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四章 出海
    真理子决定留下来照顾母亲,于是云崖暖彻底成为光杆司令。

    船有了,是好船,顶级的旅游客轮,但是没舵手,没水手,没了望手,只有船长。

    好在海王手下,有个跑长途客轮的大副,这家伙指着云崖暖即将用来远行的客轮一顿唔哩哇啦,原来这家伙本来就是这艘船的工作人员。

    这艘海王丸号是现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客轮之一,有着完美的自动航行系统,按照现在的季风方向,开启自动航行之后,云崖暖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机会,直接到达目的地,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偏离航道,但是肯定也距离目的地不会很远。

    百分之一的机会在半路抛锚,百分之四的机会被大风浪卷了去,毕竟泰坦尼克都撞冰山,这艘客轮比之差得远了。

    其实,这个人高估了风险的比重,按照这种客轮的质量,开启自动航行以后,最多也是偏离航道一些角度,不考虑其他船只存在的情况下,自己绝对是安全的。

    毕竟云崖暖思量了一下,除了自己,应该没几个二货会选择自己坐着一艘客轮,自动航行横跨太平洋,人家肯定都配着水手啥的,自己不躲,人家也会避让。

    于是,各种食物燃料搬上了客轮,云崖暖的要求是,如果客轮抛锚,食物必须保证他能够混吃等死一年才行,到时候就是海风慢慢吹,他也该上岸了。

    但是自动航线之中,没有能够直接到达mx国境内的航线,最经常使用的,是东大都到温格华的航线,云崖暖看着世界地图,琢磨着自己只要到了美洲,总能想办法去mx国,于是决定用这个最保险的航线。

    入夜,云崖暖的顶级房车内。

    一男一女极致癫狂,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真理子几乎是无度的索要,她想的很清楚,要在这安全的基地内,给自己嘴里的“大叔”生个基因良好的娃。

    或许也是离别在即,云崖暖舍身忘死,也不管那一辈子只有四五升,使劲抛洒。

    天色将明,云崖暖离开满怀的温香,在那白嫩嫩的脸颊上吻了一口,慢慢走了出去,房车就当定情信物送了人了。

    他知道,这一份相思会牵引着他最终回到这里,但是,一定是在自己找到戴安娜和可心以后,这两个女人期盼自己去寻找她们,那份急切,在wx的留言里,可以很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怎么能让她们失望呢。

    真理子累坏了,昨晚间,后来这小妮子根本就是直接昏迷过去,而这正好是云崖暖希望看到的,他不想看到小妮子的送别,因为这小丫头昨晚就是一边疯狂,一边流着眼泪。

    那名大副设置好了自动航行,然后对云崖暖很负责任的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最快二十天以后,您就到达温格华了。”

    云崖暖最贱问了句:“那最长要多久?”

    那名大副看了看天,双手画十,说了俩字:“阿门!”

    金城给云崖暖送行,说了句:“云队,这大轮船和海岛似的,十八级风也吹不翻,您老就放心上路吧!”

    云崖暖顿时觉得心里一膈应,正准备破口大骂,没想到老曹先听出毛病来了,出口成脏,一拍金城的后脑勺子骂道:

    “刮你老母的十八级风,有你这么祝福的吗?还特么放心上路,狗嘴吐不出来象牙,再胡说把你牙都打没了!安心上路吧老云,我会帮你照顾真理子的,毕竟也算是我的女儿......”

    云崖暖火冒三丈,气贯瞳仁,嘴刚张开,熊胖子路见不平,溜着老曹和金城的后脑勺子一人一下,骂道:

    “放心上路,安心上路,还特么翻翻翻,你们会说人话吗?不知道起航的时候最忌讳说翻字吗?还特么翻翻翻,别在这给我丢人,记好了,以后在海边不许说翻字,谁再说翻字,我和他没完,翻翻翻,特么的,气死我了......”

    老云一口气没上来,直接瘫倒在甲板上。

    海王丸起航,云崖暖看着岸边送行的众人,高声喊道:“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好嘞,我们期待着你早日回家,到时候这整座R国岛,就是咱家花园。”熊胖子说出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真理子站在房车的棚顶,看着渐行渐远的海王丸,直到再也看不到一点影子,这才抹了抹眼泪,撅着嘴跑到楼下,在床边倒腾了一会,拿出一个小摄影机来。

    “咔嚓”

    一声打开开关,里面传来了昨夜二人的欢声笑语还有......不可说。

    整整七个多小时的视频,八成都是各种混着水响的噼里啪啦。

    真理子看着视频,喃喃自语:“没想到我在床上这么漂亮,好美啊!戴安娜?哼哼,等见面了,这视频就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哼哼!”

    即将面临将近一个月的形单影孤,云崖暖却丝毫没觉得不适应,唯独真心有些舍不得离开真理子,这小妮子无疑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处空间,抹之不去。

    他已经安排好了这一个月时间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吃喝拉撒加上修炼。

    在于海王战斗的过程之中,他知道,自己在面对进化人的时候有多么无力,虽然对方要杀死自己也很难,毕竟他跑得快,但是,自己不能主导的战场,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这么久以来,进化人和活死人变异者他也遇到过不少,听说的就更多一些,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对两者有了相对鲜明的判断。

    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更像是活死人变异者的状态,完全属于一种身体上的体征变化,因为他能够让身体借助风的力量,但是却没办法像海王和老曹那样,对某种元素规则进行范围的控制和改变。

    也就是说,他能够借助风力,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有渐渐融入风中的感觉,而不是看清楚风的模样和组成规律,用自己的脑电波进行干预。

    可是,就在不久前,他切切实实的用手掌打出了类似隔山打牛的效果,而且在额头之内,神府松果体上,感受到了那种若隐若现的光明。

    按照老曹和真理子的形容,那就是大脑变异的征兆,可是他无论如何努力的去尝试控制身体感受到的风力,都没有任何效果,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他的变异并不是风,而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而这段时间,他需要找到这个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所在。

    盘坐在甲板上,海风携着腥咸迎面而来,云崖暖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忘记风的存在,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风给他的感触太深刻,会让他忽略到对其他元素规则的感受。

    他努力的回忆那天打坐时,脑海中光明隐现的感觉,思索用手掌隔空打出力道的每个环节,在其中找到问题的关键。

    如果成功,那么他的未来,将会过的轻松许多。

    随着活死人的变异者和变异人越来越多,这个世界的危险也越来越大,他不得不想尽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一些,那样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然而,越是有所求,便越难心静,脑子里乱哄哄的,总是回忆着以前的过往,不知怎的,就想到可心对上古种族的称呼。

    三眼神族,巫族,和不知名的地下种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