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六章 宗师之路
    这已经是云崖暖能够预见的最高程度,后面是无法猜测,自然也无法写,于是搁笔而停。

    他不知道,自己仅仅一时起意,写的这一份纲要,成了后世各族用来评定生物形态等级的标准,各族为了强大本族的战士,而形成的训练体系,也可以称之为秘籍,皆以这份大纲为核心,一步一印,永世未变。

    云崖暖也非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性格,想到身体既然有了这种阴魄的进化,那么再求阳神进化,确实有些贪得无厌。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无常,当他彻底放弃感触脑海之中乍现的光明,每日沉浸在海风中之后,在一个月上中天的晚上,伴着海豚的歌唱,那乍现的一缕神光竟然又被他抓住了。

    在神光出现的那一刻,云崖暖盘坐在船头甲板上,正好入定回光,当那朦胧的一点光亮闪现脑海之际,他整个人差点兴奋的狂叫。

    但是,他很明智的深呼吸,压制住那股子兴奋劲,让身体尽量放松,空空无我,勿忘勿助。

    那一丝光犹如碧玉,深邃暗雅,好像有一个光源在其身后照射,透过来一般。

    于是他看到了,看到那另一种不同的规则,圈圈圆圆圈圈,如波似浪。

    他也明白,为什么自己苦苦追寻,却始终找不到,原来这神变所见的东西,与风的形状竟然是如此相似,若不是此刻明朗,很难发现其中的区别。

    这次的成功,也算是因缘际会,若是没有那些海豚在唱歌,他依旧无法知道自己的神变为何物,因为他还处在第一层次的潜龙状态。

    海豚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它们智商很高,大脑的开发和使用比例超过人类,它们可以做到一半大脑休息,一半大脑工作,完全是双核处理器。

    最牛的是,它们拥有声呐的能力,可以主动发射声呐探测极远处的物体,也可以靠着被动传来的高低粗细不同的声音,判断物体的形状和大小。

    云崖暖这次,正是得益与海豚超声波的功能。

    眉心神光乍现的时候,他看到海水中或游或跃的一圈圈声波,那是海豚的声呐。

    这些有形无相的声波,竟然被自己如此清晰的感触到,乃至于那声波传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甚至感受到了那股高频率的震动。

    这不仅仅是出神入化的探测工具,更是无孔不入的攻击法门。

    明确的抓住了这种潜龙阶段的感触,云崖暖知道,他不会再把这种感觉丢掉了,而在不久之后,自己就可以像老曹他们一样,可以控制声音,利用声音进行防守和攻击。

    再难有什么可以逃过他的耳朵。

    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耳力精进那么多,原来并不是风的功劳,而是这潜龙神变的声呐。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以前看的武侠片,六指魔琴,玉指轻弹,数丈之外,飞血涟涟。神针仙鹤,小白横吹竹笛,音波功开山裂石。黄老邪碧海潮生,竖吹玉箫,直透心肺,乱人心神。

    “嗯,吹箫不错,适合自己!”云崖暖完全是以方便携带为主,至于吹拉弹唱,自己是一样也不会,哪个乐器给了自己,最终也只能是制造噪音。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自己的本事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可以控制声音,达到一定程度,即便是手榴弹在身边爆炸,他也可以让那些声音一丝不漏,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传播,缩音成线。

    拥有了这两种本事,云崖暖无疑成了最好的杀手和刺,也让他在海王之后悬起来的心脏略微安稳了些,毕竟凭着这两种本事,很难有谁能够在未知的情况下暗算自己,那么他就有足够的时间逃遁,自保应该是足够了。

    同样的,凭着风行雷音两秘,一旦云崖暖针对谁,恐怕日子都不会好过。

    潜龙感触,让他更容易去开始探索琢磨,又是七天过去,那点神光愈发透彻,脑海之中光华如水滴,渐成云团。

    云崖暖在高足有五六米的甲板上,对着海面,嘴巴张开撮圆,仿佛是在高喊呼和,但是却没有一丝声音出现。

    然而,几乎同时,在他下面的海面上,暴起了一团水花,水滴溅起数米,还未等化雨散落,云崖暖双手合十,在胸前拍击。

    如此大力的拍击,却没有哪怕一丝无声传出,但是眼见那飞起的一簇水滴,似乎被什么横腰斩过,再次散了开去。

    “嗯,力量和自己普通一拳差不多,但是好在可以改变形状,利用尖利增加压强,形成更大的破坏力,声音频率越高,则声波越锋利,振幅越大,则冲击力越强。余则反之。”

    云崖暖在潜龙明见之后,终于顺利的进入见龙境界,得以控用原始的规则力量。

    闭目凝神,用神感受,海里不知多远,那些水中的游鱼,就好像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除了颜色,其它却比眼见都要清晰。

    那一片片鱼鳞之间的起伏,流畅的脊背弧线,水底复杂交错的珊瑚,不知名的,仅仅露出一个小尖头的海岛,海底连绵起伏的山峰。

    自己的声呐范围之内,在没有什么绝对的秘密可言。

    闭目观赏这没有颜色只有形状的生动画面,云崖暖胸中豪气顿生,有种天地在我胸的感觉。

    “我需要一件特殊的武器!”

    作为一个会打架的人,总会让自己的武器,更符合自己的能力。

    吹箫,那不过是老云自嘲的玩笑,真打起架来,拿着箫在那吹,不被敌人打死,就得先被气疯的队友灭掉。

    看着手上的壬水剑,他凭空一削,剑刃破开空气,留下细微尖锐的声响,紧接着,那声响化为锋利的声波刀刃,在船体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我需要一把刀,一把特殊的刀!”

    云崖暖已经对自己未来的武器,有了大致的雏形,以后定要寻个好的铁匠,按照自己的意愿打造一把最能发挥自己战力的兵刃。

    为了轮船上的环境更优雅,这座轮上有着不少的植被,无论是房还是甲板以及休闲运动的区域,海王在里面住了很长时间,也是精心的布置了这座自己的移动别墅,上面的景致更是怡人。

    有四季不败的花卉,又奇形怪状的南树,匠心的布置在各处,既不影响工作人员作业,又能起到视觉上的享受。

    云崖暖在感悟着自己的新能力,那份喜悦满满的写在脸上,可惜这份成就感,实在没人和他分享,略有遗憾。

    然而,真的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没有人分享这份喜悦吗?

    玛雅静坐在丛林之中,小雨如丝,滋润着万千生灵,但是在玛雅的周身脚下,土地青石却是干干净净,那些雨丝在玛雅头顶三尺之外,便好像遇到了什么阻碍,斜着飘向四周,散落开去。

    “终于是朝着神路而去了吗?你承受得了最终的画地为牢吗?一定有更完美的存在方式,生命,你到底还有多少奥义?我已可创造一族生灵,逆行反生,为何还是看不透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