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一章 海王驾临
    俩人回到仓库,一进去就被里面的热闹吓了一跳,昨晚逃走的那些人,全都在这呢,一问原因才知道,这帮家伙根本无处可去。

    这临海的一块三角区,正好被三王分成三份,他们走到大楠山界限,直接被拦截,因为三王之间有协议,三方都不允许收留另外两方的幸存者。

    也就是说,在三王并立那一刻开始,他们不仅平分了土地,也同时把这些人作为私产平分了。

    这也是三王到如今,还能和平共处的原因,那就是彼此间的协议一直遵守着。他们彼此都有被对方尊重的能力,所以,这份协议,只要在三王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永远都是有效的。

    那老者看到云崖暖,很尴尬的笑着,有些献媚的动作和表情,都说明这人有所求,而云崖暖不用猜也是知道,他们饿了。

    这老者显然先和真理子说了自己的诉求,或者说这些人的诉求,小丫头心地善良,看他们可怜,就帮着说好话。

    “云,他们走了一整夜,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吃呢,好可怜!”真理子嘟着嘴说道。

    这小嘴弹性很好,云崖暖看的很想咬一口。

    “啧啧啧,真的好可怜啊!”云崖暖急忙反问道:“饿了一整夜,天哪,那他们怎么还不去寻找食物!”

    这看似是风凉话,但是,却是最大的实话。

    若不是看云崖暖他们在这里,那么这些人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应该是分散着去寻找食物,而不是等待云崖暖善意的施舍。

    “额!”

    小丫头被这句反问给说愣住了,急忙一寻思,也回过味道来,这小妖精似的顽主,聪明得紧,想通了这件事后,那种怜悯也就淡了,甚至有些生厌。

    “金城,准备煮饭,咱们今天有大仗要打,不能饿着肚子。”云崖暖吩咐道。

    谁也没提再给这些幸存者粮食的话题,因为他们的粮食也是有限的,还要留在海上消耗,不可能拿来养活这么一大群的难民。

    “真理子,去看看这群人里,有多少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云崖暖小声说道。

    “嗯,我明白了,我自己亲自去查!”

    小丫头走了一溜,片刻回来说道:“十二岁以下小孩6个,六十岁以上老人5个。”

    “嗯,准备十一个人的干饭,咱们只管老人和小孩。”云崖暖吩咐道。

    “嗯嗯!我就知道,你是最善良的人!”真理子欢天喜地的去找金城加餐。

    这样做无可厚非,百十号人,也挑不出任何道理,只能咽着唾沫,拿着破兜子,拎起铲子刀具,分散开来,去寻找能够果腹的食物。

    云崖暖看着日头偏西,嘴里啃着香喷喷的虎肉,而旁边的那些幸存者,则在大锅里煮着各种野菜和老鼠.草蛇.水鱼的混合物。

    “老大,你说那海王真的会对咱们下手吗?”金城吃着肉问道。

    “肯定会,那么霸道的一个人,我如此显摆,他肯定起火。”云崖暖很自信的笑道。

    “那咱们得布置一下啊,估计来的人不能少咯,咱们今晚备战,万一他们来的快,明天就来呢!”金城说着,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似乎准备吃完就干活。

    “啊?那来不及了吧!他们应该已经来了啊!”云崖暖话没说完,金城一口肉喷出来,鼻孔还钻出来俩肉丝。

    “咳咳,队长,那你怎么还不紧不慢的吃东西啊!你怎么知道他们来了?”金城急忙问道。

    “喏,你看那面山上的鸟都飞起来了,他们这是包围咱们,生怕咱们跑了去。”云崖暖指着四周说道。

    “我的队长啊,这都被包围了,您还不着急啊,万一他们带着枪呢,赶紧备战啊!”金城真心坐不住了,一窜就要站起来,但是硬生生被云崖暖拽拉下来。

    “别急,你这一乱动,他们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一定会提前发动攻击,那咱们就不能包饺子了。”云崖暖笑着说道。

    “队长,别闹,咱们才是饺子馅!”金城突然发现,队长的脑子坏掉了。

    “山人自有妙计!你可知道我华夏有仙术,可撒豆成兵,你家队长我就会,你就擎好吧。”

    看云崖暖说的信誓旦旦,金城没来由的心安了不少,但是没想到云崖暖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那戏法时灵时不灵,有时候半天才有效,所以,还是需要掩体的,你赶紧带着这些人慢慢进仓库,老老实实在里面趴着,估计快开打了,我怕这海王不按套路出牌,连话都不说,直接先动手!”

    金城刚放下几公分的小心脏,一下子又悬到脑瓜顶,突然觉得这队长貌似不咋靠谱。

    很快,仓库周围就呈现乱像,金城是尽量想要做到无声无息的样子,但是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哪有那么好的心性,一看有危险,都争先恐后的往仓库里跑,等于直接告诉远处的敌人:

    “哈哈!我发现你们啦!”

    云崖暖看着手忙脚乱的金城,忍不住想笑。

    最后一缕金色的阳光没进远山,西天一片血红,云崖暖知道,今晚怕是有大雨降临,不由喃喃自语道:“也好,也好,冲刷一下,免得味道那么臭腥!”

    仓库这面,幸存者跑的乱七八糟,脚步声噪杂吵人,很快在远处也传来同样密集的脚步声,很快前后三辆车悠闲的开进了仓库院子。

    为首黑色凌志轿车上,走下来一个人,正是海边传话的那个队长。

    他笑盈盈的看着坐在仓库前面的云崖暖,在腰畔掏出一把左轮手枪,用拇指转动轮盘,咔咔直响,在他的心里,觉得自己现在的笑容,一定很像上帝。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云崖暖很闲的在脑子里,把这张猥琐丑陋的脸,贴在了蒙娜丽莎的长发下。

    “朋友,我说过,天黑之前必须离开,你很不乖哟!”那队长上位者的姿态说道。

    “哦?你说的!不是海王说的吗?难道你就是海王?还是你要做海王!”云崖暖这句话相当诛心,明着离间。

    都知道这是挑拨的话,但是那队长可是了解海王的脾气,当下急忙一脸胆战心惊的模样,对着中间金光闪闪的劳斯莱斯垂首说道:“海王,小的口误,那小子挑拨离间......”

    “你...当我傻吗?还需要你解释!”海王的声音很深沉,少了人味的感情。

    “是是!海王聪慧绝顶,这世上哪有什么能遮蔽您的眼睛,我......”

    “别我啦!我都纳闷,海王被你们这么天天磨叽,竟然还活着没被气死,真心很强悍!”云崖暖很牛掰的点燃了一根雪茄,一副土豪模样,心里却对海王这几个人很满意,因为这很按套路出牌。

    唯一的缺点是,身边点烟的金城手有点哆嗦,嗯,他不会承认是害怕,只是紧张而已。

    海王那没有感情的声音沉沉传来:“你...很狂傲,其他人全部杀死,这个人,打断手脚,我要带回去慢慢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