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三章 难题
    他们眼看着三颗子弹钻进海王周身的那层水幕,震颤朵朵涟漪,可是那三颗子弹,却在水幕的高速旋转下,直接被带离了方向,随着那水幕转了半圈,被离心力抛落在地上。

    云崖暖见状,在椅子上使劲一挺腰,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直奔着逃遁的海王追过去,老曹一扬双手,双脚轻轻一跃,两柄匕首就听话的驮在他的双脚下面。

    整个人就好像踩滑板车似的,蹭的一下飞出老远,看那速度,竟不比云崖暖慢多少,真理子小孩心性,一看别人显示本领,自己显摆的劲也就上来。

    只见她跳起来,双手向前,身体抛物线扎向地面,就好像跳水一般。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捂着自己脑袋,心话,这一下撞过去,不死也得脑震荡。

    但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真理子就那么凭空没入地面,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一个黑黢黢的地洞。

    海王进化的控水能力,在攻击上还是很有长处的,面积大,如雨而下。但是在陆地上的逃跑速度可就差了很多,若是在水里,云崖暖几个人怕是就没法捉住他。

    但是可惜,这是陆地上,追赶的三个人,任何一个都比他的速度要快。

    云崖暖第一个赶到海王近处,前面海王一看,心下大惊,急忙一甩手,数百水滴疾射如箭,直罩云崖暖周身范围。

    这些水滴飞行而至,传来刺耳的破空之声,笼罩范围很大,云崖暖和熊胖子,只是被玛雅利用巫族的特殊方式,改变了体质,让他们虽然没有经历巫族细胞分裂的苦海,但是却拥有了类似巫体的能力。

    可以看得出,无论巫体还是进化人,他们变异所得来的能力都逃不出天地万物的某种结合,比如老曹的磁场能力,在属性上应该属于乾金,而海王这控水的能力,则属于坎水。

    但是巫体和进化人却有着很明显的区别,看起来就是,巫体是自身化为某种天地规则的极致,好像詹娜也属于水,但是却不是控水,而是自身变成水体。

    这却也正符合阴阳的定义。

    进化人为阳,阳者为神,进化在脑,其特殊能力为看清规则,使用规则,借天地之力为己用。

    变异者为阴,阴者为魄,进化在体,其特殊能力是本体化为规则的一部分,其质为实为物,肉眼得见。

    若要区分,可举一例子。

    天象寒气,人觉皮肤鸡皮发颤,这个寒气就是阳金,卦名为乾是天,无形无相,只是阳动之气,莫可名状。

    地象白霜,触之冰冷,这肉眼可见的白霜便是阴金,卦名为兑是泽,有形有相,与阳金偕生,不知谁为始谁为末。

    再比如春天惊蛰,东方天空一声雷,一阳始发,万千生灵萌动,这一阳初生之力,便是甲木,也为阳木,在脏腑为肝,仅有生气而无形状,不可见却存在天地间。

    春夏之际,万千草木勃发茂盛,碧波万里,无论是那参天大树,还是小花小草,都是乙木,也为阴木,有形有相,肉眼可见,此为实也为阴。

    所以,进化人眼观天地阳神无相之气,控之用之,全在智慧领悟,可为神。变异者秉承天地阴魄有质之力,化之用之,全在一体之能,是为巫体。

    云崖暖便是类似巫体,可以感受风的力量和形状,而身体渐渐化入风中,所以速度奇快,灵活无端,但是这只是体变,而非神变,所以他没有控制周围空气成风,远攻或者保护自己,他能做的就是跑。

    所以,当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水箭落下之前,他已经横移开攻击范围,然后再次纵身而上,海王每次施法,都必须停顿一下身形,这就让老曹和真理子先后赶了上来。

    身在半空,双匕首就像两条毒蛇,专门奔着海王的要害使劲,后者不得不控着一团水盾,靠着水流的快速运转,偏移老曹攻来的匕首。

    有水盾在,云崖暖还真是没法近身,他不算是纯正的巫体,没有那么结实的皮肉。而老曹和海王之间,也只是斗个旗鼓相当。

    这让老曹不由得嘴里骂骂咧咧,恨熊胖子人懒腿短,没追过来,否则就那家伙的体格,和快速的创伤恢复能力,肯定能冲进水幕,给自己提供一击必杀的机会。

    就在几个人捉紧挠头的关口,海王突然觉得脚下一空,紧接着整个人“噗通”一声,半截身子陷进土里,脚下不知何时,突然出来一个大土坑。

    在他掉进去之后,那土快速恢复掩埋,把这海王腰部以下,彻底埋进了地里,就好像长成的大萝卜,想走一步都不可能了。

    海王大惊失色,哇哇大叫,把那一大团水都控在周身上下,保护自己的安全,然后竟然开始用水为轮,急速旋转,带动腰侧的泥土松散离开。

    看那速度,要是给他三五分钟,还真能逃脱出去,但是真理子却似乎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就见小丫头在稍远处水幕之外钻出地面,双手张开成抓,用力往上一托一扬,这郊外树林里的泥土就好像烧滚的开水,沸腾了起来。

    沙粒伴着黑土成了老大一团,啪的一下撞在海王的水团上,两下搅浑在一起。

    水和土结合在一起是什么?那就是泥巴。

    所以海王很悲催的发现,自己没水可控了,全身都被黑乎乎的泥巴糊住,而上方两把匕首根本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插进海王的脖子,左右一旋,一个黑球掉落在地。

    真理子用手摆动了一下,一个大坑出现,海王的尸体和脑袋直接掉进大坑,然后被沙土掩埋。

    看着身死的海王,还有老曹和真理子,云崖暖若有所思,久久不语。

    平心而论,自己要杀这海王,只能靠着急速的惯性冲进水幕斩杀,无论成功与否,自己肯定都好不到哪去,重伤都是轻的。

    而面对真理子或者老曹,云崖暖不得不承认,只要对方有防备,自己一点杀死对方的机会也没有,这种感觉,让他突然很无力。

    在不久之前,他感受到自己的强大,认为在这末日之中,应该可以无惧无忧,悠哉江湖,但是现在看来,他错了,从能力来说,自己眼前这两个,都比现在的自己强大。

    “要活着,就得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云崖暖心里想着,已经随着老曹和真理子回到了仓库的院子内。

    熊胖子已经打扫完战场,大部队整齐待发,云崖暖一回来,众人就赶往海边,把海王的基地彻底清扫一遍,能带走的物资,全都装上了车,到时候拉回已经被熊胖子占领的地下军事基地。

    为了占领那地下军事基地,熊胖子和老曹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尤其是熊胖子,差点把老命搭进去,不过这家伙是个枪痴,知道有好的武器在自己不远处,那是无论如何也要弄到手的。

    为了试验火力,其实最主要是熊胖子手刺挠,摸到好枪,不打难受,所以在收到云崖暖的求助之后,顺带在路上把大林王和快刀王两伙势力全都给剿灭了。

    大林王身死,快刀王被俘虏,据悉老曹和熊胖子都看上快刀这个妞了,于是俩人很和谐的石头剪子布确定归属问题。

    从一局定输赢,到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一直到俩人的数学能力范围之外,终究没定下来,所以快刀只能继续做俘虏。

    云崖暖看了一眼被绑在车里的快刀,撇撇嘴说道:“长得很一般吗!”

    结果熊胖子和老曹一起来了句;“条好!肌肉棒!”

    对于这俩没正形的胖子,云崖暖表示鄙视再鄙视,直到熊胖子唱唱喝喝的和老曹研究把海王的商乘船拉到陆地上,安多些轱辘,拉回基地去。

    老云才急忙改口熊哥曹哥,自己这还准备出海呢,有这么好的船,不开走对不起人啊!

    这俩胖子压根就是逗他玩,自然不会真的把大轮船祸害咯,一起表示原谅云崖暖的审美上限,可是接下来问题来了,云崖暖没有水手开船。

    别说那些被俘虏的三王手下,就是自己带的金城坂田等七个人,也都和云崖暖表示,愿意留在胖子这里,加入到伟大的而有前途的职业中,落草为寇。

    这个选择无可厚非,谁都看得出来,熊胖子现在的实力,几乎可以在半个R国称王,跟在他身边,最起码是安全的,能够遇见得到,但是云崖暖的前途,却是完全看不见的。

    而惟一一个想陪着自己流浪的小妞真理子,却好巧不巧的发现,自己的母亲竟然幸存,就在熊胖子的俘虏里,是剿灭快刀王的时候直接带走的。

    这女人三十多岁,但是保养得非常好,成熟妩媚,韵味十足,老曹一眼就相中了,现在是他的不知道多少房。

    看着抱头痛哭的娘俩,云崖暖很是尴尬,老曹则用“你懂得”的眼神看着自己,老曹是自己兄弟,真理子是自己小媳妇,真理子的妈妈是老曹的小媳妇,这特么是什么辈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