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五十八章 三王
    这是走投无路的绝望,人一旦露出这样的眼神,要么去杀人,要么自杀。

    云崖暖深深知道这种情绪的危险,急忙叫真理子与这群人交流,甚至不敢让金城去说话,因为真理子这么干净漂亮的小丫头,总会给人无害的感觉。

    真理子眼睛清澈而干净,那举着斧子的年轻人,看到真理子的眼神和笑容,莫名的,紧张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下去。

    还没等真理子说话,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穿着已经到处破洞的灰色西装,赤着脚来到几个人身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眼泪一下就涌出来,哭着说道:“伟大的海王阁下的勇士,请饶恕我们这些平凡的弱者,明天我们就会离开三浦,有生之年不敢踏入海王的土地半步,夜晚的活死人太多了,我们这些人没有能力远行。”

    真理子一愣,没过脑子的直接反问道:“海王是谁?”

    她一愣神,老者也是一愣神,感情不是驱逐自己这群人的海王战士,当下不由得喜上眉梢,远处的那群人听到真理子话的,也都放下了武器,长舒一口气。

    两下简单交流了几句之后,真理子告诉了云崖暖这里发生的事情。

    三浦三面临海,很多逃难的人,一开始都自作聪明的想到了海边,因为他们相信,这些活死人不会跑到海上去吃人。

    但是,当越来越多的幸存者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是的,现在的活死人是没有能力去海上,但是,幸存者也同样去不到海上生活,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船只。

    这个时候,他们想离开三浦,却也办不到了,因为三面临海,就预示着,他们只能原路返回,而在来路上,已经是满满的活死人大军。

    于是,幸存者与活死人的战争爆发了。

    一开始的时候,幸存者牺牲很多,他们还不了解活死人的特性,用枪支弹药射杀,哪里会有什么效果?而且被咬死的幸存者很快也成了活死人。

    结果几场打下来,活死人没少不说,反而多了不少。

    在这绝望的时候,有心人找到了杀死活死人的办法,同时也了解到,只要人死了,就会在不规定的时间内复活,成为新的活死人。

    于是战场变的血腥暴虐,每当有幸存者牺牲,他旁边的人就会用刀,砍断他的脖子,一切只为生存,他们没得选择,身边一起战斗的人,往往是自己最亲近的,一刀砍下最亲近人的脑袋,即便是死人,那种心理的痛,也撕裂心肺。

    在幸存者与活死人战斗的过程中,他们见识到了活死人变异者的厉害,而同时,在幸存者之中,也开始出现进化人。

    战斗是最好的修炼,人的潜能在生与死之间,总是能够更容易爆发火花。

    海王便是其中一个,他在战斗中感悟进化,灵魂似乎受到了某处招引,从那以后,他便能感受到水的形状,那些柔弱润泽的水滴,到了他的身边,就是要命的武器。

    一抹水印,就像是一把利刃,划过活死人的脖子,能轻而易举的杀死它们,他成了南海岸幸存者之中的首领,基地便在三浦。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两名进化人,是大林王,基地设在大楠山深处,掌握西海岸,快刀王掌握东海岸,基地在横须。

    三方势力,带领幸存者,以合围之势,将入侵三浦半岛内的活死人几乎斩杀干净,这里也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幸存者的净土。

    然而,事情的变化,并不是随着弱者的意志而行。

    三王毋庸置疑的成为了三伙幸存者的首领,割据一方,他们彼此之间倒是划清了界限,誓言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对待领地内的幸存者,却慢慢变了脸面。

    这世界上,最容易让一个人灵魂变质的催化剂,就是权力。

    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

    这三个幸存者眼中的英雄一脚踏进了恶魔的世界。

    各种让人无法想象的规则出世在这个小小的岛上,如果说各种生存税是三王为了维护众多幸存者而收的保护费,那么倒也说得过去,毕竟这仅仅代表着保护不是无偿的。

    但是,很快初夜权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三王之中,竟然有两王在领地内实施,只有快刀王除外,因为她是个女的。

    开始的时候,城市内原本存储的物资,足够这些人生活,但是没多久以后,各种物资开始匮乏,其中大多数被三王搜刮了去。

    普通幸存者只好掘地三尺,到处拾荒,寻找食物和一些日用品,但是没有生产,只有消费,物资越来越难以被人发现。

    可是三王所收的赋税却丝毫没有减少,想要在他们的领地生存,那么就必须交税。

    这一群人,就是因为交不起税,不得不离开城市,来到这偏僻的郊区,这里人迹罕至,有这样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他们就很满足了。

    但是同样的,这样的地方,也比较容易有活死人出现,毕竟三王的部队,是不会在这里巡逻的,他们仅仅针对市区和海边。

    这一群人,住在仓库里居住躲藏有几天时间了,没有赋税的逼迫,他们靠着山野间的野菜和池塘小溪里面的鱼虾,过着三餐不继的生活。

    但是,总归没有饿死,这已经是他们能过的最好的生活。

    当云崖暖他们几个人在门口出现的时候,他们以为是海王的手下来到这里,对他们这些人逃避赋税,偷偷躲起来的人以死亡的惩罚。

    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几十个人头被挂在车上游街示众,让所有人知道,欺骗海王的下场,所以他们以为死亡降临,深深地绝望。

    听完这些倾述,云崖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个很心善的人,在骨子里,他总是倾向于锄强扶弱,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他也很清楚,这所谓三王,早把这里建设成自己的基地,又是进化人,自己即便是想帮,也是毫无胜算。

    把自己搭进去,他现在是肯定不会做的,因为在这末世之中,他的生命是用来让自己最爱的那些人幸福的。

    云崖暖沉默半晌,终究没有在三王的事情上多说什么,而是让金城询问哪里可以弄到船只,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可是,得到的答案却让他心里拔凉,临海的所有船只,现在都是三王的私产,只有他们的打手才有权利居住在上面。

    毕竟城市之中,随时可能面临突如其来的活死人大军侵袭,三王自然要保护好能为自己战斗的人,而且他们也需要这些打手去收取赋税,寻找物资供自己享受。

    这件事情,可让云崖暖犯了难,这年头没有所谓的买卖存在,因为货币已经一文不值,那么就只能用交换的形式。

    他这面有一辆顶级房车,两辆油罐车,一罐半的燃油,一辆装甲车,他琢磨着应该可以换到一艘能够出海的船只。

    “金城,去把我们的车开到这里来,咱们今晚在这里休息,明天中午,我去找海王谈交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