睡啦!”云崖暖觉得或许这就是年龄上的代沟,自己用手指头一个一个掰着计算,貌似代沟也不多啊,才几个代沟而已嘛,怎么自己完全不知道小丫头想的什么。

    就是可心那古灵精怪的小脑袋瓜,自己也能猜个六七成,但是对于雨季年龄的真理子,真真是一丁点也猜不透。

    “嗨...老了吗?”

    云崖暖心里莫名有点沉甸甸的,似乎这叫忧郁,这种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恰巧真理子也在这个时候,跪在沙发上,回望了一眼。

    “蓬”

    火花四射。

    两双四只眼睛就好像正负极的磁石,彼此吸引,再也回不过头去。

    俩人这样对望足足三分钟,才缓缓的把头转动,移开目光,一个好像要朝着床铺走去,另一个手里拿着毯子,似乎准备倒在沙发上继续纠结。

    然而,这头转到一半,就好像拉长的橡皮筋,在反作用力下,猛地一下把两个脑袋拉回来,四目相对,俩个人再也静止不了,向着对方扑过去。

    是的,是扑过去,毕竟脑瓜壳撞在一起的声音还是很特别的,比较容易分辨。

    “咿呀拉稀!”

    “靠!”

    真理子在很久以后回忆起来,那是她入睡最快的一次,仅仅有机会骂出一句脏话就特么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云崖暖骂了一句脏话之后,脑子里面还在嗡嗡作响,用手摸着明显肿起一个大包的额头,想到了冲动是魔鬼那句话。

    他皮糙肉厚的,撞一下也就晕那么一晕,但是真理子这小玉人哪受得了,直接去见周公了。

    本来云崖暖将要艳福无限的一夜,却变成了苦逼的医生,给小丫头额头擦药,看着那鼓起来半个鸡蛋大的包,云崖暖都替她觉得疼。

    缠完绷带,再看真理子,就好像刚走下战场的战士,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云崖暖把她横着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床上。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沙发,走了过去......

    把摊子叠起来,放到了柜子里,他很清楚,这个毯子以后用不到了,沙发也只是沙发而已,不再是床。

    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这点小伤对于云崖暖虽然不算事,但是醒来以后,能否让小丫头心理平衡却是相对比较重要的。

    简单弄好了绷带,回到床上,很顺手的把那细的不像话的纤腰一搂,然后沉沉睡去。

    入睡之前,他突然明白了一点,有些事不一定非得要去做,其实那些悸动的心跳和燥热的冲动,更多的是想知道,这件事可不可以去做。

    当你确定,这件事情是可以的,而且对方很愿意的情况下,那么做不做似乎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天色将明,真理子在温暖的怀抱里扭动了一下娇柔的身躯,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她已经知道身边的胸膛是谁。

    当下嘴角忍不住往上一翘,心讨:“云叔叔,总是被我拿下来了吧!”

    十七八岁,被称为人生的雨季。

    青春期的叛逆在这个时候正在慢慢远去,留下的是渐渐成熟但依旧青涩的身心。

    人在这个年纪最爱的是幻想,最纯正的爱情只会在这个年纪出现。

    完全抛去现实的东西,没有物质没有金钱没有理由,梦和爱在这时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一旦走过,永远也找不回来的世界。

    一个女孩子,在确定自己得到了爱情的时候,最想做的事情很有意思,那就是亲手为男人做未必好吃早餐,她会把满满的,充盈的爱放到食物里,让男人细嚼慢咽的吃下去,慢慢品味,吸收到心脏里。

    所以,当男人在某天早晨,看到一张容光焕发的脸和一盘吓人的早餐时,要记得,那是幸福来临了,你得到了一个女人的爱情。

    真理子也不例外,静悄悄的缩着身子挪到床下,生怕吵到了云崖暖的美梦,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地上,准备做一顿自以为丰盛的早餐。

    当她看到空荡荡的沙发,那陪伴了自己好几天的毯子不知去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明艳动人,她转回身,很没记性的又扑了出去,目标床上酣睡的云崖暖。

    “去特么的早餐,去特么的牛奶,把本小姐连血带肉喂你吃了算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